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东南亚及太平洋人权盘点:形势恶化,人权捍卫者越发危险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发起“反毒战争”令死亡人数与日俱增柬埔寨政府钳制政治反对派及独立媒体缅甸军方实施谋杀、强奸及纵火暴力行动令逾70万罗兴亚男女老幼从若开邦北部逃往孟加拉国,许多位于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在2018年的人权状况继续往坏的方向进发。

在人权侵犯行径有罪不罚的氛围日趋浓厚的情况下,人权捍卫者变得更弱势。该地区的政府仍然没有充分履行,甚至罔顾自身保护人权捍卫者的义务,后者常常面临骚扰、威胁、刑事程序及暴力对待。那些身处前线的人权捍卫者常常因为在捍卫人权的运动中公开发声而成为政府打压的目标,如青年及土地权活动人士、女权捍卫者及工会成员等。

打压工具:从网络监视到网络骚扰

政府不容忍和平异见和行动的情况加剧,滥用司法权强加及执行法律,限制人和平行使权利并压制公民活动空间。媒体自由持续受到威胁,次数之多令人忧虑。在新加坡,活动人士被针对性地施加压力和批评,包括因为在脸书(Facebook)上表达自己的观点而被以“诽谤司法机关罪”定罪。在泰国,数十名人权捍卫者、记者、政客、律师及活动人士因和平集会而被起诉,并面临刑事诽谤及煽动叛乱的指控。在斐济,3名媒体主管人员和一名写信者因出于政治动机的煽动叛乱罪名受审,其后被无罪释放。

越来越多人用社交媒体助长对社会、宗教少数群体或少数民族的仇恨言论。同时,民众日益因为在互联网上表达观点而受到惩罚。

 

国际特赦言论自由

菲律宾,如同在缅甸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柬埔寨一样,越来越多人用社交媒体助长对社会、宗教少数群体或少数民族的仇恨言论,这一现象在脸书上尤甚。与此同时,民众日益因为在互联网上表达观点而受到惩罚,当中包括和平批评当局的意见。在整个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内,各国极力推进压制性的网络法,长远来说对言论自由和隐私权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其中一个例子是越南在7月通过、涉及面广且压制性的新法,赋予审查人员强制科技公司交出个人信息等海量数据及审查用户发帖的权力

尽管泰国政府承诺废除死刑,但却处决了一名被判谋杀的26岁男子,这终结了该国9年没有执行死刑的历史。

侵权者藏在民主的伪装下

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所执掌的政党赢得了7月的大选,政府实际上在投票开始前就利用立法及司法体系铲除了所有主要的反对派,并关闭了10多家媒体。虽然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在议会中占据多数席位,意味着该联盟可以修改或废除至少某些最压制性的法律,但在缅甸文职政府及军方的分权协议下,人权和自由被进一步削弱。

尽管马来西亚呈现出希望,和平异见仍是打压的目标

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在5月举行的大选中意外落败,被认为可能令人权状况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良心犯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从狱中获释,为这名前反对党领袖所受到的逾20年政治迫害划上了句号。然而,新政府誓言要废除或修改的压制性法律依然有效,其中包括2018年通过的《反假新闻法》

马来西亚 大选
Photo by Ulet Ifansasti/Getty Images

在其他地方,为人权侵犯现象发声的人继续受到当局出于政治动机的拘捕和拘押行动影响。在缅甸,路透社记者瓦龙(Wa Lone)和觉梭(Kyaw Soe Oo)因披露政府安全部队对罗兴亚人实施的大屠杀而分别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在菲律宾,批评杜特尔特的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Antonio Trillanes IV)被捕,后被保释并等候法庭审理。参议员勒伊拉·德·利马(Leila de Lima)因出于政治动机的指控已被拘押了一年多。柬埔寨出现罕见的事态发展,因出于政治动机的指控被判入狱的住房权活动人士提瓦妮(Tep Vanny)在服刑两年后重获自由。

在太平洋地区7个将同性恋入罪的国家里,数以千计的人承受偏见,并生活在牢狱之灾的威胁下。

 

