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19伊朗表达自由472Views

百万伊朗女性面临残酷现实:拘捕、监禁、鞭刑、罚款只因不带头巾

November 12, 2019

想象自己是一名过着正常生活的女性,你搭地铁或巴士去上班或上学;与朋友交往。你也许能买得起手机,乐于在社交媒体上发自拍照。幸运的话,你或许可以不时在沙滩漫步,感受发丝间海洋的气息。

现在想象一下,你在跨出大门做以上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须停下来检查自己的头发是否被头巾好好地盖住了,同时也已经遮住了自己的胳膊和腿。

这或许看似极端,但不这么做的话可能会有严重后果。你知道,一旦走出家门,就会有陌生人评判你的身体和着装打扮。你要面对“道德检查站”,那儿的政府人员会判断你是否遵守了政府针对女性制定的严格着装规范。倘若“没能”通过检查,你有可能会被捕,甚至被施行酷刑,判处有期徒刑或鞭刑。

因此,每天当你离家前,都必须决定自己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今天,你是想要行使自己的自由,穿自己想穿的,还是谨慎行事,避免遭到拘捕、攻击,或被你上班或上学的地方拒绝入内?

恶劣处境非虚构故事

这也许听起来像是虚构的故事,但绝对真有其事。这也是数以百万计伊朗女性面临的现实,她们被政府严格管束着她们的身体。

根据该国的强制佩戴头巾法,女性被迫在违反自身意愿的情况下用头巾盖住头发,哪怕你只有7岁也如是。否则会被政府视作罪人。

在伊朗,全国的女性(四千万人)皆受到“道德”警察的监视。这些政府人员开着车在全城巡逻,并有权拦下妇女来检查她们的着装,仔细地查看她们露出了多少根头发、她们的裤子和外套的长度,以及她们妆容的浓淡。

妇女如被发现在公共场合没有佩戴头巾的话,可能会被拘捕、监禁、处以鞭刑或罚款,仅仅是由于女性行使选择自身着装权利这种“罪”所致。

即使用头巾盖住了头发,如果被发现留出了几缕发丝,或衣服被认为太鲜艳或紧身,她们仍有可能被视为没有遵守强制佩戴头巾的法律。我们听过无数故事,涉及“道德”警察因为妇女的着装而掌捆她们、用警棍殴打她们,把她们扔进警车里。

然而,想控制女性身体的不只是政府部门,伊朗侵权性、歧视性及有辱人格的强制佩戴头巾法不仅让政府人员,也让那些自认为有义务和权利执行伊斯兰共和国价值的暴徒和义务警察在公共场合骚扰和袭击女性。结果,女人每天都有可能被这些陌生人随机殴打和喷胡椒喷雾、被叫做“妓女”,并让她们把头巾拉低,以完全盖住自己的头发。

勇敢无畏的女权运动

近几年来,反对强制佩戴头巾法的运动在伊朗境内兴起,妇女和女童勇敢地以行动反抗。她们在公共场合默默地挥舞着绑在棍子一头的头巾,或是分享自己露出头发走在街头的视频,而在我们许多人看来,这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

via GIPHY

 

此外,男性也加入了运动的行列。自愿选择佩戴头巾的妇女亦加入其中,因为这个运动事关选择,亦即女性有权选择自己的着装,而不需担心受到骚扰、暴力、恐吓及监禁。

这个运动的参与人数之多和影响力之大让伊朗当局害怕,以致其对此掀起镇压行动。自2018年1月以来,当局已经拘捕了至少48名女权捍卫者,其中包括4名男性。部分被拘者遭到了酷刑,并在极度不公的审判后被判有期徒刑或鞭刑。

把拒绝佩戴头巾的妇女和女童当作罪人,属于极端的歧视。强制佩戴头巾的法律侵犯了一系列权利,包括平等权、隐私权,以及言论及信仰自由的权利。到头来,这些法律侮辱了妇女和女童,剥夺了她们的尊严和自我价值感。

被拘的女权捍卫者

six profile photo of iran activists
左上至右下:纳斯林·索托德(Nasrin Sotoudeh)、亚萨曼·阿莉亚尼(Yasaman Aryani)、雷扎·汉丹(Reza Khandan)、法哈德·梅萨米(Farhad Meysami)、莫妮蕾·阿拉沙希(Monireh Arabshahi)及莫伊根·克沙瓦兹(Mojgan Keshavarz)

其中一名勇敢站出来反对伊朗强制佩戴头巾法的女权捍卫者,是知名人权律师纳斯林·索托德。2019年3月,她经过两场极度不公的审判后,被判有期徒刑38年零6个月及鞭刑148下。她所受到的部分指控包括“煽动堕落及卖淫”,这源于她作为律师代理因反对强制佩戴头巾法而被捕的妇女的工作、其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理念,以及在狱中除去头巾的行为。因为这一判决,她必须服刑17年。

2019年4月,在纳斯林·索托德被判刑后不久,她的母亲亚萨曼·阿莉亚尼以及莫妮蕾·阿拉沙希和莫伊根·克沙瓦兹因为在国际妇女节当天发布了一条被大量转发的视频而遭到拘捕。在视频中,她们不戴头巾,在德黑兰的地铁中穿行,并给女性乘客送上鲜花。当亚萨曼·阿莉亚尼把鲜花递给一名戴着头巾的妇女时,有人听见莫妮蕾·阿拉沙希说:“终有一天,女性不再被迫苦苦挣扎,”她说希望有一天能和这名妇女并肩走在街上,“我不戴头巾,你戴着头巾。” 消息来源表示,因为这条视频,亚萨曼·阿莉亚尼和莫妮蕾·阿拉沙希受到了“传播反对制度的宣传”和“煽动堕落及卖淫”等指控。

维达·莫瓦赫迪(Vida Movahedi)因为自己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和平抗议行动被判入狱一年。她因为进行了一场单人抗议活动,而在2018年10月被捕,如今仍在狱中。当日,她在没有佩戴头巾的情况下,站在德黑兰革命广场中央的一个大型穹顶上挥舞彩色气球。2019年2月,伊朗最高领导人为纪念1979年革命40周年赦免了几个人,维达·莫瓦赫迪是其中之一,但监狱当局拒绝释放她。

2018年9月,纳斯林·索托德的丈夫雷扎·汉丹被捕,原因是在脸书(Facebook )上发表了有关伊朗人权侵犯问题的帖子,其中包括反对强制佩戴头巾法的妇女被起诉的消息。2019年1月,他和法哈德·梅萨米因为支持反对强制佩戴头巾的女权运动而被判入狱。二人均被指涉嫌“传播反对制度的宣传”及“组织并串谋犯下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而被定罪,并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加入我们的行动

在伊朗,女性的身体和生活受到的钳制并非仅限于她们的着装选择。但这是最为明显、也是广泛压制女性的行为中最为恶劣的一种,并助长了针对女性的暴力。

有鉴于此,国际特赦组织赞扬那些致力于废除伊朗强制佩戴头巾法的女性与男性的勇敢行动,并呼吁伊朗当局释放那些仍在狱中的女权捍卫者。

转发这一博文,与数以百万计仍在为自己的权利苦苦抗争的伊朗妇女及女童并肩作战。

伊朗:立即释放人权律师纳斯林·索托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