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度沙特阿拉伯人权报告

2021年度,沙特阿拉伯对言论、结社和集会自由权的打压仍在继续。人们因从事人权工作和表达不同意见而被特别刑事法院 (SCC)判处长期徒刑。在遭任意拘留、起诉或判刑的人中,有人权捍卫者、政府批评者和其他政治活动人士。女性人权捍卫者在有条件释放出狱后,受到司法实施的旅行禁令管束。法院广泛动用死刑,人们因各种各样的罪行被处决。在该国的担保制度下,移徙工作者仍易遭虐待和剥削。数万移徙工作者遭任意拘留,随后被驱逐出境。监狱当局侵犯了人权捍卫者和其他在极不公平的审判后被监禁的人的健康权。

1月,沙特外交部长宣布弥合自2017年以来沙特阿拉伯、巴林和其他国家与卡塔尔之间的裂痕,沙特阿拉伯将恢复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

7月,欧洲议会强烈谴责沙特继续对儿童罪犯使用死刑,并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捍卫者。9月27日,沙特阿拉伯与欧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了首次人权对话。欧盟表达了对沙特阿拉伯言论自由的担忧,并谈到几起沙特人权捍卫者的案件。

在也门的长期武装冲突中,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盟继续卷入战争罪和其他严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参阅也门报告)。

言论和结社自由

沙特阿拉伯在2020年11月主持20国集团峰会期间,暂停了对人权捍卫者和异议人士的起诉。此后当局恢复了对任何表达批评政府的意见,或在该国社会经济或政治发展方面与政府观点相反的人的惩罚性审判,尤其是在特别刑事法院上。人们因人权工作和表达异议(包括在推特上)而被特别刑事法院判处长期徒刑。该法院还对刑满释放的人施加限制条件,包括旅行禁令和下令关闭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

3月,特别刑事法院将独立人权组织“人权联盟”的创始成员穆罕默德·奥泰比(Mohammad al-Otaibi) 已在服刑的14年刑期增加了3年。对他的判决完全是由于他的人权工作,包括成立一个人权组织。

4月,特别刑事法院判处在首都利雅得的沙特阿拉伯红新月会工作的阿卜杜拉赫曼·萨丹(Abdulrahman al-Sadhan)20年有期徒刑,以及随后同等期限的旅行禁令。针对他的证据包括关于政府经济政策和治理形式的讽刺性和批评性推文,他因此受到的指控包括“准备、储存和发送会损害公共秩序和宗教价值观的内容”和“冒犯国家机构和官员并散布关于他们的虚假谣言”。

人权捍卫者

人权捍卫者继续遭到任意拘留,在极不公平的审判后被判刑,或在有条件释放后被禁言。

2月,著名的女性人权捍卫者卢加因·哈斯洛尔(Loujain al-Hathloul)在服完刑期后被有条件地释放。6月,女性人权捍卫者纳西玛·萨达(Nassima al-Sada)和萨玛·巴达维(Samar Badawi)也被有条件释放。对她们施加的条件包括司法禁止旅行、公开演讲、恢复人权工作和使用社交媒体,这侵犯了她们在国内的言论、结社和和平集会自由权以及在国外的行动自由权。

1月至7月期间,特别刑事法院不公正地判处 5 名人权捍卫者6 年到 20 年的有期徒刑。其中一些人最近刚刚因以前的案件中与和平行使人权有关的类似指控而服完长期徒刑。 例如在4月,特别刑事法院判处人权捍卫者、作家和直言不讳的妇女权利倡导者穆罕默德·拉比阿 (Mohammad al-Rabiah) 6年徒刑,刑满后还将禁止旅行6年。当时他已服刑近3年。2018年5月,他在政府打击妇女人权捍卫者的行动中被捕入狱。

2021年2月10日,一名妇女正在浏览卢加因的妹妹Lina发布的一条推文,其中显示了Hathloul在被拘留近三年后获释后他们进行视频通话的截图。

死刑

1月,当局宣布了关于死刑的重大改革,包括暂停执行针对毒品相关犯罪的处决,但没有采取正式步骤来修改《沙特毒品和麻醉品管制法》,或澄清暂停处决将如何生效。

2月,阿里·尼姆(Ali al-Nimr)、阿布杜拉·扎赫尔(Abdullah al-Zaher)和达乌德·马洪恩(Dawood al-Marhoon)的案件取得积极进展,这3名年轻男子在儿童时期被捕,特别刑事法院将他们的死刑减刑,并重新判处他们 10 年徒刑,刑期包括已服刑的时间。在重新判刑前,检察官在 2020 年 8 月下令复核这3名男子的死刑判决。阿里·尼姆和 阿布杜拉·扎赫尔在10 年刑满后分别于10月和11月获释。

对被判犯有伊斯兰教法(伊斯兰教法)不判处死刑的罪行的人,司法机构恢复了酌定(ta’zir)死刑。6 月15日,当局处决了来自什叶派少数群体的沙特阿拉伯青年穆斯塔法·达维什(Mustafa al-Darwish),他因被控据称参与暴力反政府抗议活动而被定罪。

