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东亚人权盘点:压迫加剧,但曙光仍在


这一年,东亚各国推行了各种各样的压制性措施,包括公民社会空间日渐紧缩、针对律师及其他人权捍卫者采取新的镇压行动,以及在废除死刑的问题上出现悲观情绪,情况令人忧虑。相比之下,反性骚扰的运动以及承认同性伴侣关系方面的积极迹象,让我们在迈入2019年之际仍有理由抱持些许乐观。

大规模的拘押

国际特赦组织在中国境外采访了100多人,这些人都有亲属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失踪。  © 国际特赦组织

今年,最令人担忧的是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及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被大规模拘押的问题。多达一百万人在未经审判、无法聘请律师,也无权对自己遭拘押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被送入“教育转化中心”遭无期限羁押。政府的“去极端主义”行动结合了侵扰性监视、任意拘押及强制教化,针对的对象为曾去过境外或与境外有联系、表达宗教或文化关联,或被怀疑为“不可信”的人。家属对于挚爱的命运一无所知,使他们极度渴望找到答案,但又害怕自己亦成为打压的目标而不敢发声。

最令人担忧的是在中国新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及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被大规模拘押的问题。

 

中国对于少数民族的打压变本加厉是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的关注焦点。该委员会在8月对中国进行审议时亦指出了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化被边缘化的问题,并强调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及“分裂主义”宽泛而模糊的法律定义如何扼杀并惩罚和平行动的维吾尔人、藏人及其他民族。例如,5月,藏语活动人士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因莫须有的“煽动分裂国家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

和平会谈

东亚地区的另一瞩目发展是韩国与朝鲜之间正在推进的和平会谈,会谈成果可能会对朝鲜半岛的人权状况产生重大影响。数十年来,双方领导人均以国家安全作为对言论、见解及思想自由权任意施加限制的借口。双方的冲突缓和,或有利于骨肉分离的家庭之间进行更加频繁的联系,并有望让朝鲜放松对于信息及通讯的严格限制。

金正恩等领导人必须就朝鲜人权状况被追责,联合国在2014年的调查发现,其中某些行径或已构成危害人类罪。

 

尽管韩朝两国领导人文在寅及金正恩之间的和谈致力于缓解紧张关系并创造积极的契机,但人权议题却并未包含在和谈议程中这一点令人极度担忧。随着双方继续进行和谈,金正恩及其他朝鲜领导人必须就该国灾难性的人权状况被追究责任,联合国一委员会在2014年的调查发现,其中某些行径或已构成危害人类罪。

性骚扰行为受到挑战

尽管中国公民社会的空间萎缩,却依然出现了值得我们乐观的曙光。中国的校园和互联网上对反性骚扰的#我也是(#MeToo)运动表达了大力支持。这项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之一岳昕亦领导了声援罢工工人组建工会的学生运动。当政府试图钳制或制裁这些活动人士时,其行径在互联网上遭遇了公开的挑战。

尽管中国公民社会的空间萎缩,却依然出现了值得我们乐观的曙光。

 

多方面的忧虑持续

东亚地区在废除死刑方面取得的进展微乎其微。中国政府继续以“国家安全”为名,隐瞒死刑使用的真实状况。在蒙古国,总统意图提出法案,以恢复该国议会于2017年废除了的死刑制度。7月,日本政府前所未有地“大开杀戒”,绞死了13名涉及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及其他非法活动之人。有人担心,在被处决者中,有些人的上诉申请依然未有定论,这侵犯了他们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8月,台湾执行了2016年以来的首次死刑,但总统蔡英文曾在就任时明确表示,其统治下政府有意废除死刑。

在中国,今年针对人权捍卫者的打压与往年无异。在政府对人权律师及其他活动人士掀起的广泛镇压过去3年多后,律师王全璋、余文生及高智晟的命运依然未卜。身陷囹圄的律师江天勇及活动人士董广平的健康情况极度令人担忧,人权捍卫者黄琦及甄江华面临长期徒刑。以上众人均有受到酷刑及其他形式虐待的风险。

延伸阅读:709大抓捕三周年 人权律师们去哪了?

随着政府继续以措辞模糊的罪名对2014年雨伞运动中的抗议人士提出政治起诉,香港亦愈发感受到公民社会空间紧缩的苦果。这一举措,再加上政府近期决定以“国家安全”为由取缔提倡独立的政党及对讨论香港独立的人士实施的打压报复,都对言论、结社及和平集会自由权造成了寒蝉效应。

香港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取缔提倡独立的政党及对讨论香港独立的人士实施的打压报复,造成了寒蝉效应。

 

今年,数百名逃避家乡战火及人权危机的也门男女老幼抵达韩国济州岛,多数国家的游客都可以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到该岛旅游。然而,许多韩国民众对此怀有恐惧及敌意。在文化差异和经济冲击的影响下,恐惧萦绕着公众,仇外言论以至暴力事件均明显增加。有别于抵达该国其余地区的其他寻求庇护者,也门人在韩国政府处理其申请的多月以来皆被禁止离开该岛,此举限制了他们开创新生活的机会。截至10月,约有300名也门籍寻求庇护者获得“人道主义居留”的身份,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前往韩国其他地区,但仍需在也门战事结束后离开韩国。

希望的曙光

东亚在承认同性伴侣的权利方面取得较多积极进展。尽管香港依然没有承认婚姻平权,7月,香港的最高法院做出里程碑式的裁决,确认剥夺同性伴侣的伴侣权可能构成歧视。在日本,更多市政府通过书面文书承认了同性伴侣关系,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亦将同等的福利延伸至同性伴侣。该地区在同志(LGBTI)权利方面取得进展,但并非没有挑战,在消除歧视和污名方面亦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然而,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社会对于平权的接受度日益增加,同时谢绝那些试图扭转已取得的进展并煽动不容忍现象的人。

延伸阅读:

2018东南亚及太平洋人权盘点:形势恶化,人权捍卫者越发危险

2018中东北非人权盘点:与镇压暴行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