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艳芳:在这一个人的圣诞,我会继续坚守

December 15, 2017

曾经,汪艳芳只期待过平常的家庭生活,但当局的打压让这小小的希望不复存在。从不理解丈夫的理念,到勇敢地为他发声呼吁,这十多年里,她经历了彻底的转变。

汪艳芳的丈夫唐荆陵律师倡导公民不合作运动,希望以非暴力的方式为中国带来民主、自由。他因此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在狱中度过了三年多。家属上次探望是在11月。之前,唐荆陵曾因中耳炎住院半个月。以前在关押中也检查出胃炎、便血的问题。他在关押中的状况令人担心,因为监狱里面伙食、条件很差。

今年的圣诞节,是两人在分离中度过的第四个圣诞。对同是基督徒的汪艳芳来说,圣诞节意味着希望,她说她不会放弃为先生的自由呼吁:

唐荆陵与汪艳芳的夫妻合照。
唐荆陵与汪艳芳的夫妻合照。(由受访者提供。)

我怎样逐渐理解他的理念

唐荆陵原来在一家很大,案源很好的律师所工作,本来经济事业前景很好。1999年他因写了一篇中国民主化的文章,被迫转律师所。2005年,本来收入已经很好,但他去代理太石村选举案,因此失去律师执照,失去了工作。

最初,我和很多妻子一样,希望家庭稳定,但是他所从事的工作带来了很多的打压。先生被辞掉工作后,靠我一个人的工作维持家庭生活。2006年,唐荆陵发起了不合作运动,受到的打压越来越严重。2008年快六四时,囯宝找到我单位,导致我也失去了工作。我当时的压力非常大,两个人失去了工作,在大城市如何生存?到2011年“茉莉花事件”期间他被关押,连我也被关押了4、5个月。

一开始我对他推行的理念不理解,他没有对我谈起他的工作和理想,他只是想为家庭和妻子创造一个平常家庭的生活方式。但是,随着他工作的不断开展、推进,我们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多,包括失去工作和被关押。

在网络兴起的时候,他在网络上花了大量的时间。为了消除别人对在网络上发言的恐惧,他在网上采用了自己的真实名字。2004、05年我们走在大街上,有些邻居会知道我们是谁,会觉得我们很另类,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不好意思。

一直到2011年他被关押后,我渐渐地去关注我先生的事情,才终于开始理解他。因为那时候,我跟先生会经常去教会,会去听一些歌,家里也有查经班。他作为家庭教会的同工,也会去做探访的事工。我也加入了家庭教会的唱诗班。他很多行为也影响到我,例如他对我和对家庭的关心。2011年我们一起承受这个压力的时候,我才进一步地理解了我先生的理想。不过理想也伴随着很多痛苦,我们所受到压力越来越多。

释放唐荆陵
汪艳芳(右一)在香港声援唐荆陵。(受访者推特图片。)

我希望行动能改善他被关押的状况

当一个国家或者政权决定去针对一个家庭、或一个个人的时候,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我感到自己力量的微弱,没有办法和它抗衡。因为它太多资源,而我们的资源特别少,尤其是经济来源给断掉之后。

2014年他被关押的时候,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呼吁,尽快改变他被关押的状态。即使不能尽早把他释放出来,至少能够改善监狱里面的状况。因为他被关押时,他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非常大的伤害。2011年我被关在外面的时候,我对精神上所遭受的伤害是深有体会的,何况是被关在监狱里。

释放唐荆陵
汪艳芳(右一)在美国国会前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唐荆陵。(受访者推特图片。)

教会也被逼疏远我们

我先生尽量不想让自己太高调,他只想通过实际行动,通过推行自己的理念,改变中国的一些状况。作为基督徒,一旦有信仰,在精神方面会有支柱,自己的信念也会坚定。如果没有信仰、目标,和信念做支持,当局的打压确实会对他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

当局对基督教义的歪曲,对基督教的防范,让教会也受到压力。姐妹不能查经、聚会,我们有很多朋友去教会,都受到影响,不能参加教会活动。

家庭教会在大陆打压原本严重,参加礼拜的时候,我感觉到压力特别大。由于唐荆陵政治观点明确,家庭教会更加受到压力。后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们无形地被疏远。唐荆陵拿圣经话语跟教会解释,教会才让我们两人进去。但经过2011年“茉莉花事件”我们两人被关,广州所有家庭教会都不再敢接收我们。

我先生被关押后,当局不给他圣经,不给他精神上的支持。虽然在信仰方面失去了一些依靠,但我先生对基督教的信仰已经渗入到他的生命中,渗入到他的生活里。

汪艳芳
希望遭受苦难的家属,能够继续坚持。也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支持,改善在押人士的状况。

圣诞节给人希望

一大批一大批的人被关了进去,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人渐渐地被遗忘。现在的情况不乐观,家属时常要去呼吁,但很多时候就像丢到水里的石头,看不到很大的进步。

圣诞节会给人希望。耶稣基督降临,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盼望、喜乐。这个节日,也会让我自己有更多的依靠,看到更多的盼望。对我先生来说,他的信仰更深入,他会为更多的人祷告。他也希望我通过祷告,与更多人去分享。

我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坚守。亲人、朋友、在押的良心犯能够团结起来。希望遭受苦难的家属,能够继续坚持。也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支持,改善在押人士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