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1, 2018企业责任1844Views

发达国家不能再装作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August 21, 2018

文/ 奇亚拉·利果里(Chiara Liguori) 国际特赦组织环境与人权政策顾问

在北半球发生了数以百计因酷热天气造成的死亡事件后,气候变化才终于成为了世界各地的新闻头条。在日本,热浪导致至少80人死亡,数以千计的人入院治疗,与此同时,加拿大炎热的气温估计令90人丧生。干旱和酷热引致的山火亦造成了人命损失,仅在希腊就导致了91人死亡。在雅典附近的沿海城镇拍摄到的影像令人深感震惊,烧焦的汽车在路上一字排开,司机弃车逃到海里。

这并非首次有人因气候变化而死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孟加拉国,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人因洪水丧生,而随着海平面上升以及喜马拉雅冰川融化,洪水出现的次数会变得越来越频密。气候变化加剧了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旱情,人们常常因为饥荒、营养不良及水传播疾病死去。

奇亚拉·利果里
长期以来,发达国家并未考虑过气候变化对更炎热及更贫穷的国家造成的影响。

然而,若你在网上搜索“气候变化、死亡、非洲”,排在最前面的搜索结果是有关猴面包树枯死的文章。长期以来,发达国家的领袖并未考虑过气候变化对那些更炎热及更贫穷的国家的人民造成的影响,而这是值得它们采取行动的问题。

眼下急需将人民和人权置于气候变化对话的核心。对国际特赦组织和其他人权组织而言,这意味着推动对未就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政府进行问责,就如我们对其他人权侵犯行为所采取的行动一样。

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详述了政府在气候变化方面的责任,该协议旨在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两度以下。然而,政府亦负有人权义务,这意味着未能竭尽所能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帮助受影响者适应气候变化的政府违反了国际人权法。

比如说,尽管总统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美国政府依然负有国际义务,保护那些受到气候变化威胁的人权,例如生命权、享有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利、食物权、健康权及住房权。为了履行这些义务,政府至少需要停止开采、生产和出口矿物燃料,逐步停止对这些燃料提供政府补贴并投资可再生能源。

保护人权和保护地球是同一场抗战的两个组成部分。气候变化会加剧现有的不平等问题,那些已是最边缘化的人受资源不断减少的影响最深。例如,由于性别不平等和权力不平衡的关系,占自雇小农大部分的农村妇女受干旱、洪水及农作物歉收等气候巨变的影响最大。越来越多人在家园变得不适宜居住时被迫离家,使得他们面临迁徙带来的所有风险。近年来,许多发达国家对难民紧闭国门,我们无法指望同样的领导人在气候变化导致迁徙人口增加时妥善或人道地行事。

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也将加剧,气候变化或令20世纪在人权方面取得的诸多成就化为乌有。孟加拉国、海地及菲律宾等曾经是殖民地的国家预计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一些地区。这些国家贫困,部分是源于多年的殖民统治,尽管相较于全球北方那些富裕国家而言,它们在造成这些灾难方面的作用小得多,但却更加难以应对和适应气候灾难。倘若这些前殖民地的大多数地区变得不适宜居住,在上个世纪有莫大意义的争取独立抗争也将变得对其意义甚微。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升的海平面和沙漠化不仅可能使居住地不复存在,还有可能令历史磨灭。

政府冒着以上种种风险,保护企业的利益并回避作出适度数额的投资,其实只要付出约占全球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便可大幅降低碳排放、避免灾难性的损失及由此带来的巨大成本。综上所述,政府所做出的履行《巴黎协定》的承诺仍会导致全球气温上升3至4摄氏度。

多年来,国际特赦组织一直致力于与受企业造成的环境灾难影响的社区并肩协作,诸如在博帕尔(Bhopal)毒气泄漏事件和尼日尔三角洲(Niger Delta)的石油泄漏事件。这些事件通常影响的都是贫困或农村社区,长期以来,不计后果的企业和满不在乎的政府都秉持着“眼不见,心不烦”的理念行事,但灾难性的酷暑使得世界各国政府明白到气候变化及环境恶化将会影响每一个人,包括它们的选民。现在,气候变化令人类付出的致命代价就在这些心存怀疑、无动于衷的全球领导人眼前,我们会否最终到达这一问题的临界点?

本文的英文原文发表于trus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