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4, 2018926Views

2018年,我们一起取得的人权胜利

December 24, 2018

在过去的一年里,近7百万国际特赦组织支持者采取了行动,以抗议、写信、请愿等方式捍卫并促进世界各地的人权。此举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令遭受不公监禁的人获释,法律得以修改,也让世界各地的勇者挺身而出采取行动!

准备好了吗?让我们来回顾总结2018年在人权方面取得的辉煌胜利。

2月

在萨尔瓦多,被荒谬地判了30年有期徒刑的提欧朵拉·戴尔·卡门·瓦斯克斯(Teodora del Carmen Vasquez)获法院减刑,最终在2月从监狱中获释。她因胎死腹中而被控和被判犯下堕胎罪,已被监禁10载。在萨尔瓦多,堕胎是非法的行为。自2015年起,我们便不断以请愿、抗议的方式,争取让提欧朵拉获释。国际特赦组织挪威分会甚至通过大气电波播放了一段求救讯号,以唤起人们对该案的关注。国际特赦组织会继续在萨尔瓦多争取堕胎非罪化,以避免类似提欧朵拉的案件再现。在这些涉及堕胎的案件中,当局不单没有保护妇女的生育权,反而是惩罚她们。

提欧朵拉·戴尔·卡门·瓦斯克斯

在墨西哥,塞尔希奥·桑切斯(Sergio Sánchez)因虚假及前后矛盾的证据,于漏洞百出的审判后被判犯谋杀罪,在差不多8年监禁后终于重获自由。他的律师相信,国际特赦组织支持者所进行的示威游行活动是他得以获释的关键所在。

塞尔希奥·桑切斯

此外,我们亦见证了被拘活动人士、记者及博客作者在埃塞俄比亚获释,当中包括国际特赦组织的良心犯埃斯金德·耐加(Eskinder Nega)。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者写了无数封信给埃斯金德,这实在功不可没。

埃斯金德·耐加
我的家人向我转交了国际特赦组织的声援信。这些信帮我保持斗志,亦鼓励了我的家人。

 

在乌克兰,政府批准了新的小学课程内容,首次在当中加入了人权元素。国际特赦组织乌克兰分会为推动这事而努力不懈,加入了负责课程编制的工作小组,结果促成了这一积极成果。

在国际特赦组织开展联合倡导运动后,贝宁14名囚犯的死刑获得减刑。我们到监狱去探访他们,并与司法部长及国民议会议长见面,呼吁他们对死刑实施减刑,此外,我们还发起了线上和线下的请愿活动。以上种种发生在冈比亚出现积极进展之后,该国在2月宣布暂停执行死刑。

3月

3月,在乌克兰,民众为纪念国际妇女节而举行示威活动,以争取妇女权利,却被一些团体诉诸威胁与暴力,警察更与这些团体沆瀣一气,但我们却因此而见证了团结的力量。他们因为一些示威者手持“煽动性”标语,而诬告其中一名组织者奥列娜·舍甫琴科(Olena Shevchenko)违反了有关公共集会的规定。在她于3月15日上庭的时候,国际特赦组织乌克兰分会早已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呼吁,收到呼吁的人数以千计,法庭亦挤满了记者、声援者以及外国大使馆来人。法院判决她没有犯罪,并做了结案处理。

4月

4月,缅甸传来了罕有的好消息,新总统温敏(Win Myint)宣布赦免8,000名囚犯,当中包括多名良心犯,我们一直争取释放的克钦牧师达姆道·诺昂·拉特(Dumdaw Nawng Lat)、朗乔·盖姆·森(Langjaw Gam Seng)及拉派·甘(Lahpai Gam)亦重获自由。

4月初,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宪法法院裁决,战时被强奸的受害者及其他战争中的平民受害者不应在其索赔的案件被驳回后被要求支付诉讼费。我们长久以来一直和审判国际(TRIAL International)提倡免除这类案件的诉讼费,此举或会鼓励其他幸存者寻求正义和补偿。

5月

爱尔兰公投大比例推翻了不准堕胎的宪法禁令 ©Getty Images

爱尔兰公投推翻了不准堕胎的宪法禁令,这一了不起的结果标志着妇女权利的伟大胜利,也源自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在内的活动人士多年来兢兢业业地工作的努力。2015年,我们发布了报告《爱尔兰:她并非罪犯 —— 爱尔兰堕胎法之影响》(Ireland: She is not a criminal – The Impact of Ireland’s Abortion Law),通过妇女的个人证词,记录了涉及堕胎的障碍与污名。2018年,当男男女女纷纷返回爱尔兰投票去表达他们的意见时,人民力量的重要性再次显现。

