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JANNINK/AFP/Getty Images

加拿大成逃犯避风港?被控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者未被起诉

一名利比里亚公民最近在其定居的安大略省被谋杀,其后当局证实他正是被指在利比里亚犯下了战争罪的比尔·霍拉斯(Bill Horace)。

此事让霍拉斯的事迹重新映入公众眼帘。他被多方指控于1990年代在利比里亚犯下了大规模谋杀、强奸和酷刑的罪行。尽管不利于他的证据堆积如山,但加拿大官员从未指控霍拉斯。自从他2002年首次抵达后,一直允许他在该国自由生活。

这让公众认识到那些被控犯下滔天罪行的人如何在加拿大逍遥法外,清楚显示加拿大未将那些涉嫌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人绳之以法。

霍拉斯在6月下旬被谋杀之后,国际特赦组织发布了一份新报告,是《没有避风港》系列的一部分。该报告记录了世界各国(包括保加利亚、德国和西班牙)的司法系统未有效起诉那些涉嫌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等违反国际法罪行的人。这份最新报告阐述了加拿大的打击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计划(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nd War Crimes Program)的资金严重不足和未被充分利用的问题。

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会(英语)秘书长亚历克斯·尼夫(Alex Neve)说:“加拿大经常回避责任,没有适当起诉被指控的战争罪犯,亦不采取任何行动,或只是选择将他们驱逐出境,但没有保证他们将因所犯的罪行受到调查,或保护他们自己免遭严重的人权侵犯。加拿大长期以来没有投入足够的资源,以便通过普遍管辖权将涉嫌违反国际法和侵犯人权的人绳之以法,这意味着加拿大可能使那些被控犯下滔天罪行的人逍遥法外。加拿大必须尽一切努力,确保这些人在加拿大接受而不是逃避法律制裁。”

加拿大经常回避责任,没有适当起诉被指控的战争罪犯,亦不采取任何行动,或只是选择将他们驱逐出境

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会(英语)秘书长 Alex Neve

 加拿大在2000年颁布了《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法》(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nd War Crimes Act),其中列载了对种族灭绝、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普遍管辖权。结果是,即使一个人在国外犯罪,犯罪者在加拿大也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在此后的20年中,加拿大根据《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法》只起诉了两个人,分别都与1994年卢旺达的种族灭绝有关。

劳埃德·阿克斯沃西(Lloyd Axworthy)在《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法》颁布时担任联邦外交部长,曾领导国际设立国际刑事法院的工作。他表示:“当加拿大提倡国际刑事法院,并修改我们的国内法以确保我国在实现国际正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时,我们设想的不是这样的情况。当时的意图是加拿大投入所需的资源和政治意愿,以确保被控策划和实施种族灭绝、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等可怕暴行的人不会有藏身之地,并最终将因其可怕行为而受到制裁。”

在检控官诉穆尼雅内扎一案中,戴泽尔·穆尼雅内扎(Désiré Munyaneza)因在1994年全年于卢旺达犯下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而被定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5年内不得假释。

2009年,雅克·蒙瓦雷尔(Jacques Mungwarere)也因1990年代在卢旺达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被起诉。2013年7月,蒙瓦雷尔被宣判无罪,政府不对该决定提出上诉。

10多年来,加拿大没有提出过任何其他指控。

拉瓦尔大学(Laval University)加拿大国际刑事司法与人权研究主席范妮·拉方丹(Fannie Lafontaine)说:“20年来,加拿大没有适当处理普遍管辖权案件 。打击战争犯罪计划的任务是‘拒绝提供避风港’给涉嫌犯下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人,但在对刑事起诉预算拨款不足的情况下,该计划通常选择对个人进行甄别,并拒绝让他们进入加拿大,而不是争取起诉他们。这意味着,世界各地那些见证可怕暴行并幸存下来的人没能适当讨回公道。”

从1997年到2007年,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审查了1万7千多起战争罪嫌疑人案件。结果,超过3,700人被禁止进入加拿大。2009年至2015年,加拿大递解出境138人,因为有合理的理由认为他们涉及危害人类罪、战争罪或种族灭绝罪;该国还拒绝向285人提供难民保护,拒绝受理47人的申请,而且撤销了一人的加拿大国籍。

打击战争犯罪计划的总预算为每年1,560万美元。自该计划于1998年启动以来,预算一直保持不变,但进行调查的费用已显著增加。

国际特赦组织在这份最新的《没有避风港》报告中,系统地审议了加拿大为履行其打击违反国际法的最严重罪行不受惩罚现象而做出的努力。报告由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加拿大人权与环境研究主席塞巴斯蒂安·乔杜因(Sébastien Jodoin)协调,并在加拿大各地律师、法律学者和法律学生的帮助下编写而成。该报告向加拿大政府提出了几项建议,包括对打击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计划增加资源,改善对受害者和证人的保护和支持,并消除法律和政治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