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5, 2018加纳死刑1065Views

从死囚到自由人:一个关于希望和坚韧的故事

January 15, 2018

2000年,加纳的塞法斯•科姆拉•德萨(Cephas Komla Dzah)因1995年在该国首都阿克拉谋杀一名尼日利亚公民而被定罪,并被判处绞刑。2015年,当时77岁的塞法斯被时任总统赦免。他被捕以来一直坚称自己无辜。国际特赦组织死刑工作团队的萨布里纳•图奇(Sabrina Tucci)在阿克拉与塞法斯谈到他身为死囚的经历。

加纳 死刑
塞法斯•科姆拉•德萨

如果你回想自己被捕的那一刻,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当时我正要去农场,一辆货车开过来停下,里面有3名警察。他们拘捕了我,说我杀了人。我只是在走路,带着我的砍刀去农地上工作,那时我是一个农夫。我被他们带到伏尔塔(Volta)地区的何欧(Ho)警察局,在那里的监狱里花了5年时间等待审判。之后,我在恩萨瓦姆(Nsawam)监狱当了13年死囚。因为一件我一无所知的事,一项不是我犯下的罪行,我在监狱总共被关了18年。

审判期间发生了什么?

在审判期间,我没有律师,他们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就审理我的案子。他们只是说我犯了罪。那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当我被判死刑时无法上诉,因为我没有钱支付律师的费用。

当你被判处死刑时,脑里在想什么
我感到迷惘,但我知道上帝是仁慈的,他会放我走。我知道自己没有犯罪。

你如何在狱中过日子?

我曾经给人们提供生活建议,因为监狱不是一个好地方,那不是一个为人打造的地方。在那里,我曾经写过关于生活的事,自己对生活的想法,关于我所经历的事情,我写了这一切。这些文章现在放在我家里。在监狱里,我也学会制作海绵和笔盒……监狱不是人呆的地方,从来不是,如果你去那里很可能就出不来了,很可能你会死。

你重获自由的第一周感觉如何?自那以后你怎么让自己适应?
哦,我很高兴。在家里太好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亲近的人害怕我会死在狱中,所以那天充满欢乐。在我获释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去教堂感恩。我的家人在等我,那里的人知道我的到来,他们准备好了。我感到受欢迎,我在教堂里跳舞。你看,当我回来的时候,大多数我所认识的老人家已经不在了,所以我担起了村里长者的责任,人们非常尊重我,征询我的建议。我很难来这里见你,因为社区里的人担心会有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放声大笑),他们会再次失去我。

你如何看待死刑?
哦,死刑不好,应该被废除。你看,作为一个人,如果你犯了罪,上帝会宽恕你。如果上帝能宽恕人,为什么人们不能相互宽恕对方?为什么?我知道上帝与我同在,永远同在。政府应当废除死刑,并以其他形式的惩罚代替……请继续争取使我的人民获释。愿主保佑你。

加纳的死刑

截至今年6月,加纳共有148名死刑犯,全部人均因谋杀罪被判死刑。虽然上一次处决发生在1993年,但法院仍继续判处人们死刑,让他们成为死囚遭受折磨。国际特赦组织对加纳死囚所处的恶劣监狱条件,以及定罪审判的公正性表示严重关切。在2017年名为《遭到监禁和遗忘》的报告中,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加纳当局对所有死囚的死刑减刑,并针对所有罪行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