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7年东亚区人权概况


节选自《国际特赦组织 2016/17年度报告》
 

维权人士
在东亚区内,各国先后行动一致地打压维权人士。对于当局认为具争议性的问题,公民社会的发声空间日益收窄。

中国在习近平执政下继续打压公民行动,人权捍卫者、律师记者活动人士面临日益增多和系统性的恐吓和骚扰,包括被任意拘捕,遭受酷刑与其他虐待。被羁押者的家人也遭到警察监视和骚扰,行动自由被限制。当局越加利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让警察可在正规羁押系统外关押任何人长达6个月之久,在此期间被关押者无法联系他们所选择的律师或家人。被羁押者被迫在电视上“招供”的情况也有所增加。当局继续封堵数千个网站。在广东省,当局镇压工人和劳工权利活动人士,经常以“国家安全”为由不允许被羁押者联系律师。

中国政府还以巩固国家安全为由起草和颁布了一些法律法规,并利用有关法律中定义宽泛的罪名如“煽动颠覆”和“泄露国家机密”等,压制异议和维权人士。人们担心,新颁布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可能被用来恐吓和起诉维权人士和非政府组织,而新的《网络安全法》则可能损害言论自由和隐私。

然而,活动人士却敢于创新。4名维权人士因为纪念89六四天安门广场镇压27周年而被捕。他们在网上张贴一幅酒瓶传单,传单上写有“铭记八酒六四”,还附上“坦克人”的照片。“铭记八酒六四”正是对应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镇压事件之日期的中文同音词。这一行动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广泛报道,但信息随后被删除。

10月,著名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土赫提在面临巨大危险的情况下仍表现出坚定的决心,因而获得2016年度马丁·恩纳尔斯(Martin Ennals)人权捍卫者奖。他曾促进维吾尔人和汉人之间对话,目前因“分裂国家”罪名而在服无期徒刑。

在香港,学生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因为在触发2014年支持民主的“雨伞运动”中所起的作用,而被判犯有“参与非法集会”罪。

朝鲜进行极端镇压,侵犯了几乎各方面的人权。言论自由遭到严格限制,国内也不存在任何独立媒体和公民社会组织。多达12万人仍被关押在集中营中,那里广泛和经常发生包括强迫劳动在内的酷刑和其他虐待行为。自金正恩2011年掌权以来,国家加剧管制、镇压和恐吓人民。当局继续限制通信技术的使用,部分目的是隔绝民众和掩盖令人震惊的人权状况。用手机与国外亲人联系的人如被查获,就有机会被监禁在政治集中营和拘留设施中。

在邻近的韩国,人权状况也出现倒退现象,例如和平集会与言论自由受到民事诉讼等新形式的限制。此外,当局越发干预新闻报道,并经常以维护公共秩序为由限制行使和平集会自由权,从而损害新闻自由。此外,韩国国会通过了一项反恐法律,大幅增加了对涉嫌与恐怖分子有关联的人监视通信和搜集个人信息的权力。

蒙古,致力于保护人权的公民社会组织经常受到主要来自私人行为体的恐吓、骚扰和威胁。

台湾出现一项积极进展,就是新政府撤销了对100多名参与2014年“太阳花运动”的抗议者的指控,这个当时由学生领导的运动主要是抗议台湾和中国之间的《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新的行政院院长林全称,前政府指控抗议者的决定是一个“政治反应”,而非“法律案件”。

流动人员
日本继续驳回大多数庇护申请。韩国出入境部门在仁川国际机场将100多名寻求庇护者关押了多月,其中包括28名来自叙利亚的男子。一家法院最终裁决应释放他们,并允许他们申请庇护。数十名来自埃及等其他国家的寻求庇护者仍被羁押在机场,遭受不人道的羁押条件。

歧视

在鼓吹歧视的示威活动有所增多后,日本国会通过了第一项全国性法律,禁止针对任何出生于国外的居民及其后裔宣扬仇视或仇恨他们的言论。批评人士称,该法的涵盖范围过于狭窄,而且未包含刑罚。此外,针对性少数群体和少数民族的歧视现象仍然严重。

