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当局犯下危害人类罪,恫吓并逼走罗兴亚人


缅甸安全部队针对罗兴亚人发动的一系列杀害、强奸行动,已导致超过53万罗兴亚男女老幼于短短几星期内在恐慌中逃离若开邦北部,国际特赦组织对该危机进行了详尽分析,并于本周三公布了分析结果。

报告《“我的世界完了”:缅甸对罗兴亚人犯下危害人类罪》叙述了罗兴亚武装团体在8月25日对30个安全部队哨岗发动袭击后,缅甸安全部队如何在若开邦北部对整个罗兴亚族群毫不留情地开展有系统、有组织的暴力行动。

几十名历经最严重暴力的目击者一致表示包括缅甸军西指挥部第33轻步兵师在内的特别部队以及边境警察牵涉其中。

国际特赦组织危机应对主任蒂拉纳·哈桑
揭露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是在通往公义的漫长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在这项精心策划的行动中,缅甸安全部队冷酷无情地对若开邦北部整个罗兴亚族群展开报复,明显意在赶罗兴亚人出缅甸。这些暴行令区内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持续恶化,”国际特赦组织危机应对主任蒂拉纳·哈桑(Tirana Hassan)说。

“揭露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是在通往公义的漫长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那些对此负责的人必须被追究责任;缅甸军方不能只是公布内部进行另一次伪调查,就可以简单地隐瞒严重侵犯行为。缅甸军总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大将必须即时采取行动,杜绝他的部队干犯这些暴行。”

危害人类罪

目击者的陈述、卫星图像和数据,以及国际特赦组织所搜集到的证据皆得出同一结论,就是数以十万计的罗兴亚男女老幼成为广泛有系统袭击的受害者,这些袭击可构成危害人类罪。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列举了11种行径,若发生此等袭击时于知情的情况下干犯这11种行为即构成危害人类罪。国际特赦组织在现行的暴力浪潮席卷若开邦北部期间记录到至少6种上述的行为,包括杀戮、驱逐与迫使民众流离失所、酷刑、强奸与其他性暴力,以及其他不人道的行为,如拒绝提供粮食与其他救命物资等。

这项结论是基于120多名过去几星期逃到孟加拉的罗兴亚男女所提供的证词,以及30个与医疗工作者、救援人员、记者和孟加拉官员所做的访问。

国际特赦组织的专家通过分析卫星图像和数据,并核实在若开邦内拍摄到的图片和视频录像,证实多名目击者称缅甸安全部队犯下罪行的事情属实。国际特赦组织亦要求到访若开邦,实地调查当地发生的侵权行为,包括出自罗兴亚武装团体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之手的。国际特赦组织继续呼吁缅甸让联合国实况调查团及其他独立观察员不受阻碍地进入该国。

rohingya-refugee
一名罗兴亚难民夜间经水路逃离缅甸,于9月28日到达巴基斯坦。图为她回看这一旅程的终点。 © Andrew Stanbridg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谋杀与杀戮

在若开罗兴亚救世军于8月25日发动袭击的多个小时及多日后,缅甸安全部队不时连同当地治安团体的成员包围若开邦北部各地的罗兴亚人村庄。士兵和警察往往在罗兴亚男女老幼逃离家园时开火,至少数百人因而死亡或受重伤。

幸存者讲述自己跑到附近山丘与稻田躲起来,直至部队离开为止。老人家和残疾人士往往逃不了,在军队纵火烧自己的房子时被烧死。

这种模式在镇区貌夺(Maungdaw)、拉代当(Rathedaung)以及布迪当(Buthidaung)各地几十条村庄重复出现,然而,安全部队(其中以缅甸军尤甚)似乎对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发动袭击的地点附近的特定村落释出最致命的行动。

国际特赦组织在5条村落记录到涉及人命的事件,至少造成十多人丧生,包括在拉代当镇的3条村车卡里(Chein Kar Li)、桂丹告(Koe Tan Kauk)、恰宾(Chut Pyin),以及貌夺镇的两条村印地(Inn Din)和敏基(Min Gyi)。在恰宾和敏基这两条村,死亡人数特别高,至少几十名罗兴亚男女儿童被缅甸安全部队杀害。

国际特赦组织采访17名恰宾村残杀事件的幸存者,当中6人受枪伤,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至少一名家人,有些更失去多名亲人。他们口径一致,讲述缅甸军连同边境警察与当地治安团体成员包围恰宾村,向逃走的人开火,然后有计划地烧毁罗兴亚人的房子和建筑。

12岁的法蒂玛(Fatima)告诉国际特赦组织,看见村庄的其他地方冒出火时,自己正与父母、8个兄弟姐妹及祖母在家。她接着说,当全家人走出屋外之后,身穿制服的男子从后向他们开火。她看见自己的父亲和10岁大的妹妹中弹,之后自己的右后腿膝盖上方也被击中。

 

9月16日的卫星图片显示恰宾村被大火侵蚀的程度。 Image: © 2017 DigitalGlobe, Inc. Source: © 2017 Google
9月16日的卫星图片显示了恰宾村被大火侵蚀的程度。 Image: © 2017 DigitalGlobe, Inc. Source: © 2017 Google

“我跌倒了,但我的邻居拉着我并把我抱起,”她回忆说。在逃亡一星期后,她最终在孟加拉接受治疗,但母亲与哥哥则在恰宾村被杀。

国际特赦组织将法蒂玛伤口的照片给一名法医专家看,该专家之后表示伤口与枪伤吻合,“是从后方进入大腿的。” 孟加拉的医务人员表示他们治疗了不少伤口,这些伤口看来都是由后方枪击导致的,这与目击者提供的证词一致,亦即军队在罗兴亚人试图逃跑时开火。

