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到了,但还可以做的更好:2018年的8个故事与16个面孔


我们做到了,但还可以做的更好

2018年的8个故事与16个面孔

© Amnesty International

这篇文章所记述的8个故事,讲述了我们的人权运动在去年取得的成果,并歌颂那些助力实现这些成果的勇者。
 
我们借此机会反思还需要采取的行动,并致敬那些在不公不义面前坚持不懈的人。

诺埃尔·德·托莱多(阿根廷)
身为年轻人,我们以此为己任,我们会继续抗争。

捍卫人权捍卫者

 

我们做到了!

去年,国际特赦组织帮助至少170名在18个国家中被不公监禁的人重获自由。这些勇敢的活动人士因为自己的身份及信念被拘押,如今可以继续自己在世界各地促进人权的工作。

作家兼活动人士穆哈迈德因莫须有的罪名被监禁了17年后,于2017年2月获释。

在他身陷囹圄之时,数以十万计的国际特赦组织支持者为了让他重获自由而作出呼吁,期间一直没有放弃,直至他获释为止。

乌兹别克斯坦的穆哈迈德·贝克扎诺夫 © Ian Bates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土耳其的埃伦·克斯金©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在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人权捍卫者仍然因为自己的工作而受到打压并身陷囹圄。在土耳其,自2016年未遂政变以来,已有数以千计的记者、学者、律师、艺术家、活动人士及其他人被捕并被拘押。

人权律师埃伦如今面临入狱的风险。她多次成为土耳其当局的打压目标,并因和平表达自己的观点被判有罪。

她亦因身为一家现已被关停的库尔德报纸的知名编辑而面临逾140项指控。

同志权利遍地开花

 

我们做到了!

去年,国际特赦组织助力41条促进人权的法律获得通过,这其中就包括促进同志(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双性人及酷儿)权利的法律。

在数以千计的国际特赦组织活动人士呼吁台湾向婚姻平权“说好”(say yes)后,台湾的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属于宪法权利。如今,台湾几近成为亚洲第一个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先驱。

许秀雯是牵头促成台湾历史性婚姻平权法院判决的律师。

她与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的律师和活动人士是争取在台湾实现婚姻平权的中流砥柱,亦继续开展游说工作,为同志社群争取更大权利和自由。

台湾的许秀雯© Duncan Longden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俄罗斯的米哈伊尔·图马索夫© Christo Geoghega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许多同志社群依然生活在歧视和暴力的恐惧之中。2017年,车臣政府掀起了“肃清同性恋者”运动,逾100名男子被追捕、绑架、拷打及杀害。

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人因这些罪行受到指控。

米哈伊尔是俄罗斯同志网络(LGBT Network)的主席,为俄罗斯同志人群争取权利,并为那些身陷险境之人提供紧急援助。

自2017年4月以来,米哈伊尔和他的团队从该地区撤走了逾130人,曾有几次,那些被迁移至其他地方的人被企图绑架。

让活动人士保持在线

 

我们做到了!

自由且安全的互联网是世界各地的活动人士所必不可少的工具。

去年,国际特赦组织揭发并拦下了那些针对活动人士、记者、博客作者及和平抗议人士的恶意软件及钓鱼攻击,遏制了威胁其工作的侵犯隐私权行为。

拉合尔(Lahore)活动人士迪普和许多人一样,是钓鱼攻击及其他为登陆其私人设备而实施的攻击的目标。

国际特赦组织利用数字取证及恶意代码分析的方式,帮助迪普了解这些攻击行动并保护她的设备,使她能够继续自己的重要工作。

巴基斯坦的迪普·赛伊达© Ayesha Villain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英国的丹娜·英格尔顿© Christo Geoghega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尽管新科技可以成为造福世界的有力工具,但亦同时在网络上及现实生活中对人权活动人士构成威胁。

2018年6月,国际特赦组织的一名员工受到间谍软件的攻击,这一软件是由以色列监控公司NSO集团(NSO Group)所出售。

丹娜是国际特赦组织新的科技小组的骨干成员。

丹娜和她的团队强化了国际特赦组织管控科技的能力,以便能监测、促进并保护世界各地的人权。

揭露人权侵害现象

 

我们做到了!

人权危机只有在曝光后才有可能得到解决。一年多以来,国际特赦组织针对缅甸发生的危害人类罪行进行了仔细的调查,并搜集相关证据。

在国际特赦组织争取终结暴力、全面实行武器禁运并允许人道主义救援人员进入相关地区的倡导运动中,这些证据成为了有力的组成部分。

迈卡是国际特赦组织危机应对小组的遥感特别顾问,通过对卫星图像的分析,并在证词、照片和视频的支持下,她发现了缅甸军方犯下危害人类罪的证据。她的团队由分析人员和实地调查人员组成,他们证实了种族清洗、非法杀害及任意拘捕等一系列严重侵权行为的存在。

危机应对小组是首支证实在孟加拉国的边境存在反步兵地雷的团队。

美国的迈卡·法福© Ryan David Brow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肯尼亚的琼·尼彦尤基© Lameck Nyagudi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南苏丹发生的冲突仍然是世界上最受忽视的冲突之一,当地700万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

在国际特赦组织及其他组织开展倡导运动后,联合国于2018年7月通过了一项针对南苏丹的武器禁运决议,但暴力和侵权行为仍继续发生。

琼是国际特赦组织的东非地区主任。她和她的团队拒绝保持沉默,继续公开南苏丹恶劣且报道不足的人权侵犯现象。

难民的尊严

 

我们做到了!