移徙者的权利

劳动部在 3 月对其担保(kafala)制度进行了有限改革,放宽了对一些移徙工作者在某些条件下未经雇主许可转移工作的限制。条件包括连续3个月不发工资;雇员的工作许可到期;在发生劳资纠纷情况下,雇主未能出席两次诉讼听证会。改革还包括允许移徙工作者在未经雇主许可的情况下申请出境许可证,但并未废除出境许可证。在这种情况下,移徙工作者继续与他们的雇主联系在一起,雇主对他们的权利和行动自由保留了相当大的控制。移徙家庭佣工继续被排除在该国劳动法的保护之外。

在整个一年中,当局继续通过大规模任意逮捕来打击被控违反居住、边境安全和劳动规则和法律的移徙者。内政部宣布,仅在11月和12月,就有至少11万7千名男女因违反这些规则而被捕,超过2400人(大多数是埃塞俄比亚和也门移徙者)因未持有效签证越境进入沙特阿拉伯而被捕。约 7万3千名男女随后被驱逐回国。

4月,根据国际特赦组织记录至少41名斯里兰卡妇女(均为移徙家庭佣工)在利雅得18号出口驱逐拘留所被拘留长达18个月,等待遣返。许多妇女因其在担保制度下的移民身份而被拘留。原因包括她们的工作许可证到期,她们的雇主未能或拒绝获取出境许可证,以及她们试图逃离进行虐待的雇主,在没有出境许可证的情况下回国。在国际和国内的关注下,所有妇女于5月底前被遣返。

一家亲政府媒体在7月宣布,由沙特人力资源部运营的平台 Qiwa 设定了印度、孟加拉国、也门和埃塞俄比亚公民的最高招聘限额。虽然该决定称其仅适用于新雇用的工作者,或已将许可证转移到新实体的工作者,但路透社和人权观察称,沙特当局实际上已终止了数十名已受雇于境内机构的也门人的合同,或停止续签他们的合同。

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2月8日,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沙特阿拉伯官方新闻机构上宣布了一些重大立法进展,包括一项新的个人身份法律。当局没有就这项立法改革作出进一步公告,新法律何时生效仍不清楚。妇女在结婚、离婚、继承和子女监护方面继续面临严重歧视。

一家亲政府媒体在5月报道称,协商会议重新讨论修改国籍法,以在不收取任何费用或冗长程序的情况下,向与外国人结婚的沙特阿拉伯妇女的子女提供永久居留权。

健康权

卫生部称,至9月已接种了至少4200万剂新冠疫苗。路透社报道,假设每个人都接种了两剂疫苗,这约占该国人口的61%。

一家亲政府媒体报道称,截至4月,国家安全监狱中约68%的被拘者已接种了新冠 疫苗,而为其余表示同意的囚犯接种疫苗的工作正在进行。如果囚犯的新冠检测呈阳性,监狱当局会将他们隔离在单人牢房中。但囚犯在隔离期间也被拒绝与家人联系。在一个案例中,人权捍卫者、现已解散的沙特公民和政治权利协会 (ACPRA) 的创始成员穆罕默德·卡塔尼 (Mohammad al-Qahtani) 在4月新冠检测呈阳性后,受到与外界隔绝的关押,并被禁止与家人交流14天。

急需医疗护理的人继续被监禁,而没有得到足够的医护或治疗。

83岁的巴勒斯坦男子穆罕默德·胡达里(Mohammad al-Khudari)是一名退休的外科医生、政治人士和作家,他的健康在监狱中每况愈下,他的癌症、大小便失禁、椎间盘突出、骨骼脆弱和全身虚弱等多种健康问题都未得到适当医疗。在一场对象包括他的儿子在内的大规模审判之后,特别刑事法院于8月8日判处他15年徒刑(一半刑期因他的年龄而给予缓刑)。在12月28日的上诉审理后,刑期被减至6年(缓刑3年)。该审判严重违反了正当程序

宗教神职人员萨尔曼·阿洛达(Salman Alodah)自2017年9月被捕以来一直被单独监禁。据他儿子说,他的健康在拘留期间恶化,导致他失去了部分视力和听力。萨尔曼·阿洛达被指控犯有可判处死刑的罪行,自2018年8月开始受审以来,已面临超过10次开庭,仅2021年就有3次开庭,所有庭审都在没有明确理由的情况下被推迟数月,这对他和他的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和情感伤害。

关押期间发生的死亡

10月,神职人员穆萨·卡尼(Musa al-Qarni)在吉达附近的达班(Dhahban)监狱的牢房中被另一名囚犯袭击并杀害。据消息人士透露,他的脸、头骨和肋骨被砸碎和骨折,而且大脑出血。当局没有对他的死亡进行调查

隐私权

飞马(Pegasus)项目调查在7月显示,NSO 集团飞马间谍软件的5万个潜在监视目标的电话号码被泄露,其中包括沙特记者、人权捍卫者和异议人士亲属的电话号码。尽管 NSO 集团一再否认,国际特赦组织的调查证据确认,在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于2018年10月2日在土耳其被沙特特工谋杀之前和之后,他的家人都是飞马软件的目标。在卡舒吉遭谋杀4天后,他的未婚妻海蒂杰·简吉兹(Hatice Cengiz)的手机上被安装了飞马间谍软件。他的妻子哈南·埃拉特(Hanan Elatr)在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期间多次成为间谍软件的目标,他的儿子阿卜杜拉(Abdullah)也被选为潜在目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