特里奥娜·格雷厄姆
这是一场关于希望的运动,事关实现并优先考虑妇女的健康和安全,它本身就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捩点。

 

在马来西亚出现令人意外的大选结果后,我们很高兴见到反对党领袖及良心犯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获释。大选中,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击败了自己的门生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安瓦尔的获释对于该国人权具有里程碑意义,亦为进一步改革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希望。

5月底,布基纳法索议会通过了新的刑法典,废除了死刑。

摩尔多瓦教育部采纳了由国际特赦组织摩尔多瓦分会为中小学编撰的人权教育课程,这一成就在该区域尚属首次。在此之前,22所学校近700名学生参与了试点项目。

6月

在我们就叙利亚开展了广泛的工作后,美国领导的联军终于宣布将重新评估之前涉及平民伤亡指控并已结案的案件。他们最初否认并谴责我们就拉卡(Raqqa)发生了平民伤亡的发现,但我们的调查所发现的新证据之后曝光。我们在6月发布的报告中记录了79起个案,联军在7月底时承认了其中的77起,并将其统计的拉卡平民死亡数字提高了300%。我们依然相信这仅是冰山一角,并启动了一个名为“空袭追踪者”(Strike Tracker)的新解码者项目,我们会与空中战争(Airwars)等组织合作,更全面地揭示冲突期间平民死亡的情况,并将于2019年初公布研究发现。


我们就缅甸军方针对罗兴亚人犯下的危害人类罪发布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问责报告,内里确认了涉嫌犯下危害人类罪的具体军事及安全部队以及13名官员的身份。在报告发布的两日前,欧盟宣布对7名安全部队官员实施制裁,当中6人在我们的名单上。

7月

7月,被非法软禁了近8年的艺术家刘霞终于获准离开中国,前往德国。她自丈夫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后便遭到非法软禁,期间一直被国家安全人员严密监视,仅在少数情况下能够通过电话与外界联系。今年年初,国际特赦组织和国际笔会(PEN)发起了运动,呼吁当局让刘霞重获自由,众多知名作家朗读了她所创作的诗歌的节选部分。

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的17岁巴勒斯坦活动人士阿赫德·塔米米(Ahed Tamimi)在刑期届满前21天获释。她被西岸以色列占领区内的奥佛(Ofer)军事法庭冤判入狱,理由是她对手握武器并受到重重保护的士兵构成了威胁。

在毛里塔尼亚,两名被判3年有期徒刑的反奴隶制活动人士在服刑两年后获释。阿卜杜拉希·玛塔利拉·塞克(Abdallahi Matallah Seck)及穆萨·比拉姆(Moussa Biram)和我们交谈过,比拉姆表示:“你们的声援让我们感到自己在毛里塔尼亚争取正义的抗争中并不孤单。我想要感谢国际特赦组织的每一位成员,谢谢你们了不起的工作,让毛里塔尼亚的反奴活动人士获释。谢谢你们与不公抗争。我们为你们的工作感到自豪。”

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族共和国国民议会通过了《战时酷刑受害者保护法》(Law on Protection of Victims of Wartime Torture)。该法最终承认了冲突期间遭受强奸等性暴力的受害者,并向其提供救济与支援。国际特赦组织长期和当地伙伴组织一同争取立法,以确保战时性暴力行为受害者能够诉诸司法及获取补偿。

8月

知名土地权及人权活动人士提瓦妮(Tep Vanny)被监禁735天后终于获释。她因和平的抗议活动被判入狱,是众多在柬埔寨获得皇家特赦的人权活动人士及抗议人士之一,此时距离她的刑期届满仅余6个月。全球逾20万人参与了我们发起的运动,呼吁当局让她重获自由。

提瓦妮
我伸出手来,感谢那些争取让我重获自由并使我与自己的孩子及父母团聚的人。你们是我的慰藉,让我不再感觉孤单。我感激你们的善意和在世界各地促进人权的工作。

 

9月

在国际特赦组织发出通讯的数日之后,38,000名支持者在网上参与行动,抗议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及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在中国西北部被大规模拘押的问题。我们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Almaty)所访问的其中一名哈萨克人认为,她13岁的女儿获释是因为我们针对其案件开展了倡导活动。此外,我们也发起了行动,阻止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将一名维吾尔男子强制遣返回中国,该名男子其后获释。

