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17表达自由香港1380Views

香港:捍卫新闻自由刻不容缓


文/汤姆·格兰迪(Tom Grundy),香港自由媒体(Hong Kong Free Press)主编

对于任何一个民主社会来说,蓬勃独立的新闻界通常被视为是必不可少的。尽管香港与民主社会距离尚远,它仍然是大中华区域内捍卫新闻自由的一条重要防线。鉴于香港公民没有民主选举的权利,对于这个亚洲自由之都来说,自由的新闻界在对当权者进行监督追责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尤为重要。

尽管如此,近年来,这座城市的传媒业与新闻记者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批评中国政府的新闻媒体受到广告业的抵制及网络攻击;书籍出版商从街上被拽走,并被掳至中国大陆;记者屡遭暴力殴打;受人尊敬的媒体倒闭,或被中资企业买下;新闻编辑室中的自我审查愈演愈烈……以上种种,令香港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迅速下滑。

tom-grundy-hong-kong
汤姆·格兰迪。图片由作者提供。

上周(4月26日),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发布了2017年新闻自由度指数排行榜,香港下跌了4位,排名73。此外,这一新闻业的监督机构表示,香港日益恶化的自由度亦是该机构决定在台湾,而非香港设立其亚洲办公室的原因。香港与之失之交臂,虽令人尴尬,却也无可厚非。倘若一个机构自身亦有可能遭到北京方面的侵蚀,它又何以监测北京对于新闻媒体的钳制呢?

然而,打压触发的回应同样强烈。自2014年呼吁民主的雨伞运动失败以来,独立的网络媒体欣欣向荣,它们逐渐填补了这一空白,并为本港及全国性的事务提供更具批判性的视角。

在大众对于香港新闻自由度的担忧中,香港自由媒体(Hong Kong Free Press)应运而生。该媒体为非营利性机构,资金来自公众,旨在尽可能地免受日趋严重的威胁。不过,过去两年间,我们的报道所面临的最大障碍直接来自香港政府,因其拒绝承认读者习惯的变化,以及数字媒体的激增。

汤姆·格兰迪
香港人有一个十分保守的请求 —— 希望维护这座城市的核心价值及公民自由。

陈旧的政策令我们无法参加政府的新闻发布会,我们也不能代表读者向政府官员提问。我们具备合法新闻媒体的全部特征:本地新闻机构的全面认证、5名合格的全职记者、一间办公室、以及包含7千5百余份已发表的新闻报道及评论文章档案。但由于我们不通过纸面印刷,当局便禁止我们从事记者的工作,即使当局乐于将这座城市宣传为科技创新中心。

政治人士、新闻自由监督机构、本地监察专员、以及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已经联合发出呼吁,要求港府撤销对数字媒体施加的限制。然而,政府对这一情况进行的长达数月的“检讨”意味着,当传统媒体及外国媒体得到政府新闻处的接待时,我们的员工仍被排除在外。

值此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人有一个十分保守的请求 —— 希望维护使香港不同于中国大陆的核心价值及公民自由。鉴于新行政长官将于7月1日就职,我们要求香港政府再次就保护新闻自由做出承诺。我们敦促政府保障媒体从业人员的安全,妥善调查记者受袭事件,并在21世纪的今日,同我们一道,认可数字媒体的崛起。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意见为作者/受访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国际特赦组织的官方政策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