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度缅甸人权报告

缅甸在2月发生军事政变后,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安全部队杀死1000 多人,并拘留了数千名反对军事接管的人。对被拘者的酷刑据报广泛发生。武装冲突,包括无差别袭击和军方对平民和民用物体的袭击,迫使数万人流离失所。类似的大量民众由于过去的冲突或暴力仍流离失所。受武装冲突影响地区的人们缺乏基本服务,军队在一些地区阻止了人道援助的运送。妇女和女童遭到军队的性暴力。儿童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数十人被军事法庭缺席判处死刑。

军方于2月1日发动政变,逮捕了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总统温敏,以及执政的全国民主联盟 (NLD)的其他高级领导人。军方成立了国家管理委员会 (SAC) 来管理国家,国家由敏昂莱将军领导,他在缅甸于8月重新设立总理职位后就任该职。

军方接管政权后,全国各地成千上万人参加了抗议活动,公共和私营部门雇员参与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运动。

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是一个由全国民主联盟领导的缅甸议会民选议员组成的团体,他们组成了一个民族团结政府。政府由杜瓦拉希拉领导,他代替遭监禁的温敏担任代理总统。民族团结政府还包括一些少数民族代表,该政府被军方宣布为恐怖组织。

5月5日,民族团结政府宣布成立人民防卫军 (PDF),以应对国家管理委员会“对公众的暴力及其军事攻势”。9月7日,民族团结政府宣布发动“人民保卫战”,随后缅甸各地的暴力事件不断升级。军政府部队与民族武装组织之间的战斗也升级。

对异议的镇压

军政府对反对其2月政变的人进行暴力镇压,对抗议者广泛使用橡皮子弹、催泪瓦斯、高压水枪、实弹和其他致命武力。非政府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缅甸)(AAPP)称,至12月31日,军政府安全部队已杀死至少1384 人,其中包括91名儿童,并逮捕了1万1289人。

被杀者包括抗议者和旁观者。3月10日,国际特赦组织检阅了 50 多段关于正在进行的镇压活动的视频片段后得出结论,军方对全国各地城镇的和平抗议者使用了仅适用于战场的致命战术和武器。例如在5月2日,安全部队据报在克钦邦北部向一群抗议者投掷手榴弹。人们还多次目睹军人在市区不区分目标地射击实弹。

数千名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参加了抗议活动,并拒绝在军政府领导下工作,但其中许多人为受伤的抗议者、新冠患者和公立医院外的其他患者提供医疗服务。至12月31日,至少有12名健康工作者被杀,86人仍被拘留。

军事当局还袭击了参加要求恢复民主的抗议活动的工会人员、工作者和公务员。工作者在恐吓和威胁下重返工作岗位,被逮捕和杀害的人士中包括工会领导人和工作者。

2021年2月15日,在反对军事政变的抗议中的示威者和防暴警察。

言论和结社自由

军政府宣布修订《刑法》,把对政府行为的批评意图和实际批评都定为刑事犯罪。其中包括增加第505(a) 条,将“引起恐惧”和传播“虚假消息”的评论定为犯罪,并将“直接或间接实施或煽动针对政府雇员的刑事犯罪”的人们定为罪犯。至12月31日,有189 人被根据第505(a) 条定罪。政治犯援助协会称,至少还有1143名被拘留者正在等待判刑,针对另外1545人的逮捕令已经发出,其根据包括可导致长达3年徒刑的第505(a) 条。

《刑事诉讼法》还引入了新规定,允许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进行搜查、扣押、逮捕、监视和截取通讯。

军事当局定期在全国范围内关闭互联网和电信,这侵犯了言论自由权。在发生军事行动的地区,例如克钦邦帕敢镇、钦邦以及实皆、马圭和曼德勒地区,互联网和WiFi服务被暂停,在某些情况中手机网络被切断。这严重阻碍了通讯,包括有关安全部队侵犯人权的通讯,并对人道行动产生负面影响。

军事当局关闭了至少5家独立新闻出版物,并吊销了8家媒体的执照。政变后至少有98名记者被捕,包括3名外国记者。记者梭奈(Ko Soe Naing)在羁押期间死亡。 

在年底时至少有46名记者和其他媒体工作者仍被关押,包括已被定罪并被判处监禁的13人。

12月初,法院以煽动异议和违反新冠防疫规则的虚假指控,判处昂山素季4年徒刑,后来减为2年徒刑。对昂山素季的其他指控的判决被推迟。

酷刑和其他虐待

政治犯援助协会称,至12月31日,自2月1日以来被捕者中至少有8338人仍被拘留,包括196名儿童。除记者外,这些人还包括全国民主联盟党员及其亲属、和平抗议者、公民不服从运动成员和其他活动人士,以及旁观者。能够探望被拘留家人的亲属说,他们看到了身体受伤和其他酷刑或虐待的迹象。联合国也记录了安全部队对被拘留者广泛使用的酷刑,在某些情况中酷刑导致死亡。

联合国和其他方面记录了安全部队对妇女、女童以及在某些情况中对在抗议期间被捕的男子实施的性暴力和性暴力威胁,包括在审讯过程中。通常在彩虹旗下参与抗议活动的LGBTI人士,在被拘留后据报也遭受了酷刑,包括性暴力。

