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尽管分离令人痛苦,我们却须坚守希望”

April 21, 2017

本文中的四位母亲,她们的儿子在被拘捕时尚未成年,遭受了他们所称的严刑逼供,并在不公正的审判后被判死刑。每一天,她们都祈祷着儿子能够获得自由。她们将在此与大家分享她们作为母亲的感受及期盼。

法蒂玛·阿兹维(Fatima al-Azwi )

阿布杜拉·扎赫尔(Abdullah al-Zaher)的母亲

saudi-arabia-death-penalty
Abdullah al-Zaher © Private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觉得自己仿佛正渐渐窒息。母亲节来临,我的儿子却离我如此遥远,这令我心碎。对于其他所有经历着这种痛苦与折磨的女性,我只能说:要坚强,并保持耐心。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祈祷。

我记得所有与阿布杜拉共度的欢乐时光。我们本是一个美好而幸福的家庭。但自从他被监禁后,一切都变了。我的生活黯淡无光,满是忧伤。我已经忘记了快乐的感觉。我渴望阿布杜拉重回我的身旁。我是如此的思念他,忧伤令我的心不堪重负。

于我而言,母亲节和任何其他日子无异。每一天,我都希望阿布杜拉重获自由,希望所有像他一样被囚的孩子重获自由。

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我恳请你们呼吁当局释放我的儿子,以及其他所有不公入狱的儿女。我只要求怜悯。

阿米娜·莎法尔(Amina Al Safar)

达乌德·马洪恩的母亲(Dawood al-Marhoon)

saudi-arabia-death-penalty
Dawood al-Marhoon © Private

成为母亲是上帝赐予的美好礼物,但与自己儿子分离的感受却让人难以承受,这和他的年龄大小无关。在我心中,达乌德最为珍贵,比他的兄弟们都要珍贵,因为他离我如此遥远,无法亲身体会我对他的爱。

只有母亲才会明白,孩子从自己的身边被带走意味着什么。对于和我一样的女性,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令她们得到宽慰。但我们不能失去希望,不能慌张,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上帝会保护他们,尽管分离令人痛苦,我们却须坚守希望。

我从不需要庆祝母亲节 —— 与我的孩子共度的每一天都意味着爱与欢乐。但如今,我却连今天这样的日子都难以承受,我无法承受更多没有他在身旁的日子。如果没有自己孩子的爱与关怀,今天又有何意义呢?而当与他们相距如此遥远时,这又怎能实现呢?

作为一名信徒,我只能祈求儿子重回身旁。

娜斯拉·艾哈迈德(Nassra al-Ahmed)

阿里·尼姆的母亲(Ali al-Nimr)

saudi-arabia-death-penalty
Ali al-Nimr © Private

每个清晨,我怀着阿里今日便会归来的痛苦希望醒来。

或许,我将听见门铃响起,见到他站在门前。

母亲节这天的太阳升起时,阿里不在我身旁,今天日落时,阿里也不会回来。我思念他,也担心他。

他一直在我脑海中,每件事都让我想起他。这曾是他喜欢的歌,这曾是他喜欢的餐盘。他曾更喜欢这个,而不是那个。我听见他的声音说着:“妈妈,母亲节快乐!”我真想哭。

我活着的唯一希望便是见到阿里重获自由 ——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已离开我们5年之久,身处冰冷无情的监狱,没有爱,也没有怜悯。

但我们坚守信念,以及对仁慈上帝的信仰。我们祈祷,阿里会很快获释,与我们团聚。我等待着云开日出的那一天,明媚的阳光会重返我们的生活,那样的温暖将使所有痛苦消融。

阿里拥有自由的权利,我们所有人亦是。

阿玛尔·穆斯塔法(Amal al-Mustafa)

阿布杜卡里·哈瓦伊的母亲(Abdulkareem al-Hawaj)

saudi-arabia-death-penalty
Abdulkareem al-Hawaj © Private

没有阿布杜卡里,我如何能够母亲节快乐?

我如此想念他。我体内的每一根骨头都在盼望能够拥抱他,亲吻他,告诉他我有多爱他。

我为阿布杜卡里的获释而祈祷。我祈祷,对于所有这些不公的控罪,他很快会被无罪释放。我请求你们,本文的所有读者,理解我的感受:你们能够想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不公地囚禁狱中,而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吗?这种感觉十分无助,但我只能耐心等待,相信他有一天终会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尔曼(Salman)撤销针对阿布杜拉·扎赫尔(Abdullah al-Zaher)、达乌德·马洪恩(Dawood al-Marhoon)、阿里·尼姆(Ali al-Nimr)以及阿布杜卡里·哈瓦伊(Abdulkareem al-Hawaj)的判决。他们四人还是未成年人时便因参与抗议活动被拘捕,目前面临死刑处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