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度死刑报告:亚太区录得有史以来最低数字

2020年,当全世界为保护生命免受新冠病毒侵害而奋斗之际,18个国家毫不留情地执行死刑。在一些国家,被处决的人数甚至有所增加。

埃及的年处决率增加了两倍,成为2020年全球第三大刽子手。在被处决的人中,至少23人的案件与政治暴力有关。这些人遭到了酷刑和强迫失踪等其他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并在严重不公的审判后被判处死刑,这违反了国际法。他们的审判因存在“逼供”问题而蒙上污点。

美国重启中断17年之久的联邦处决,并在短短6个月内对10人执行了死刑,情况令人震惊。印度暂停5年后又恢复了处决。阿曼、卡塔尔、台湾也与全球摒弃死刑的趋势背道而驰,恢复了死刑的执行。中国政府宣布打击影响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的“犯罪行为”,导致至少一人被判处死刑并在几个月内被处决。

在亚太地区,国际特赦组织相信,2020年有6个国家执行了死刑,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数字。然而,国际特赦组织只能确认孟加拉国、印度和台湾这3个国家的处决数字,中国、朝鲜和越南对此保密,以致外界无法核实相关报告,亦无法评估该亚太区内执行死刑的真实情况。国际特赦组织相信,被执行死刑的人仍然数以千计。

亚太地区对死刑的使用很多时候违反国际法和国际标准。这种刑罚被广泛适用于未达到国际法对使用死刑所限定的“最严重罪行”门槛,包括与毒品有关的罪行;经济犯罪(如腐败);以及根据国际人权法的规定不被视为构成公认的刑事犯罪的行为(如“亵渎神明”)。在马尔代夫,案发时未满18岁的人仍被判处死刑。在国际特赦记录的多起案件中,平民被特别法庭或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中国

中国仍是世界上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并继续将死刑判决和执行的相关数据列为国家机密,而且阻止独立审查。尽管中国近年来对于死刑的使用或有减少,但国际特赦组织相信,该国2020年被判处和执行死刑的人仍数以千计。国际特赦组织继续呼吁中国当局保持透明,并公开关于死刑的详细信息。

死刑仍然适用于46项罪行,而与往年一样,国际特赦组织的监测结果表明,大多数涉及谋杀和涉毒案件都以死刑为刑罚,其中有许多是非暴力的行为,并未达到国际法及国际标准规定的“最严重罪行”门槛。国际特赦组织无法判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否有人被判处和执行了死刑,据悉,在当地早些年的所谓“人民战争”和“严打”运动中,有人在严重不公的诉讼程序后被秘密判处了死刑,受影响的主要是该地区的穆斯林少数民族。

国际特赦组织无法判断新疆是否有人被判处和执行了死刑,据悉,在当地早些年的所谓“人民战争”和“严打”运动中,有人在严重不公的诉讼程序后被秘密判处了死刑,受影响的主要是该地区的穆斯林少数民族。

2020年,在中国抗击新冠疫情之际,当局似乎再次诉诸死刑,以此向公众发出信息。此举显示中国政府并未努力推动全国就死刑涉及的人权问题进行知情辩论,而是仰赖死刑具有独特威慑力这一已被驳斥的观点。2月3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将严惩疫情防控涉及的36种犯罪行为,包括判处死刑。2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违法犯罪行为的通告》,指示加快调查和起诉针对医务人员及与破坏医疗活动相关的犯罪,并予以严惩,包括判处死刑。该指示发布的数日前,两名执行疫情防控限制措施的人员被杀害。在这起标志性的案件中,一名男子因此被迅速审判,并于3月1日被定罪和判处死刑;4周后,他的第一次上诉被驳回。7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已复核该案并核准执行死刑,而且该男子已被处决(由案发到死刑执行仅5个月时间)。国际特赦组织关注到,该案的诉讼程序迅速完成,有关公正审判的国际保障是否得到了尊重。

当局以执行死刑来向公众发出信息,这也反映了国际特赦组织长期以来记录到中国政府对涉毒犯罪所采取的模式,就如疫情期间所见那样。2020年,在联合国设立并倡导的“禁止药物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前夕,中国当局似乎增加了在中国媒体上发表的有关死刑执行的报道。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列出10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并指示“从严惩处”,其中3起案件中的四人于4月21日、6月15日和6月17日被执行死刑。最高法的指导意见旨在向下级法院提供指导,阐明应被视为加重情节的犯罪或违法行为有何特征,但实际上提倡了以毒品管制为名侵犯人权的惩罚性措施,正如联合国最新的研究报告所显示的,这些措施对社会最边缘化的阶层产生了尤为严重的影响。

涉及挪用公款等经济犯罪的人仍会被处以死刑。中国至少有一个针对腐败犯罪处以的新“死缓”判决,获刑者在两年后有可能被减刑。12月26日,全国人大通过了《刑法修正案》,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在犯罪数额“特别巨大”时可被判处死刑。对于因这些罪行而被定罪的官员来说,死刑本来就是一种任意的处罚。

