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8朝鲜3594Views

2017/18年朝鲜人权报告

February 22, 2018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国家元首:金正恩
政府首长:朴凤柱

虽然政府采取一些积极步骤与国际人权机制接触,但当地情况并未显示真正的进展。多达12万人仍被任意拘押在政治集中营中,监禁条件远未达到国际标准。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权利仍遭严厉限制。派往国外的工人工作条件恶劣。

背景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在9月3日进行了核试验,这是其历史上的第6次,还在全年进行了大量的中远程导弹试验。军事挑衅导致联合国对该国实施了前所未有的严厉制裁。朝鲜与美国两国政府之间在军事和政治上相互威胁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媒体报道一个核试验场附近发生山体滑坡之后,对核试验安全风险的忧虑随之增加,而之前居住在试验场附近的人则显示出可能曾接触辐射的迹象。2月13日,两名女子据称在马来西亚用化学制剂杀死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事件令人怀疑朝鲜国家特工可能有份参与。

任意拘捕和羁押

该国继续发生有系统和广泛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多达12万人仍被关押在4所人所共知的政治集中营中,并遭受强迫劳动及酷刑和其他虐待。其中一些侵害行为构成危害人类罪;这一年来,当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确保对肇事者追究责任。许多住在集中营中的人并未因为犯下任何国际公认的刑事犯罪而被定罪;而是因为与被认为威胁国家的人有关,或因“株连之罪”而遭任意拘押。

此外,继续有外国人被捕并遭长期拘押。同样在外国出资的平壤科技大学任职的美国公民托尼·金(Tony Kim)与金学松(Kim Hak-song)分别于4月22日和5月6日因“对国家的敌对行为”被捕。一名美国外交官在6月获准与他们见面。朝鲜当局称正在调查他们据称犯下的罪行,法院尚未进行判决和判刑。在年底时,这两名男子仍被拘押。

2016年因窃取一张宣传海报而入狱的美国公民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于6月19日死亡,6天前,他才在昏迷中被送回美国。朝鲜当局未充分解释他健康状况不佳的原因。9月27日,一份在他家乡所在的俄亥俄州公布的验尸官报告表示,没有证据指出他曾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但也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

在2015年被判处终身劳役监禁的加拿大牧师林铉洙(Lim Hyeon-soo)在8月9日因“人道理由”获释,在被关押的两年多时间里,他无法得到适当治疗。

工人权利 —— 移徙工作者

当局继续派遣工人到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外派工作人员数目难以估计,但据信正在下降,因为中国、科威特、波兰、卡塔尔和斯里兰卡等国停止对朝鲜人更新或发放更多工作签证,以遵守联合国对朝鲜在国外经济活动的新制裁措施。朝鲜的国家财政收入部分来源于这些工人,这些工人没有直接从雇主那里得到工资,而是从政府那里收到扣除大笔款项后余下的工资。朝鲜当局严格管控工人的通讯和行动,让他们无法在接收国得到关于劳工权利的信息。

留在接收国的工人仍然工作时间过长,在职业健康和安全方面易遭侵害。媒体报道了朝鲜人在俄罗斯工作时死亡的事件,至少有两万名朝鲜人在俄罗斯工作。5月,两名建筑工人诉说出现呼吸问题后,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死亡;据信死因是急性心力衰竭。2016年11月,1名工人在圣彼得堡世界杯体育场项目工地死于心力衰竭,该项目的分包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许多工人由于长时间连续工作数月而没有休息日,因此严重疲劳。

行动自由

这一年里有1,127名朝鲜人离开朝鲜,到韩国(大韩民国)定居,这是2002年以来的最低数字,中朝两国加强边界保安可能是造成上述变化的一个原因。一些朝鲜妇女成功通过贩运人口者离境,结果却发现自己到中国后受到人身和性虐待,并承受剥削性的工作条件。

此外,这一年有更多朝鲜人在中国被拘押,或者被强行送回朝鲜,这些人在回国后面临强迫劳动、酷刑和其他虐待的风险。 媒体也报道,朝鲜政府积极要求中国遣返那些涉嫌未经事先批准而离开朝鲜的人。

联合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等一些消息来源称,一些已离开该国的朝鲜人在抵达韩国后返回或表示希望返回朝鲜。一些回国者出现在国家媒体上,作证讲述他们在朝鲜境外遇到的困难。由于大家不清楚这些人通过什么方式重返朝鲜,他们的出现引起人们猜测他们是自愿还是被绑架回国,以及他们是否被朝鲜当局说服来讲述虚构的证词。

言论自由

政府继续严格限制朝鲜人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信息交流。所有电信、邮政和广播服务都是国有,该国也没有独立的报纸、其他媒体或公民社会组织。除少数被挑选的统治精英外,民众无法上网和使用国际手机服务。

尽管有遭拘捕和拘押的危险,邻近中国边界的人仍利用走私手机连接中国移动网络,以联系国外的人。有媒体报道说,当局进一步加强在中国网络上追踪手机活动的力度,并通过在边境地区安装新型雷达探测器来干扰信号。

国际监督

在朝鲜于2016年12月批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之后,残疾人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在5月3至8日正式访问了朝鲜,这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指定的独立专家首次访问该国。

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和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在2017年审议了朝鲜的人权记录。朝鲜分别在相隔14年和9年后向这些委员会提交了报告,并在会议上回答问题。儿童权利委员会在审议时特别提到朝鲜儿童无法与在不同国家居住的父母和家人定期沟通的问题。 他们还注意到该国现行的《保护儿童权利法》(Act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并未涵盖16和17岁的儿童,而且有些儿童需要从事大量繁重的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