在车卡里和桂丹告这两条接壤的村庄,国际特赦组织记录到缅甸军以同样的方式发动袭击。

77岁的索纳·米亚(Sona Mia)表示事发当日是8月27日,当时他正在桂丹告村的家中,缅甸军到来包围村庄并开火。他20岁的女儿雷娜·哈通(Rayna Khatun)身体残疾,以致无法说话或走路。其中一名儿子将她放上肩膀,然后全家人缓缓地走到村边的山上。但他们听到枪声越来越近,于是决定将雷娜留在一所荒废的罗兴亚人房子内。

“我们以为自己无法逃离,”索纳·米亚说。“我让她坐在那里,并说我们会回来……我们跑到山上后,看见雷娜所在的房子。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我们仍然能看到。士兵在烧(房子),最后我们看见那所房子也着火烧掉了。”

军队傍晚离开村庄后,索纳·米亚的儿子下山,在付之一炬的房子内发现雷娜·哈通的尸体。他们在房子庭院边的地方挖了一个坟墓,把她埋进去。

强奸及其他性暴力

国际特赦组织采访了7名罗兴亚幸存者,全部人都遭受缅甸安全部队实施的性暴力,当中4名妇女和一名15岁的女孩被强奸。这5人全被分批隔开,每个人各自和另外2至5名妇女或女孩待在一起,那些妇女或女孩也被强暴。强奸事件发生于国际特赦组织进行调查的两个村落,包括貌夺镇的敏基村以及布迪当镇的均波克村(Kyun Pauk)。

正如人权观察及《卫报》早前报道,缅甸军士兵在8月30日早上进入敏基村(当地称为土拉托里村),之后追捕下逃至河堤的罗兴亚村民,并将男性和年纪较大的男孩与女性和幼童分隔开。

士兵枪决几十名男子、年长的男童、一些妇女和幼童后,将其余妇女分批带到附近的房子,强奸她们,之后放火烧掉那些房子和村内其余有罗兴亚人的地方。

30岁的S.K.对国际特赦组织说,看到这些人被枪决后,她与不少妇女及幼童被带到一条水沟,接着被强迫站到水深及膝的地方:
“他们将女的分批带到不同的房子……我们当中5个(女的)被4名(穿军服的)士兵带走。我们的钱、家当都被他们取走了,更被他们用木棍殴打。我的孩子当时跟我在一起,也被他们打了。两岁的儿子沙菲(Shafi)被人用木棍重击,只是一下,他就死了……我有3个孩子被杀,除沙菲外,还有10岁的穆罕穆德·奥斯曼(Mohamed Osman)、5岁的穆罕穆德·萨迪克(Mohamed Saddiq)。屋内其余妇女的孩子(当时跟她们在一起)也被杀掉。”

“所有女的被脱光衣服……他们拿着粗粗的木棍,先打我们的头令我们变得软弱无力,然后再用木棍打我们(的阴道),接着强奸我们,一名士兵强暴一个(女的)。”

在强奸这些妇女与女孩后,士兵放火烧屋,令屋内不少的受害者死去。

有预谋有组织地烧村

10月3日,联合国业务卫星应用方案(UN Operational Satellite Applications Programme)报告自8月25日以来发现貌夺及布迪当两个镇有20.7平方公里的建筑受大火破坏,即使如此,该数字仍有可能低估了破坏及大火的总体规模,因为厚厚的云层影响了卫星能侦测到的事物。

国际特赦组织审议过遥感卫星系统提供的大火数据,结果显示若开邦北部自8月25日以来发生了至少156起大火,然而上述数字有可能也低估了实际情况。过去5年,在同一时期内没有侦测到任何火灾的发生,由于此段期间正是季风季节,因此更显示出大火是蓄意造成的。

大火发生前后拍摄到的卫星图像明显证实了目击者告诉国际特赦组织的说辞,就是缅甸安全部队只烧毁罗兴亚人所在的村落或地区。例如,印地和敏基两条村的卫星图像显示,大片土地上的建筑被大火夷为平地,但一旁与此并排的地区却丝毫无损。未受大火波及的地区具有显著的地貌特征,加上在那些村庄(其他少数族群社区也聚居在此)居住的罗兴亚居民所作的描述,在在显示只有罗兴亚人所在的地区被夷为平地。

不少罗兴亚人居住的村庄临近其他少数族群,国际特赦组织在当中至少十多条村庄注意到类似模式的出现。

蒂拉纳·哈桑
鉴于缅甸政府一直否认上述事件的发生,当局可能以为自己真的能在犯下如此大规模杀戮后逍遥法外。然而,现代科技加上缜密的人权研究推翻了缅甸政府的说辞。

“国际社会就罗兴亚人的遭遇表达了强烈抗议,现在必须更进一步,采取行动终止缅甸的暴力行径,因为逾半罗兴亚人口已被赶离缅甸。通过切断与军方的合作,实施武器禁运,以及对侵权行为负责的人实行定向制裁,我们向缅甸政府传达一个清晰的信息,就是军方在若开邦所犯下的危害人类罪绝不会被姑息。”

“国际社会必须确保种族清洗行动不会实现其非法、可耻的目的。要做到这一点,国际社会必须推动孟加拉为罗兴亚难民提供适足条件与安全庇护,且为该国提供支援,同时确保缅甸尊重罗兴亚人安全、自愿及有尊严地回国的人权,并坚决要求缅甸彻底终止一切有系统地歧视罗兴亚人的行为及其他引发当前危机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