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因证据不足于再审后判决一男子无罪。1995年,他在江西省被判犯有故意杀人罪,并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没有获得律师代理,并坚称自己的“供述”是通过酷刑取得的。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当局连续第3年暂停执行死刑,并第二次支持每两年一次、呼吁所有国家暂停使用死刑的联合国大会决议。已故的前法律事务首相署部长刘伟强(Liew Vui Keong)于2019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探讨强制性死刑的替代处罚。2月11日,该委员会向刘伟强提交了报告。3月初政府换届后,部长达基尤丁·哈山(Takiyuddin Hassan)在给议会的答复中证实,新政府已于7月17日收到报告的最终版本。该报告的的结果在2020年底前未对外公布,但部长于8月通知议会,报告建议用其他刑罚取代死刑,涵盖11项在1952年《危险毒品法》(Dangerous Drugs Act)之下判处强制性死刑的罪名,以及21项可判处死刑但由法院酌情决定的罪名。8月,联邦法院宣布实行强制性死刑合宪,并明确指出,制定有关犯罪和刑罚的法律是议会独有的权力。

惩教署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有1,314人被判处死刑,其中475人仍在就其判决向上诉法院和联邦法院提出上诉,839人提出赦免请求。这意味着,自2019年12月1日(此前曾发布官方数据)至2020年6月底,至少有34个新的死刑判决。2020年间,国际特赦组织记录到新死刑判决有22起,其中3项与贩毒有关。

官方数据还显示,2015至2019年间,共有197人向州和联邦赦免委员会申请了宽大处理,联邦法院核准了188名马来西亚国民和198名外国国民(当中包括60名尼日利亚国民、39名伊朗人、21名印度尼西亚人、13名泰国人、11名印度人和10名菲律宾人)的死刑判决。这些数字反映了国际特赦组织于2019年发表的研究发现

新加坡

新加坡当局在2020年没有执行死刑,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第一次。该国没有执行处决主要与正在进行的诉讼有关,其中涉及新冠疫情方面的限制对死刑程序关键方面的影响。在新加坡的新冠病例首次激增后,总统哈莉玛·雅各布(Halimah Yacob)于2月5日签发了一项暂缓执行死刑令,在2020年第一起已知的绞刑预定执行两日前叫停了行刑。9月8日,总统就同一案件签发了新的死刑执行令,在10天后进行处决。面临被处决风险的男子为新加坡籍公民赛伊德·苏海·宾·赛伊德·辛(Syed Suhail bin Syed Zin),他的法律代表基于几个理由寻求并获得了法院的暂缓处决令,其中包括他的当事人因为国籍而受到了歧视,成为被选择和优先执行死刑的对象。他声称,外国公民(包括在他之前已审理完毕的一些人的案件)面临的风险似乎较小,原因是旅行及其他新冠疫情相关限制让当局在安排家属最后一次探视和将遗体运送回国时遇到挑战。虽然政府承认自己无法控制其他国家实施的旅行限制措施,但拒绝接受这一辩护理由,并称涉及一些马来西亚男子的另案诉讼是导致延迟的原因。高等法院批准了上诉,将暂缓执行死刑的期限延长至2020年底以后。除了赛伊德·苏海·宾·赛伊德·辛以外,莫阿德·法齐尔·本·穆斯塔法(Moad Fadzir bin Mustaffa)也被安排了执行死刑,但在9月原定行刑前一天被叫停。二人均因与毒品有关的罪行被定罪和判处强制性死刑。

还有另外8名男子在2020年被判处强制性死刑,当中包括3名外国公民。被判死刑的8名男子中,6人涉及毒品犯罪,2人涉及谋杀罪。从4月中旬起,由于新冠疫情,法庭诉讼开始以远程视频方式进行,被告在从监狱远程连线并与其律师分开的情况下被判死刑。鉴于已经有人在最高法院质疑监狱当局可能在没有任何司法命令或程序监督的情况下侵犯律师和委托人之间的通信特权,限制与被告的会见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对公正审判权是否受保护的关切,尤其是在死刑诉讼程序中。

5名被判死刑的男子被宣告无罪,其中两人已穷尽一般上诉程序。这5人中有一个是尼日利亚籍公民,因被控贩毒曾被判死刑。他本于2014年11月被无罪释放,但在检方提起上诉后,上诉法院认定主审法官未适当考虑该名男子在被捕后的一份陈述中作出的某些表述。因此,他被定罪,案件被发回高等法院宣判。医学专家应检方要求对该囚犯进行了检查,并诊断他因年幼时受创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并伴有分离症状。该专家认为,在他被告知面临死刑时,触发了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且,这病症很有可能是导致他在讯问期间作出某些表述的原因。他的案子在2017年重审,并最终于2020年9月被宣判无罪。

台湾

4月1日,台湾当局枪决了一名被判纵火致死罪的男子,这是2018年以来的首起死刑执行。2020年有5人被判死刑,当中包括一名妇女,另外还有一名男子的死刑定谳。5月,高等法院台南分院宣判谢志宏无罪,他在被判死刑18年后于2019年获释等待重审。当局向国际特赦组织表示,截至2020年底,台湾有38名死囚已经定谳,其中一名是女性。7月15日,法务部修改了《死刑执行规则》,规定死囚犯有权在行刑前按自己的医院安排宗教仪式,并对行刑人员提供心理咨询,这暗含了该部承认死刑对所有相关人员均有影响。然而,修订后的《规则》依然有其他问题,包括:未要求将预定的行刑时间通知囚犯家属,亦未将患有严重精神或智力残障的人排除在死刑适用对象之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