国际特赦组织公布2021年全球人权年度报告,称富裕国家在2021年与公司巨头勾结,以空洞口号和从新冠疫情中公平恢复的虚假承诺来欺骗人民,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背叛之一。  

《国际特赦组织2021/22年报告:世界人权状况》认定,这些国家与公司巨头一起,实际上加深了全球不平等。该报告阐述了根本原因,包括有害的公司贪婪和冷酷的国家自私情况,以及世界各国政府对健康和公共基础设施的忽视。

2021年本应是疗伤和康复的一年。但与此相反,这一年孕育了更深的不平等和更大的不稳定,这将对未来几年造成腐蚀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艾格尼丝·卡拉马德(Agnès Callamard)说:“2021年本应是疗伤和康复的一年。但与此相反,这一年孕育了更深的不平等和更大的不稳定,这将对未来几年造成腐蚀。” 

“一个接一个的领导人作出‘要重建得更好’的诱人承诺,以处理因疫情而加剧的社会不平等。但实际上,他们与公司巨头勾结,上演了一场背叛和贪婪的悲剧。这情况在全球普遍发生,但对最边缘群体的损害最大,包括处于地方性贫困前沿的群体。”


自利的民族主义和公司的贪婪削弱了疫苗的成功

新冠疫苗的迅速推出似乎是科学上的灵丹妙药,为所有人都结束疫情提供了希望。 

然而,虽然疫苗产量足以在2021年使世界全面接种,但截至年底,生活在低收入国家的人中只有不到4%的人得到疫苗全面接种。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说:“在G7、G20和COP26峰会上,政治和经济领袖们在全球舞台上哗众取宠,空谈某些政策怎样能让疫苗获取方面产生巨大变化、扭转社会保护投资不足和处理气候变化影响。大型制药公司和大型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向我们鼓吹企业责任。这场分水岭式的运动,为真正有意义的变革搭好舞台,以建立一个更加平等的世界。”

“但他们浪费了这个机会,转而采用导致进一步不平等的政策和做法。富人俱乐部的成员公开做出承诺,私下却违背承诺。”

欧盟成员国、英国和美国等富裕国家囤积了所需的疫苗,无视大型制药公司将利润置于人民之上的做法,拒绝分享他们的技术以实现更广泛的疫苗分发。

大型制药公司并大型制药公司并不是唯一为了利润而破坏疫情复苏的公司巨头。脸书、Instagram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公司为新冠错误信息提供了肥沃土壤,加大人们对疫苗的犹豫。一些政治领导人还充当了错误信息的超级传播者,为自己的政治利益滋生不信任和恐惧。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说:“社交媒体公司允许其利润丰厚的算法传播有关疫情的有害错误信息,将耸人听闻的和歧视性的信息置于事实之前。”   

“这些公司从错误信息中牟取暴利,影响数百万人的生活,意味着他们需要对此作出解释。”

疫情应对措施对边缘化人群的打击最大

许多南方世界的国家承担了公司巨头与西方政府勾结的后果,加剧破坏了因为长期的忽视,本来已经临近崩溃的健康,经济和社会支持体系。这情况在非洲感受得最为清楚和残酷,这就是国际特赦组织今天从南非发布报告的原因。

至2021年底,非洲大陆不到8%的人完全接种了疫苗,这是世界上最低的疫苗接种率,因为COVAX设施和非洲疫苗采购信托基金存在供应缺口,双边捐赠项目亦供应不足,那些医疗保健系统本已不足的国家,在推出疫苗时举步维艰,这导致人们面临危险。  

截至5月,在南非约有75万名儿童辍学,这超过疫情前数字的3倍。在越南,女性移徙工作者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她们报告说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并且无法满足其他基本需求。在委内瑞拉,这场疫情使先前存在的人道紧急情况恶化:94.5%的人口生活在收入贫困状态,76.6%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说:“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已被边缘化的人为少数特权阶层故意做出的政策选择付出了最高的代价。健康权和生命权遭到大规模侵犯,数百万人难以维持生计,许多人变得无家可归,儿童无法接受教育,贫困情况加剧。”

“由于世界未能对疫情做出全球反应,这播下了更大冲突和更严重不公的种子。日益严重的贫困、粮食不安全以及政府利用疫情来镇压异议和抗议 — 所有这些种子都在2021年种下,由疫苗民族主义浇灌,并由较富裕国家的贪婪施肥。”

