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nesty International

乌克兰:对马里乌波尔剧院致命袭击,俄罗斯军队犯下“明显的战争罪行”

国际特赦组织进行的一项广泛调查得出结论,俄罗斯军队在3月袭击乌克兰马里乌波尔(Mariupol )剧院时犯下战争罪,其造成至少十几人、可能还有更多人死亡。

在新报告《“儿童”:乌克兰马里乌波尔顿涅茨克地区学术剧院遇袭事件》(‘Children’:The Attack on the Donetsk Regional Academic Drama Theatre in Mariupol, Ukraine)中,我们记录了俄罗斯军方如何在明知3月16日有数百名平民在那里避难的情况下,仍可能蓄意地袭击了该剧院的,这使此次袭击构成了明显的战争罪行。

国际特赦组织的危机应对小组(Crisis Response team)访问了多名幸存者,并收集了大量的数字证据,由此得出的结论为,几乎可以肯定此次袭击是由俄罗斯战斗机实施的,它们在相近的地点投掷了两枚500公斤重的炸弹并同时引爆。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艾格尼丝·卡拉马德(Agnès Callamard)表示:“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调查、对卫星图像的分析,以及对数十名目击者的采访,我们得出结论,这次袭击显然是俄罗斯军队犯下的战争罪行。”

“许多人在这次无情的袭击中受伤或死亡。他们的死亡可能是由俄罗斯军队蓄意针对乌克兰平民造成的。

“国际刑事法院,以及所有其他对这场冲突期间所犯罪行有管辖权的机构,必须将这次袭击作为战争罪行进行调查。造成如此死亡和破坏的所有责任人都必须被绳之以法。”

国际刑事法院,及所有有管辖权的机构,必须将这次袭击作为战争罪行进行调查。造成如此死亡和破坏的所有责任人都必须被绳之以法。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 ·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

国际特赦组织委托一名物理学家建立爆炸的数学模型,以确定我们所见到的造成剧院的损毁程度所需爆炸的净爆炸量。结论是这些炸弹的净爆炸量为400至800公斤。根据俄罗斯的武器中有关空投炸弹的现有证据,国际特赦组织认为这些武器很可能是两枚相同型号的500公斤炸弹,这将产生共440至600公斤的净爆炸量。

最有可能实施打击的俄罗斯飞机是多功能战斗机,如:苏-25、苏-30或苏-34,它们驻扎在附近的俄罗斯机场,经常在乌克兰南部上空活动。

根据现有的可信证据,调查最终发现,针对民用目标的蓄意空袭是最合理的解释。

国际特赦组织

国际特赦组织研究了关于谁对袭击负责以及可能使用了什么武器的几种不同观点。根据现有的可信证据,调查最终发现,针对民用目标的蓄意空袭是最合理的解释。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2022年2月底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随着城市和城镇成为军事打击的目标,平民开始逃离家园。在被围困的顿涅茨克地区的马里乌波尔,剧院成了躲避战争的平民的避难所。

位于该市森特拉尼(Tsentralnyi)区的这家剧院是分发药品、食品和水的中心,也是希望通过人道主义走廊撤离的人们的指定聚集点。这一建筑可以清晰地被识别为民用物体,也许比城市中的任何其他地点都更明显。

当地人还在建筑物两侧的前院上写下了巨大的西里尔字母“Дети” —— 俄语中的“儿童”,俄罗斯飞行员和卫星图像都能清楚地看到这些字母。

2022年3月14日的卫星图像,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剧院。表演空间位于建筑物的东侧。图像中可以看到许多车辆和一个野外厨房。地面上用大字写着 “Дети” —— 俄语中的“儿童” 一词。47.0960º,37.5487º

然而,3月16日上午10点后不久,俄罗斯的炸弹袭击了该剧院,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导致屋顶和两面主墙的巨大部分倒塌。袭击发生时,剧院内和周围有数百名平民。

国际特赦组织认为,至少有十几人、可能有更多人在此次袭击中丧生,还有许多人身受重伤。这一估计数字低于先前的统计数字,因为在袭击发生的前两天,大批人离开了剧院,而留在剧院的大多数人都在地下室和其他受到保护的区域,没有受到爆炸的全部冲击。

当炸弹爆炸时,其摧毁了表演空间两侧相邻的内墙,然后破坏了外部承重墙,在大楼的东北侧和西南侧产生了两个主要的碎片区。这两个碎片区在袭击后几分钟拍摄的卫星图像中都可以看到。

