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0, 2020亚洲年度报告646Views

2019年亚洲人权盘点:青年人无惧打压,继续带领抗争

January 30, 2020

国际特赦组织在今日发布2019年度亚洲区域人权报告,指出言论和集会自由在亚洲多处遭到打压,为对抗日趋严重的打压,在亚洲各地都出现了由年轻人领导的抗议浪潮。

名为《亚太地区人权状况:2019年回顾》的报告中详细分析了25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发展状况,同时描述新一代的活动人士如何对抗当局打压异议时的暴力镇压、社交媒体上的恶意攻击,以及广泛的政治审查。

轲霖
2019年的亚洲既是遭受打压的一年,也是人民反抗的一年。亚洲多国政府希望将基本自由连根拔起,但民众都反抗起来,而年青人往往在抗争的最前沿。

 

2019年亚洲各地区人权报告:中国、香港、台湾、日本、缅甸、韩国、越南、马来西亚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及东南亚地区主任轲霖(Nicholas Bequelin)说:“2019年的亚洲既是遭受打压的一年,也是人民反抗的一年。亚洲多国政府希望将基本自由连根拔起,但民众都反抗起来,而年青人往往在抗争的最前沿。”

“由香港学生领导群众运动对抗中国一再对香港人权的侵蚀;至印度学生就反穆斯林政策进行抗议;到泰国年青选民大规模投票给新的反对党;以至台湾支持同志平权的示威。不论在网上和街头,由年青人领导的抗议运动都是要挑战既定游戏规则。”

世界各地多处出现香港模式的反抗

中国和印度是亚洲两大强国。两国公然排斥人权,为整个亚洲的打压行为定下基调。在香港,受北京支持的引渡法修订建议赋权政府权力将疑犯移交中国大陆,引发当地多场前所未见的大型示威。

自6月起,香港人因警方的侵权行为而经常走上街头要求当局追究责任,包括针对警方恣意施放催泪弹、任意拘捕、对被拘人士的袭击和虐待等。这种对抗既有秩序的抗争在亚洲不同地方相继出现。

在印度,一项歧视穆斯林的新法引发多场和平示威,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和平上街游行;在印度尼西亚,人民走上街头抗议国会通过多项危及公众自由的新法;在阿富汗,示威者冒着生命危险,要求结束该国的长期冲突;在巴基斯坦,非暴力的保护普什图人运动(Pashtun Tahaffuz Movement)无视国家打压,动员抗议强迫失踪和法外处决的事件发生。

异议遭受打压

和平抗议者和异议人士多次遭当局报复。

在越南、老挝、柬埔寨和泰国,示威者都面临被捕或监禁;而多个东南亚国家的专制政府都采取严厉手段,压制反对者和钳制媒体。

在印度尼西亚,数名人士因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压制抗议活动而被杀害。尽管如此,当地政府却没有采取任何举措,将施害者绳之以法,没有任何警察因而被捕,当局亦无确认任何疑犯的身份。

在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当局利用严苛的法律,尤其针对活动人士和记者,限制其言论自由和打压网上异议声音。

而在香港,警察使用鲁莽和无差别策略,包括对被拘人士施以酷刑,试图镇压和平示威。人们要求就警察的行为展开适当的调查,但当局并未满足有关要求。

国际特赦组织南亚地区主任比拉伊·帕特奈克(Biraj Patnaik)说:“各国政府试图扼杀任何形式的批评和打压言论自由,做法既冷酷无情,却是意料中事。那些敢于发声反抗专制政府的人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帕特奈克续说:“亚洲国家的政府对人民表示,要拥有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根本是幻想;贫富悬殊无法解决;全球暖化势不可挡;自然灾害也不能避免。而最重要的是,当局要让大家明白不会接受对以上表述的任何挑战。”

少数群体受不宽容的民族主义影响更深

在印度和中国,只要那些名义上的自治地区稍有一丝不从,都会触动当局动用国家所有资源对付,而少数群体随时被视为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在中国新疆自治区,多达100万名维吾尔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被强制关押在多个“去极端主义”的“教育转化中心”。

克什米尔是印度唯一一个以穆斯林占大多数的邦,当局撤销了其特别自治地位,更实施宵禁、切断其对外一切通信,以及拘押多名政治领袖。

斯里兰卡在“复活节星期日”爆炸事件发生后,反穆斯林暴力事件相继出现,而戈塔巴亚·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获选总统亦不利于当地的人权发展。另一自称为强人的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继续其四出杀人的“反毒战争”。

多国政府尝试为其打压行动开脱,将批评者妖魔化为“外国势力”的棋子,再通过精密的社交媒体行动加强压制。尽管出现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东盟(ASEAN)和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这两个区内的主要组织都没有向成员国追究责任。

国际刑事法院承担起对缅甸军队在2017年于若开邦对罗兴亚人犯下危害人类罪的调查责任,又彻查数以千计的人遭菲律宾警方杀害的指控,并就其未授权对阿富汗境内的战争罪行和危害人类罪进行调查的裁决相关的上诉进行审讯。

此外,澳大利亚的离岸拘押政策差强人意,令难民和寻求庇护人士在瑙鲁(Nauru)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Manus)等太平洋岛屿上受煎熬,以致他们的身心健康越变越差。

逆水行舟下的人权进步

对暴行发声的人往往被惩罚,但这些挺身而出的人都带来了改变。亚洲各地都有不少争取人权的成功例子。

在台湾,活动人士不懈的努力令同性婚姻合法;在斯里兰卡,律师和活动人士成功让当局停止恢复执行死刑。

文莱被迫暂停向通奸及发生男性同性性行为的人判处石刑的刑罚;而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首次就贪腐指控出庭。

巴基斯坦政府承诺将会解决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的问题;而马尔代夫最高法院亦首次任命两名女性担任法官。

在香港,抗议者的力量迫使政府撤回“引渡法修订”。可是,至目前为止,未有人为多个月针对示威者的侵权虐待行为负上责任,而抗争仍然继续。

轲霖表示:“在2019年遍布亚洲各国的抗议者虽流了血但没有被击倒,被打压了但没有被噤声。他们团结起来,向希望继续为巩固其权力而侵犯人权的政府发出反抗的信息。”

各国的抗议者虽流了血但没有被击倒,被打压了但没有被噤声。他们团结起来,发出反抗的信息。

 

2019年亚洲各地区人权报告:中国、香港、台湾、日本、缅甸、韩国、越南、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