印度最高法院终于把成年人两厢情愿的同性性行为不再定为非法,同时补充说,任何基于性取向的歧视都违反了《宪法》所保障的基本权利。

国际特赦组织持续不断地进行研究和倡导工作,揭露卡塔尔广泛存在的劳工侵权现象。9月,当局宣布已废除针对大多数移徙工作者实行的出境许可制度,这一制度过去禁止移徙工作者在未获得雇主许可的情况下离开卡塔尔。此为卡塔尔当局与国际劳工组织合作推行的首批改革措施之一,亦是国际特赦组织多年来进行研究和开展行动的结果。我们的工作揭露了卡塔尔普遍存在劳工侵权现象,其中包括在2022年世界杯场馆建设工地内。

欧洲议会响应国际特赦组织的呼吁,投票通过了对全自动武器系统或“杀手机器人”施加国际禁令的决议,目的是遏止自动武器系统的发展、扩散及使用,因为这种系统能够选择其攻击目标,并在没有人类参与决定的情况下杀人。

卢旺达反对派领袖维克多莱·因戈比尔(Victoire Ingabire)及流行歌手基齐托·米伊戈(Kizito Mihigo)被总统卡加梅(Kagame)赦免后获释。尽管他们仍然受到限制,但我们相信他们获释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维克多莱·因戈比尔因表达自己的观点,结果被当局以与此相关的罪名判处有罪,这侵犯了她的言论自由权,她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亦受到了侵害。国际特赦组织已连续数年就因戈比尔的案件表达关切。

维克多莱·因戈比尔

10月

在世界反死刑日当天,马来西亚新政府宣布计划全面废除死刑,这是基于多年来在马来西亚进行的倡导活动,包括与现时掌权的前反对党成员。在随后几日,华盛顿州亦裁定死刑违宪,令它成为美国第20个废除死刑的州。

博客作者“蘑菇妈妈”在越南被监禁两年半后获释。在博客上以笔名蘑菇妈妈为大众所熟知的阮玉如琼(Nguyễn Ngọc Như Quỳnh)于2016年10月10日被捕,被与外界隔绝地羁押至2017年6月20日,并于2017年6月29日被判有期徒刑10年。

阮玉如琼和她的家人们。

国际特赦组织的轲霖(Nicholas Bequeli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蘑菇妈妈被关押两年后,这好消息让大家松了一口气,但亦提醒着我们越南的人权记录日益恶化,肆意监禁任何批评政权的人。”

“虽然蘑菇妈妈已获释,不再被监禁,但条件是她要流亡国外,而且,越南仍然有逾百名因为公开在博客或脸书(Facebook)和平地表达意见而在监狱里受折磨的人。”

11月

在争取多年后,北豪登(North Gauteng)高等法院裁决,南非政府不能在没有取得原住民社区同意的情况下就建议的修罗贝尼(Xolobeni)钛矿开采计划发放许可证。这对于修罗贝尼民众来说是重大胜利,他们一直以来进行抗争,希望就决定在其世代所有的土地上采矿的事情上,争取自己被咨询及给予或拒绝给予同意的权利。

来自阿玛迪巴(Amadiba)社区的人权活动人士诺赫勒·姆布修玛(Nonhle Mbuthuma)说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而美好的地方,分享一切 —— 食物、土地及爱。那些精英阶层发现了我们所拥有的,并想把它们从我们身边夺走。我有一些同僚被杀害了,我深知自己或许也会被杀,但我并不害怕。”

瑞士民众在近期举行的一项公投中投票捍卫人权,令瑞士法律凌驾于国际法之上的提案未能通过。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库米·奈杜(Kumi Naidoo)表示:“瑞士人民显示他们并未相信欺骗性的承诺,反而用投票箱传达出明确的信息,即:他们想要生活在一个人人享有人权的社会中。”

12月

我们发布了《我们做到了,但还可以做的更好》,以庆祝国际特赦组织在去年取得的成就,并表彰那些让这一切变得有可能的勇者。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借此机会思考仍需采取的行动,并纪念那些坚持对抗不公不义的人。

我们发起了全球最大型的写信运动“为人权,不停笔”。今年,国际特赦组织把焦点放在因为自己的工作而被监禁、施以酷刑甚至被杀害的勇敢女性人权捍卫者身上。我们想让她们知道,她们并不孤单,全世界的人都为她们的勇气所鼓舞。你一直和她们并肩作战,写了无数表达支持的信,我们对你们的声援、倡导及写信行动感激不尽,这真的改变了生命!

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