剧院被击中时,50岁的建筑师伊戈尔·莫罗兹(Igor Moroz)就在附近。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这一切就发生在我们眼前。(当)爆炸发生时,我们在两三百米外……我听到了飞机和炸弹投掷的声音。然后,我们就看到[剧院]的屋顶升起来了。”

51岁的企业家格雷戈里·戈洛夫诺夫(Gregory Golovniov)说道:“我走在通往剧院的街道上……我能听到飞机的噪音……但当时我并没有太注意,因为[飞机]不断地飞来飞去……我看到大楼的屋顶爆炸了……它跳起来20米高,然后倒塌了……然后我看到很多的烟雾和瓦砾……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剧院是避难所。那儿有两个大大的‘儿童’标志。”

48岁的卡车司机维塔利·康塔洛夫(Vitaliy Kontarov)在袭击发生时也在剧院附近。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我们听到了飞机的声音……我看到两枚导弹从一架飞机上射向剧院。”

“一瞬间,什么都变了”

受访者共向国际特赦组织提供了四名遇害者的姓名:米哈伊洛·赫列本斯基(Mykhailo Hrebenstskii)、卢巴·斯维里多娃(Luba Sviridova)、叶莲娜·库兹涅佐娃(Yelena Kuznetsova)、以及伊戈尔·奇斯蒂亚科夫(Igor Chystiakov)。他们还提供了另外三名他们认为已经遇难的人的名字。多名幸存者和其他目击者报告说看到了他们无法辨认的尸体,很可能还有许多死亡人数未被报告。

炸弹袭击时,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子正与她的男友和母亲躲在地下室里。她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一瞬间,什么都变了。所有东西都跳了起来,人们开始尖叫。到处都是灰尘。……我看到有人在流血。我们拿了证件就走了……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叶赫文·赫列本斯基(Yehven Hrebenstskii)在音乐厅内发现了他父亲米哈伊洛的尸体。叶赫文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有很多人受伤……警察试图把人们从废墟中拉出来……起初,我看到了他(米哈伊洛)的手臂。最开始,我看到了一只熟悉的手。你认得你所爱之人的手。他的脸上全是血。他的尸体被砖头盖着,我不想让我妈妈看到。”

德米特罗·赛莫年科(Dmytro Symonenko)在卢巴·斯维里多娃(Luba Sviridova)因伤势过重死亡的前一刻与她在一起。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她伤得很重。她设法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她让我们记住她的名字,因为她觉得自己快死了。”

许多其他受访者告诉国际特赦组织,他们在袭击后被摧毁的大楼的废墟中看到了血迹斑斑的尸体和被肢解的人体部分,如腿和手。

蓄意以平民为目标

《国际人道法》是主要规制武装冲突的法律体系。《国际人道法》的一项核心原则是,武装冲突各方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区分平民和民用物体,以及军事人员和军事物体。可以针对军事目标;以平民或民用物体为目标则为非法。在进行任何攻击之前,军事人员都必须采取措施,确保其合理确信自己并非针对平民和民用物体。

国际特赦组织采访的28名幸存者,以及袭击当天剧院周围的其他目击者均未提供任何信息表明乌克兰军队将剧院作为行动基地、储存武器或发动攻击的地方。

该剧院的民用性质和众多平民的存在在袭击发生的几周前就显而易见。袭击的性质,即:袭击的地点位于建筑物内,和可能使用的武器,以及附近没有任何可能合法的军事目标,均强烈表明剧院就是预定的目标。因此,这次袭击很可能构成了对民用物体的蓄意攻击,是一种战争罪行。

艾格尼丝·卡拉马德指出:“俄罗斯军队通过空中和地面对乌克兰平民展开了一场证据确凿的蓄意屠杀。”

“迫切需要进行彻底的调查,以使肇事者对其造成的平民生命的严重伤害和损失以及对民用基础设施的大量破坏承担责任。”

研究方法

3月16日至6月21日期间,国际特赦组织收集并分析了与袭击剧院相关的现有可信证据。这包括52份来自袭击及其后续事件的幸存者及目击者的第一手证词,其中28人当时在剧院内或附近。国际特赦组织还分析了袭击发生前后的卫星图像和雷达数据、幸存者及证人提供的经鉴定的照片和视频资料、以及两套剧院的建筑平面图。

国际特赦组织危机证据实验室的一项开源调查支持了这一结论,该实验室检视并核实了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46张有关此次空袭的照片和视频,以及另外143张与研究人员私下分享的照片和视频。

可在此查阅国际特赦组织对乌克兰战争期间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所持续进行的记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