随着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逃离冲突、暴力及迫害,难民人数达到历史新高。

国际特赦组织在至少5个国家里助力成立并强化社区资助项目,支持难民安全并有尊严地生活。

尚卡尔是国际特赦组织在澳大利亚的难民运动协调专员,他领导的运动呼吁社区领袖支持为重新安置难民而设的资助项目。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一项目取得了该国逾50名社区领袖的首肯。

他们现与19个地方政府通力合作,以支持国际特赦组织的工作。

澳大利亚的尚卡尔·卡西南森© David Fowler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美国的亚伦·托沃© Richard Tsong-Taatarii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许多政府依然利用不人道的手段,阻止任何人到它们的国家寻求庇护。由于美国的仇外言论及严苛的新法,截至今年4月为止,该国仅接收了11名叙利亚难民。

在墨西哥边境,逾15,000万名中美洲家长与子女被迫骨肉分离,作为对非法越境者的“遏制及制裁”措施。

亚伦是一名住在明尼苏达州的国际特赦组织志愿者。

2016年,他的小组提出了在美国迎接并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市议会议案,是首个成功提出议案的团体,难民先被安置在圣保罗,然后是在明尼阿波利斯。该小组继续游说民选官员,为难民争取更多权利,尤其是那些来自中东和中美洲的难民。

向企业追究责任

 

我们做到了!

由于科技公司的供应链不透明,它们往往可以掩盖隐藏的人权侵害现象。

2017年,数以千计的国际特赦组织支持者成功游说苹果公司公开其供应链中钴冶炼厂的名单。此举及其他方面的压力驱使刚果民主共和国承诺于2025年前消除童工现象。

凯瑟琳修女在善牧会工作,她和她的团队所推进的工作之一,是帮助曾为矿工的儿童重返校园。

在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下,她迫使国际社会不再对钴供应链中令人痛心的现实坐视不理。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凯瑟琳·穆廷迪修女© Alain Nsenga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美国的蕾妮·布里斯·谢尔曼© Jessica Chou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全球许多大企业在人权保护方面仍有不足。

国际特赦组织在2018年发布了《#推特有毒》(#ToxicTwitter)报告,揭示女性在推特上面临的暴力与侵害的规模和性质,以及该公司未就这一问题采取任何有意义的行动。

许多女性,尤其是那些因为自己在网上的不同身份而受到侵害的女性在推特上被噤声、被迫自我审查或彻底离开社交媒体平台。

蕾妮是一名生育公正活动人士,同时善于讲述堕胎经历。由于蕾妮大力推动消除堕胎耻辱化的现象,她几乎每天都会在推特上收到涉及种族主义及厌女的仇恨言论及暴力威胁。

促进多元化全球运动

 

我们做到了!

国际特赦组织是由挺身捍卫人权的人所组成的全球运动。

2017年,近700万国际特赦组织支持者行动起来,通过开展抗议活动、写信、请愿等方式,捍卫并促进世界各地的人权。

艾米莉16岁起便成为国际特赦组织的活动人士。

身为青年顾问小组及学生行动网络委员会一员的艾米莉和她的同伴一起帮助我们同世界各地更多青年人建立起联系。

英国的艾米莉·赫尔斯比© Christo Geoghega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阿富汗的普什塔纳© Gulbuddin Elham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我们每年都会迎来更多的支持者,但我们还需付出更多努力,令国际特赦组织的运动更多元化。

今年,我们的重心是更具包容性,鼓励更多年轻女性加入并确保她们有为人权发声的平台。

在阿富汗的普什塔纳于近期加入了国际特赦组织运动。“我加入国际特赦组织,是因为我觉得有融入感,我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国际特赦组织为我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空间, 在多元化活动人士所组成的社群中成长。”

为生育公正而抗争

 

我们做到了!

直到2018年,爱尔兰都实行着近乎具有宪法效力的堕胎禁令。

在性及生殖权活动人士和国际特赦组织等机构数十年来努力不懈后,爱尔兰民众终于在今年投票废除了堕胎禁令,让国会可以就人工流产服务开展立法工作。

塔拉是一位爱尔兰演员、喜剧演员及倡导者,亦是该国首位打破沉默、公开分享自己堕胎经历的女性。

“所以,现在你知道我是她们中的一个了,不过仅是其中之一,数以千计的人长途跋涉到境外,数以千计的人冒着被监禁14年的风险在网上买药,数以千计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做着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恐怖故事中都不算出格的事。”

爱尔兰的塔拉·弗林© Christo Geoghega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阿根廷的诺埃尔·德·托莱多© Javier Heinzmann / Majority World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但还可以更好!

8月,在持续了16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后,阿根廷议会否决了将孕期头14周内实施的人工流产合法化的法案。此法案若获得通过的话,本来可挽救无数妇女的生命。

然而,这一结果仅仅是挫败但并非故事的结局,争取实现堕胎合法化的运动在阿根廷仍然继续发展

诺埃尔是国际特赦组织一群年轻活动人士中的一员,致力于在阿根廷争取安全合法的堕胎服务。

“身为年轻人,我们以此为己任,我们会继续抗争,以实现堕胎合法化,并使性教育成为学校的必修课程。这一绿色的浪潮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