中国,宗教自由遭到系统性侵犯。一些法律修订草案中的规定再次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增加国家管制和审批某些宗教活动的权力,以遏止“渗透和极端主义”。修订案如果被通过,就可能进一步被用来镇压民众,特别是针对未被国家承认的基督教群体、藏传佛教徒和维吾尔穆斯林的宗教和信仰自由权。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羁押了一些维吾尔族作家和维吾尔语网站的编辑。

藏人持续受到歧视,其思想、良心与宗教、言论、结社及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也遭受限制。藏族博客作者周洛(Druklo)被以“煽动分裂”的罪名判处3年有期徒刑,原因之一是他在网上发表关于宗教自由和达赖喇嘛的帖文。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继续侵犯宗教自由权,并镇压未经授权的宗教聚会。

 
中国
政府继续起草并制定一系列新的国家安全法律,对人权构成严重威胁。针对维权律师及活动人士的全国性镇压持续了一整年。活动人士及维权人士继续受到系统性的监控、骚扰、恐吓、拘捕及羁押。越来越多的维权人士被警察羁押在非正式羁押场所内,有时很长时间都无法会见律师,这增加了被羁押者遭受酷刑及其他虐待的风险。2015及2016年在邻国失踪的数名书商、出版商、活动人士及一名记者被发现羁押于中国境内,这引发了大家对中国执法部门在境外执法的担忧。当局对于互联网、大众媒体和学术界的控制显著升级。不受政府直接管控的宗教活动受到愈加严厉的打压。 以“反分裂”或“反恐怖”为名实施的宗教压迫运动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及藏族聚居区内尤为严厉。

返回页首

 
朝鲜
朝鲜民众多方面的人权继续受到侵犯。朝鲜国民及外国公民遭到任意羁押,并因刑事“犯罪”在不公审理后被判刑,然而这些行为却并非国际公认的犯罪。言论自由权继续受到严格限制。成千上万名朝鲜人被当局安排到国外工作,他们的工作环境往往相当恶劣。逃至大韩民国(韩国)的朝鲜国民人数增加。

返回页首

 
韩国
和平集会及言论自由权所受到的限制持续。寻求庇护者遭到羁押,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因行使人权被监禁。13名在一家餐厅工作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国民被羁押在国家拘押设施内,既有的抵韩朝鲜民众安置支援程序之合法性受到质疑。

政府未能制止私营企业阻碍合法的工会活动,并且,在有害产品导致死亡及对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后,政府未能及时采取跟进措施。政府决定着手部署美国制的终端高空防御导弹系统,引起国内团体的强烈反对,也受到中国和朝鲜的谴责。

国会议员在12月9日表决通过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但这必须经过宪法法院裁定才确认。

返回页首

 
蒙古
蒙古最大的反对党人民党在6月举行的国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新政府推迟执行前政府通过的5项法律,其中包括将死刑废除的新《刑法典》。政府未能保护维权人士不受国家机构及非国家行为体的威胁和袭击。酷刑及其他虐待依然广泛存在,这一现象在羁押中尤为普遍。由于国内法未能符合国际人权法及人权标准,首都乌兰巴托的居民依然面临强迫搬迁及适足住房权受到侵犯的风险。

返回页首

 
台湾
1月的大选让民主进步党(民进党)的蔡英文成为了该国第一位女总统。3起由来已久的死刑案件取得积极进展,但几起暴力事件的发生激起大众保留死刑的呼声。新政府决定撤销上百件针对2014年“太阳花运动”抗议者的指控。同性伴侣关系登记扩展至10个县市。立法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两名民进党立委提出的《民法》修正案,向同性婚姻合法化迈进一步。

返回页首

 
日本
执政党自由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中赢得国会两院三分之二的席位后,修宪进程的步伐加快。各方担心修改宪法可能会削弱对于人权的保障。在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及双性人普遍面临歧视的情况下,日本一些市政府及大公司采取了措施,承认同性结合。此外,该国继续处决死囚。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