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4, 2019伊朗表达自由1178Views

伊朗:反对强制佩戴头巾抗议者被迫录“认罪视频”

July 24, 2019

在伊朗,一些女权捍卫者因为反对歧视性的强制佩戴头巾(hijab)法而被拘押,但当局禁止她们与外界联系、长时间单独关押及威胁家属,以图迫使这些女权捍卫者进行视频“认罪”。

自2019年4月以来,我们已经发现了至少6起个案。在其中的一起个案中,一名年轻的女权捍卫者自7月2日起被强迫失踪。

菲利普·路德
反对强制佩戴头巾法的运动势头日涨,感受到威胁的伊朗当局污蔑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活动人士、阻遏他人参与这项运动,并在社会上制造恐慌。

 

国际特赦组织中东及北非研究与倡导主任菲利普·路德(Philip Luther)表示:“反对伊朗强制佩戴头巾法的运动势头日涨,感受到威胁的伊朗当局利用残忍的手段污蔑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活动人士、阻遏他人参与这项运动,并在社会上制造恐慌。”

“这些妇女从一开始就不应遭到拘押,如今她们受到了酷刑或其他形式的虐待,以逼迫她们参与政府的宣传录像,并在视频里‘坦白’自己的‘罪行’和谴责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运动,伊朗政府这种行径令人感到愤慨。当局应当立即无条件释放她们,撤销针对她们的所有控罪,而且不得在政府媒体上播出她们的强迫‘认罪’片段。”

精心策划了这些宣传视频的情报及安全官员命令女权捍卫者收回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言论;谴责反对强制佩戴头巾法的白色星期三(White Wednesday)运动;并对于允许自己受到境外“反革命反对派”的“煽动”表达悔恨。

在最新发现的一起个案中,21岁的女权捍卫者萨巴·可达夫莎丽(Saba Kordafshari)于6月1日被捕,并在7月2日被转移至不明地点后遭到强迫失踪。据她的母亲拉希莉·艾哈迈迪(Raheleh Ahmadi)所说,萨巴·可达夫莎丽在被捕后被单独关押了11天,并被持续施压,让她出现在镜头前谴责白色星期三运动。讯问人员表示,她只有在做出了强迫“认罪”的情况下方可获释,并威胁她若不“合作”便会拘捕她的母亲。7月10日,当局将威胁变为现实,拘捕了拉希莉·艾哈迈迪。

在另一起个案中,24岁的女权捍卫者亚萨曼·阿莉亚尼(Yasaman Aryani)于4月10日在其位于德黑兰的家中被安全部队拘捕。次日,她的母亲莫妮蕾·阿拉沙希 (Monireh Arabshahi) 到德黑兰瓦扎拉(Vozara)拘留所打听女儿下落后遭到拘捕。

国际特赦组织在那之后获悉,在被单独关押的9天里,亚萨曼·阿莉亚尼受到安全部队人员的各种威胁,其中之一便是她需要在摄像机前表达自己向白色星期三运动寄送视频的悔恨,否则的话便会拘捕她的弟妹和父亲。她亦被奚落指她的案子已被外界遗忘。

photo of Yasaman Aryani
亚萨曼·阿莉亚尼 (Yasaman Aryani) © Private

4月18日,亚萨曼·阿莉亚尼及莫妮蕾·阿拉沙希在没有得到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带出瓦扎拉拘留所,塞进一辆面包车中带往德黑兰一个不明地点。她们一被带出面包车,便见到了来自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视台(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Broadcasting)的摄制组,在未经她们许可的情况下开始拍摄她们。随后,她们被带进一个房间里接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视台的“采访”,当她们拒绝接受访问时,被告知她们别无选择,只能回答问题。

2019年3月,当局亦传唤了年迈的扎林·巴德帕(Zarrin Badpa),并对她进行了讯问。她是身在美国的伊朗籍记者兼白色星期三运动发起人马希赫·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的母亲。她在全程被录像的情况下接受了两个小时的讯问,问题涉及她女儿所开展的活动。国际特赦组织担心,当局或在之后的宣传录像中使用她在被胁迫的情况下做出之陈述,尤其考虑到伊朗政府长期以来一直有从事此类侵权行径的记录。

菲利普·路德指出:“伊朗政府从女权捍卫者及其家人处取得的‘认罪’ 视频具有强迫及残忍的性质,当局不应抱有任何幻想,以为这不会被外界所知。任何由政府控制的机构若参与制作与播放此类‘认罪’视频,均应为针对这些妇女及其家人的人权侵犯行为承担责任。”

“虽然当局采取粗制滥造的宣传伎俩,但却无法掩盖一项事实,就是越来越多的伊朗女性挺身而出,为自己是否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的选择权发声。当局必须停止将女权捍卫者视为罪犯的做法,并废除强制性的佩戴头巾法。”

背景

白色星期三是一个流行的网络平台,伊朗境内的妇女在这一平台上分享自己在公共场合不戴头巾的视频,以表达自己反对强制佩戴头巾,并讨论她们对于女权的希冀。

国际特赦组织得悉,目前至少有8名妇女因反对强制佩戴头巾及白色星期三运动而遭到拘押:亚萨曼·阿莉亚尼及其母亲莫妮蕾·阿拉沙希;萨巴·可达夫莎丽及其母亲拉希莉·艾哈迈迪;莫伊根·克沙瓦兹(Mojgan Keshavarz);费列什泰赫·迪达尼(Fereshteh Didani)以及另外两名国际特赦组织尚不知晓其姓名的妇女。她们所受之指控包括“煽动并促成腐败及卖淫”、“散布反对体制的宣传”以及“集会并串联从事危害国家安全之犯罪活动”。

根据伊朗的强制性佩戴头巾法,若妇女在公共场合被发现未佩戴头巾,惩罚措施包括拘捕、有期徒刑、鞭笞或罚款。强制佩戴头巾法侵犯了一些列权利,包括平等权、隐私权,以及言论和信仰自由权。强制佩戴头巾的做法亦贬低了妇女和女童,剥夺了她们的尊严和自我价值。

延伸阅读

2018中东北非人权盘点:与镇压暴行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