国际反应微弱,导致冲突扩散

2021年,新旧冲突在阿富汗、布基纳法索、埃塞俄比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利比亚、缅甸和也门持续爆发,交战各方违反了国际人权和人道法律。

世界未能解决这些倍增的冲突,这引发了更大的不稳定和破坏。国际社会对这些危机的回应无效,这最明显表现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瘫痪。该机构没有对缅甸的暴行、阿富汗的侵犯人权行为、叙利亚的战争罪行采取行动。这种可耻的不作为、多边机构的持续瘫痪和大国缺乏问责情况,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铺平了道路,该入侵公然违反了国际法。  

艾艾格尼丝·卡拉马德说:“在太少情况下,出现了人们需要的国际回应;在太少情况下,正义得到伸张,责任受到追究。与此相反,冲突扩大了,影响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恶化了。干预方的数量和种类都有所增加。出现了新的冲突战场,新的武器受到测试。世界出现更多的伤亡。生命被贬低。全球稳定濒临崩溃。”

当我们最需要独立的声音时,扼杀异议的倒行逆施风气盛行 

随着各国政府采用日益广泛的工具和策略,全球扼杀独立和批评声音的风气在2021年愈演愈烈。人权捍卫者、非政府组织、媒体机构和反对派领导人成为非法拘留、酷刑和强迫失踪的目标,许多此类行为是以疫情为借口进行。 

至少有67个国家在2021年推出了限制言论、结社或集会自由的新法律。在美国,至少有36个州提出了80多项限制集会自由的立法草案,英国政府则提出了《警察、犯罪、量刑和法院法案》,该法案将通过扩大警察权力等手段,大大限制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

秘密数字技术被进一步武器化。在俄罗斯,政府利用面部识别来大规模逮捕和平抗议者。在中国,当局命令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切断对“危害国家安全”的网站的访问,并封堵讨论新疆和香港等有争议话题的应用程序。在古巴、埃斯瓦蒂尼、伊朗、缅甸、尼日尔、塞内加尔、南苏丹和苏丹,当局采取关闭和中断互联网的措施,以阻止人们分享有关镇压的信息和组织回应行动。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说:“许多国家不但没有为如何最好地应对2021年的挑战提供急需的讨论和辩论空间,反而加倍努力压制批评的声音。”

掌权者若想重建破败的局面,必须挺身而出反对背叛

如果说当权者在2021年缺乏雄心和想象力来应对人类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之一,那么他们本应代表的人民则完全相反。

哥伦比亚政府此前决定提高征税,人们在疫情期间难以养家糊口,于是抗议者走上街头。在俄罗斯,面对大规模任意逮捕和起诉,反对派集会继续进行。印度农民抗议一些他们说会损害他们的生计的新法律。

世界各地的青年和原住民活动人士大声批评领导人未能对气候危机采取行动。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在内的公民社会组织,为人们享有清洁、健康和可持续环境的权利获得承认而进行了成功游说。非政府组织针对耐克、巴塔哥尼亚、C&A等跨国公司在中国新疆地区共谋强迫劳动,提起创新性的战略诉讼案件和刑事投诉。   

在国际特赦组织的技术支持下,由80多名记者合作进行的飞马项目(Pegasus Project)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例子,该项目揭示了以色列NSO集团的间谍软件被用于针对阿塞拜疆、匈牙利、摩洛哥、卢旺达和沙特阿拉伯的国家元首、活动人士和记者。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说:“领导人和大公司在每一个重要关头,都选择了一条非变革性的道路,选择去巩固而不是推翻疫情背后的系统性不平等,与他们的承诺背道而驰。但世界各地的人们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他们想要的是一个以人权为基础的更加公正的世界。”

“全世界人民的持久抵抗,正是我们希望的灯塔。他们无所畏惧,他们的抵抗是争取更平等世界的号角。如果政府不去重建更好的局面,却去重建本来已经破败的局面 — 那么我们就别无选择。我们必须尽一切所能,反抗压制我们声音的力量,我们必须挺身而出反对他们的每一次背叛。这就是为什么在未来的几周,我们将发起一场声援人民运动的全球运动,这场运动要求尊重抗议权。我们必须建立和利用全球的团结局面,即使我们的领导人不会那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