对平民的袭击

军方使用其“四项切断”战略,切断民族武装组织和人民防卫军部队的资金、食品、情报和新兵,这对平民造成毁灭性后果。军方对克耶、克伦、克钦和钦邦这些民族邦,以及实皆、马圭和德林达依地区的城镇和村庄发动了空袭、炮击和纵火袭击。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报告称,至9月已有2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以逃避军方的袭击。

5月,在新成立的人民防卫军部队钦邦防卫军 (CDF) 发动袭击后,军方包围了钦邦的敏达镇,使用猛烈炮火并切断了基本服务。联合国称,大约15名村民被军方用作人体盾牌,包括1名孕妇,其他人则在没有水或电的情况下被困。随着军方与钦邦防卫军之间的冲突在10月升级,军方据报还纵火袭击。仅在丹朗(Thantlang),据报10月下旬就至少有160座房屋和4座教堂被毁。

5月至11月,军方对克耶邦和南掸邦的村庄发动报复性袭击,来回应克伦尼民族防卫军(人民防卫军和民族武装组织的一支联合部队)对克耶邦代莫索镇(Demoso)和垒固镇(Loikaw)以及掸邦南部贝贡镇(Pekon)的警察和军事设施的袭击。在这些地区的连续军事袭击中,至少有 55 名平民丧生,一些教堂据报也被毁。

12月,军方据报在克耶邦东部杀害至少35名平民,包括4名儿童和2名救助儿童会的人道工作者,这引起联合国安理会的谴责,人们再次呼吁对缅甸军政府实施全球武器禁运。    

有报道称,军方在受冲突影响地区对妇女和儿童实施强奸和其他性暴力。据媒体报道,11 月在钦邦梯顶镇(Tedim)附近的阿垒村(Aklui)的一次军事突袭中,军人当着丈夫的面轮奸了1名妇女。住在同一个村庄的受害者怀孕的妹妹据报也遭强奸。同一消息来源称,军人还在掸邦北部贵概镇(Kutkai)强奸了一名62岁的妇女。

国内流离失所者的权利

至12月9日,主要由军方发起的无差别袭击和针对平民和民用物体的袭击,以及缅甸军方、民族武装组织和人民防卫军之间的战斗,已导致超过28万4700人流离失所,其中包括7万6000多名儿童。

在军方接管政权之前,大约33万6000人已在国内流离失所。这包括居住在克钦邦、掸邦北部和该国东南部部分地区难民营的13万人,以及若开邦和钦邦在2020年11月敌对行动停止之前因若开军与军方之间战斗而流离失所的9万多人。人们担心他们居住的许多地点缺乏人道救助途径。

自2012年发生暴力事件以来,至少有12万6000名罗兴亚穆斯林实际上仍被拘禁在若开邦的营地中。政变后,地方当局恢复了一项指令,进一步限制了居住在若开邦北部的罗兴亚社区的行动自由。这些社区获得医疗保健和教育等基本服务的途径仍非常有限。对于因在2016年和2017年逃离若开邦暴行而身处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来说,缅甸迅速恶化的人权状况没有为他们创造使其能自愿遣返的环境。

人道救援受阻

军事当局限制对克耶邦、钦邦和掸邦的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人道援助途径。有报道称道路被封锁,援助车队被军人命令返回。6月,军方摧毁了一辆救护车,并烧毁了为掸邦贝贡镇流离失所者准备的大米和药品库存。在其他地区,包括克钦邦和若开邦,军事当局对要求获得旅行授权的人道组织提出额外要求,这严重延迟了对弱势群体援助的送达。

武装团体的侵害

7月和9月,掸邦重建委员会、北掸邦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这3个掸邦民族武装组织之间爆发战斗。据报这些团体绑架村民并强迫他们劳动。

健康权

在军方接管政权后,随着健康工作者加入公民不服从运动,而且该国遭到第三波新冠疫情打击,健康系统实际上崩溃。为包括受伤的抗议者等人秘密提供医疗服务的健康工作者,遭到安全部队的袭击和逮捕。世界卫生组织称,这一年发生了超过 286 起针对医疗保健设施和人员的袭击,占全球医疗保健袭击事件的三分之一以上。大多数袭击是由军方造成,但也有报道称身份不明的袭击者对军方运营的医院发动炸弹袭击。这一年中至少有26名健康工作者被杀,64人受伤。

在钦邦、克伦邦和仰光,军政府没收个人防护设备和已受严重限制的氧气供应,来供军方使用,从而进一步削弱了对新冠疫情的应对。7月,安全部队据报在仰光开枪驱散排队领取氧气瓶的人。

妇女和女童在获得性保健和生殖保健途径方面面临困难,尤其是在武装冲突地区。有报道称,流离失所的妇女在无法获得基本医疗服务的情况下分娩。在克耶邦和掸邦报告的几起病例中,流离失所家庭的新生儿因缺乏适当的医疗保健和住所而死亡。

教育权

由于新冠疫情影响下学校、学院和大学关闭,以及武装冲突和军事当局的行动,近1200万儿童和年轻人没有途径接受正规教育。参与公民不服从运动的教师也在被捕者之列,至11月底,至少有139名教师被拘留。学校和其他教育设施遭到不明身份者的炸弹袭击或其他袭击。仅在5月,据报就发生了至少103起此类袭击事件。军方还在缅甸各地占领学校和大学校园。

死刑

军事法庭在不公正的审判后判处数十人死刑,其中包括数名儿童。许多人是在缺席的情况下受到审判。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