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 2019中国歧视2911Views

中国:跨性别者冒着生命危险自行做高风险手术

May 10, 2019

在中国,因几乎不可能享有所亟需的医疗卫生服务, 跨性别 者自行做高风险的手术,并在黑市购买不安全的激素药物。

新报告《我需要家长同意才能做我自己 —— 中国跨性别者寻求性别确认医疗程序时遇到的障碍》揭示出,由于普遍遭受歧视与污名化,再加上严苛的资格限制及信息缺乏,跨性别者要寻求不受管制且不安全的性别确认医疗程序。

卢利安
歧视性的法律和政策令许多人认为自己别无选择,只得冒着生命危险自行进行高风险的手术,并在黑市寻取不安全的激素药物。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卢利安(Doriane Lau)表示:“中国政府有负于跨性别者,歧视性的法律和政策令许多人认为自己别无选择,只得冒着生命危险自行进行高风险的手术,并在黑市寻取不安全的激素药物。”

“当局及医学界必须停止将跨性别者视为精神病人。当局需要改变对寻求进行性别确认手术的人施加的严苛要求,以及缺乏卫生相关信息的现象,以便人们能够寻求所需之医疗卫生服务。”

在中国,跨性别社群基本上是被忽视的一群,在家中、学校、工作场所及医疗卫生系统中受到的歧视根深蒂固。尽管遇到种种挑战,15名在中国各地的跨性别者仍愿意与国际特赦组织分享TA们的经历,

当中许多人谈及了自身性别与性别特征不一致所带来的精神痛苦。

姿佳:“我渴望改变我的身体。我对自己的男性性征感到反感。药物带来的改变是渐进式的,但我马上就感觉好多了。我终于可以开始做自己。” © Private

21岁的跨性别女性姿佳*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她为何开始激素疗法:“我渴望改变我的身体。我对自己的男性性征感到反感。药物带来的改变是渐进式的,但我马上就感觉好多了。我终于可以开始做自己。”

然而,国际特赦组织在访谈中发现,跨性别者严重缺乏在公共卫生系统中寻求性别确认医疗程序的知识。这一问题再加上严苛及歧视性的资格要求,意味着跨性别者往往无法在寻求所需的医疗卫生服务时得到支持。

在中国,跨性别者被归类为罹患“精神障碍”,而且进行性别确认手术要求取得家属同意,这也是跨性别者在寻求安全的医疗程序方面的主要障碍。因为担心被排斥,不少跨性别者选择不告诉家人。

此外,要进行性别确认手术的人还要符合许多其他要求,例如未婚或无犯罪记录,这亦对寻求这一医疗程序的人造成了主要障碍。

自行动手术的危险

由于对医疗卫生系统深感失望,跨性别者采取了高风险的措施,就是尝试自行动手术。其中两人向国际特赦组织讲述了自己的痛苦经历,包括惠明,她在进入青春期后便迫切地想要让自己的男性性征与女性性别认同一致。

30岁的她读大学时开始自行用药,并通过网上黑市购买了激素药物,但在仅仅一个月后,她便因为极大的情绪波动和心理健康方面的严重影响而停药。

在医院进行性别确认医疗程序对她而言是不可能的选择,因为她担心家人会在她要求TA们同意时拒绝她。2016年,她孤注一掷地决定尝试自行动手术。

不安全的药物

鉴于医疗卫生系统的不足,那些急需让自己的身体符合其性别认同的跨性别者告诉国际特赦组织,TA们别无选择,只能通过不安全且具有风险的黑市获取激素药物。

这包括通过社交媒体聊天群、网店及海外代购购买药物,而这些药物的价格通常比合法市场的高出许多。在与国际特赦组织交谈的受访者中,没有一个人在开始服用这些药物时从医疗专业人员处获得了建议。

在缺乏法律法规及监管的情况下,这些在黑市购买到的药物极有可能不安全且为仿冒品。由于不了解所需的剂量、副作用或药物质量,许多受访者对国际特赦组织表示,TA们经历了不同程度的情绪波动,部分人甚至陷入抑郁,但却没有寻求医生意见或就医以缓解这些状况。

由于TA们想要缓解活在与自我认知不一致的身体里所带来的痛苦,因此已有了心理准备,要承担买到不安全药物的风险。

珊珊
让我最为焦虑的就是身为男性。有时,我太痛苦了,都想自杀。

 

生活在北京的21岁跨性别女性珊珊厌恶自己的男性性征。她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让我最为焦虑的就是身为男性。有时,我太痛苦了,都想自杀。”

无法承受这种焦虑的珊珊开始从黑市购买激素药物。

信息匮乏

接受国际特赦组织访问的跨性别者在最初开始服用激素时,没有从自己的医生那儿获得任何与性别确认医疗程序有关的建议或指导,而是通过朋友及在网上搜索信息了解到了医疗方案。TA们认为公共卫生系统中的医生无法给予自己支持。

专长于性别确认医疗程序的医疗卫生机构并不多,全中国仅有一家专长于一系列性别确认医疗程序的综合性医疗服务诊所。这个专长于性别确认医疗卫生服务的团队于2018年9月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成立,是中国首支为跨性别者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综合诊疗团队。

现行为医疗专业人员提供的有关性别确认医疗程序的指引并不恰当。这些指引以及信息匮乏的问题,意味着跨性别者在寻求所需的医疗卫生服务时面临巨大的障碍和挑战。

2019年3月,中国政府接受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建议,立法禁止针对性及性别少众的歧视。

 

2019年3月,中国政府接受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建议,立法禁止针对性及性别少众(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及双性人)的歧视。

卢利安表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消除跨性别者在寻求安全的性别确认医疗程序方面所面临的障碍,证明其非常重视解决性及性别少众被歧视的问题。”

*所有姓名皆为化名,以保护受访者的身份。

《我需要家长同意才能做我自己 —— 中国跨性别者寻求性别确认医疗程序时遇到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