同志(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及双性人)仍然受到歧视。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个人可能面临残酷的迫害,并依据制约性行为或性活动方面的法律受到严厉制裁。8月,两名马来西亚女子因“试图发生同性性行为”,而被处以罚款及公开鞭刑。在太平洋地区7个将同性恋入罪的国家里,数以千计的人承受偏见,并生活在牢狱之灾的威胁下。

对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缺乏保护

在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难民、寻求庇护者及移徙工人的处境依然极危险,许多国家对于寻求庇护者缺乏正式的法律保护,使得他们的处境更加艰难。8月,泰国当局拘押了至少168名来自越南和柬埔寨的高地族(Montagnard)难民,当中包括孕妇和儿童。今年年初,泰国当局违反不推回原则,强制遣返了柬埔寨难民桑索卡(Sam Sokha)。

对于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来说,要获取援助依然困难重重。在这方面,缅甸的情况最为明显,无论文职政府还是军方当局均限制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的人道主义组织进入该国。在克钦邦(Kachin)和掸邦(Shan)北部,当局禁止人道主义组织进入政府控制范围以外的区域,而在若开邦(Rakhine State),逾125,000人仍被禁锢于肮脏的安置营地中,依靠人道主义援助为生,当中主要是罗兴亚人。

澳大利亚政府因拒绝让逾千名寻求庇护者和难民脱离官僚主义的困境而持续受到谴责,这些人被安置于该国在瑙鲁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Manus Island)上与这些国家的政府所共同经营的离岸处理中心中。拒绝提供适当医疗照护及青年人自杀未遂等备受关注的案件令联合国、医疗机构、律师及公民社会呼吁澳大利亚政府纠正错误做法,履行自身照护这些人的义务。

问责真空

国家安全部队侵犯人权却逍遥法外的现象依然盛行。在印度尼西亚,有关人权侵害的指控常常出现在有争议的巴布亚省(Papua),但当局却极少就此展开独立的调查,侵权者也极少在该国的法院受到制裁。在泰国,通过法律将实施酷刑和强迫失踪的行为入罪等朝问责制发展而制定的措施继续受到拖延。

rohingya-refugee
一名罗兴亚难民夜间经水路逃离缅甸,到达巴基斯坦,回看这一旅程的终点。 © Andrew Stanbridg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缅甸政府已表明自己无法也无意对那些在若开邦北部对罗兴亚人实施毁灭性暴力行动的责任人展开调查或将他们绳之以法。安全部队杀害了数以千计的人,强奸妇女及女童,拘押男子及男童,并焚毁了数以百计的罗兴亚人房屋,上述行为明显构成了危害人类罪,而联合国的一个调查小组更表示这可能构成了种族灭绝。

菲律宾掀起“反毒战争”的第3个年头,法外处决仍然持续发生。大量证据显示警察侵权,另外还有侵犯健康权的行径(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这种种都突显联合国有迫切需要对法外处决的行径展开国际调查。

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设立了问责机制,搜集并保存在缅甸发生的暴行的证据,此举在实现正义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一步。

 

缅甸菲律宾缺乏全国性、独立且公正之调查的情况下,国际刑事法院正不断受压,要其就涉及危害人类罪及犯下其他罪行的人启动相关程序。2月,此事出现了积极的进展,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对菲律宾政府展开初步调查。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设立了问责机制,搜集并保存在缅甸发生的暴行的证据,此举在实现正义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一步,但不能取代联合国安理会将此案移交国际刑事法院。菲律宾是该地区唯一对此投了反对票的国家,此外,中国及布隆迪亦投了反对票。

要加强对人权及人权捍卫者之重要工作的保护,就需要各方通力合作。在大家不齐心协力的情况下,该地区内步步进逼的强硬派将继续侵犯权利、践踏人命,且无需为此承担后果。

延伸阅读:

2018东亚人权盘点:压迫加剧,但曙光仍在

2018中东北非人权盘点:与镇压暴行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