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大规模”性暴力令成千上万处在激烈冲突中的人身陷精神痛苦


在持续不断的冲突中,成千上万名南苏丹妇女、女童及一些男性遭受种族问题引发的性侵害,受害者正承受精神痛苦及污名,但却呼救无门,国际特赦组织在今日发布的新报告中揭示。

名为《“打破沉默”:南苏丹性暴力幸存者要求正义与补偿》的报告揭示,自2013年12月战斗爆发以来,该国成千上万人遭受了严重的性暴力。报告是国际特赦组织与10名南苏丹人权捍卫者共同研究的成果,然而由于担心受到南苏丹政府的报复,这10人的姓名已被隐去。

施暴者来自冲突双方,即丁卡(Dinka)族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的政府军与努尔(Nuer)族里克·马查尔(Riek Machar)的反对派武装力量,另外还有双方各自的盟友武装组织。

国际特赦组织东非、非洲之角及大湖区主任穆索妮·瓦亚奇(Muthoni Wanyeki)表示:“这是一场有预谋实施的大规模性暴力,妇女遭到轮奸,被人以棍棒实施性侵犯和用刀残害。”

“这些行径不可原谅,令受害者承受体弱之苦,留下影响一生的后果,包括身体伤害与精神困扰。许多幸存者亦被她们的丈夫及夫家嫌弃,并在社区内被污名化。”

国际特赦组织的研究员采访了168名性暴力幸存者,当中包括16名男性,这些受访者来自南苏丹中赤道(Central Equatoria)、琼莱(Jonglei)、上尼罗(Upper Nile)及团结(Unity)4个州的城镇和村庄,以及乌干达北部的3个难民安置点。

在一些个案中,施暴者在强奸妇女后便将她们杀害。在其中一起事件中,因该名妇女试图反抗,施暴者在强奸她后用刀割下了她的阴道,这名妇女最终于4日后因伤去世。

作为平民,男性亦遭到袭击,有些人遭到强奸,另一些则被阉割或被人用针刺入睾丸。在其中一起尤其令人震惊的案件中,4名政府军士兵将草塞入一名青年男子的肛门,将草点燃后看着他被活活烧死。

幸存者盖特鲁瓦克(Gatluok)在政府军士兵于2015年5月突袭其位于团结州的村庄时未能与其他人一起逃离,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

“由于我失明,没法和年轻人一起跑,所以被抓了。他们让我选择是要被强奸还是被杀死,我说我不想死,于是他们决定强奸我。”

穆索妮·瓦亚奇指出:“部分袭击看上去是为了有预谋地恐吓、贬低并羞辱受害者,而在有些情况中,袭击是为了让敌对政治团体的人无法生育。”

无尽的痛苦

其中一名与国际特赦组织交谈的女性受访者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其他人则罹患瘘管及大便失禁,此外,还有一些男性患上了阳痿。

不少受害者表示受到噩梦、失忆、注意力不集中的困扰,并曾想过报复或自杀,这些均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常见症状。

19岁的女子乔库多(Jokudu)于2016年12月在耶伊(Yei)附近惨遭5名政府军士兵强暴,至今无法控制小便且常常流血。

24岁的妮亚贝克(Nyabake)于2016年7月在朱巴(Juba)的一个检查站遭到政府军士兵轮奸。据她所说,因为做噩梦的关系她夜里最多只能睡3个小时。她说自己总觉得那些士兵又回来了。

2016年8月,苏克吉(Sukeji)在卡约卡吉(Kajo Keji)被3名政府军士兵当着自己两个孩子的面轮奸。她说: “我不想记起这件事,但它却不时浮现在我脑海中,我忍不住哭泣。有时我会想,我的孩子们是否也记得这件事。当他们长大了,会怎样想自己的母亲呢?

妮亚盖(Nyagai)于2016年7月在朱巴遭到政府军士兵轮奸,在那之后便放弃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她说自己从此便不去教堂,也不再祈祷了。她说:“在我被强暴的那天,撒旦穿过了我的身体。

2016年7月,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反对派(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 – In Opposition,简称SPLM-IO)的战斗人员在朱丹当着雅各布(Jacob)的面强奸了他的妻子阿鲁尔(Aluel),雅各布表示曾想过自杀。

穆索妮·瓦亚奇指出:“南苏丹政府必须郑重采取措施,以停止性暴力的蔓延,政府首先应明确表示对这一行径的零容忍,立即下令对已经发生的袭击展开独立有效的调查,并确保应负责任之人接受公正审判。”

“政府亦应阻止性暴力行为的发生,包括将嫌疑人从军队免职,直至其受到的指控被独立调查核实或驳回为止。政府必须为受害者伸张正义,向他们提供医疗照护及补偿。”

“反对派部队亦必须在己方遏止性暴力的发生,设立有效机制监控其战斗人员的行为,并在依照国际法对其成员所展开的全部调查及起诉过程中予以合作。”

出于政治与种族原因的袭击

不少受害者因为自己的种族而被袭击,而种族问题亦愈发地与对政府或反对派的政治忠诚混为一谈。

在国际特赦组织所记录的大多数案例中,是丁卡族男性袭击努尔族女性,又或是努尔族男性袭击丁卡族女性。但也有一些个案,诸如在团结州,亲政府的努尔族男性强奸了其视为亲反对派的努尔族女性。在其他一些个案中,政府军袭击了来自非努尔族社区的女性。

36岁的妮亚查哈(Nyachah)在首都朱巴被7名政府军士兵强奸,她说道:“他们[政府军士兵]说我应该责怪上帝把我造为努尔人”。对她施暴的人身着总统卫队(Presidential Guard)制服并操丁卡族语。

在2013年12月被5名政府军士兵强奸的妮亚鲁特(Nyaluit)说道:“他们因为我是努尔人所以强奸我……他们在谈论于博尔(Bor)发生的事,也即丁卡族妇女和女童被里克·马查尔的努尔族组织的人强奸并杀害。

丁卡族男子詹姆士(James)被迫眼睁睁地看着9名努尔族反对派战士破门而入,轮奸然后杀害他的妻子阿查玛(Acham)。施暴者对他说:“难道你不知道丁卡族和努尔族正在开战,而且许多努尔人在朱巴被丁卡人杀害了吗?

出于保护隐私及安全的理由,所有受害者均使用化名。

公开文件

****************************************

欲了解更多信息或安排采访,请拨打国际特赦组织内罗毕新闻办公室电话+254 788 343897 +254 20 428 3020,或电邮seif.magango@amnest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