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3, 2017中国死刑1744Views

我的父亲成了体制的牺牲品

January 23, 2017

57岁的河南资深访民许有臣去年底被判死刑,再次引发了社会对访民维权与政府截访的关注。全国过百名访民代表发起了“反截访联署”,数天內已经有上千人参与。我们采访了许有臣的儿子许柯,请他谈谈他父母上访的原委、命案背后的故事,以及他对死刑的看法。

许有臣和妻子张小玉自九十年代末就为了家庭与当地政府的合同纠纷等原因,开始到北京上访。2014年7月,他们被政府人员从北京带回家乡河南焦作市。两人同意离开北京,但当他们抵达焦作火车站后,当地政府人员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将他们带到市公安局。民警要強行帶许有臣下车時,许有臣在争持期间刺伤的一名民警当晚死亡。许有臣及张小玉随后被以“故意杀人罪”逮捕,张小玉因证据不足获释,许有臣则被定罪并判处死刑。

我父母坚持上访,是因为对制度的信任

我父母上访, 最早是因为九十年代我外公和县政府承包煤矿。县政府在合同期内突然以安全设施条件不达标把煤矿封了,然后把煤矿承包给了另外一个人。外公和县政府打官司打赢了,地方法院要求县政府把煤矿归还给外公,但是县政府一直没有归还。这个案子一直拖了11年吧,我外公在地方上一直找领导,让县政府执行这个判决合同,但一直没有效果。我外公去世的时候,把这件事委托给了母亲,于是母亲就开始了上访。

第二件事是我父亲蒙受不白之冤。他当时在公交公司开车当司机,那是九十年代刚改革开放,公司鼓励大家承包车辆自主创业,我父亲承包了一辆长途汽车。但是那年冬天发生了一起车祸,公司就回收了车,领导说让他先在家里等着不要上班,平复一下心情。半年后,父亲突然收到公司通知,说他已经被公司除名不用上班了。我父亲就找领导问,“你不是让我在家休息吗,为什么突然把我开除了?”公司的答复是,旷工时间太多。我父亲因为这件事情开始找地方,但一直没结果。

第三件事就特别不可理喻。那是我父亲在家跑出租车的时候,家里面刚买了一辆车,也是在冬天,然后突然着火了,发生自燃,车辆也烧没了。因为快过年了,家里也没钱了,我父母去民政局看能不能申请救助,但结果被地方民政局工作人员殴打,打到手骨折。我觉得他们作为国家公职人员,作为国家形象的代表,竟然在自己的办公场所对中国公民进行人身攻击,进行殴打,我觉得这种行为不可理喻,是给国家抹黑。

我父母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坚持上访,我想是因为他们对国家政府、国家领导还是有信任的。

在这漫长的上访过程中,我父母遇到了政府的非法暴力和非法拘禁。我父母在北京上访的时候,他们把我母亲从北京拉到后山,在山里面过了十几天才把我母亲放出来。我父亲的事发生后,他们把我父亲关了起来,这么多年来,我们送的过冬物品没有一件送到父亲那里,我都不知道父亲这几年冬天是怎么渡过的。

我父母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坚持上访,我想是因为他们对国家政府、国家领导还是有信任的,只是地方政府对我们家不公,国家领导因为没看见,所以没注意到我们的事情。但是既然我们的权益受到了损害,然后国家开放了这个信访的途径,我们是有可能通过这个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保障自己的利益的。

地方政府对家人施压:这一家人都是坏人

因为外公的煤矿案件和父母的工作问题,我们家经常和地方领导打交道。我和弟弟上高二那年,因为我在学校惹了点事情,和校长顶嘴,导致我和弟弟都被波及,没有学上。我也被迫到外地上学。我弟弟高中就没读完。

我弟弟谈了对象,两个人初中就认识了,已经相处了很多年,然后地方政府就跑到对方家里面,说不让我弟弟和他对象继续交往,说我们家都是坏人。他们也跟我们邻居说我们家颠覆国家,一家坏人,没事就诈骗国家财政。(我们)总感觉抬不起头来。

我弟弟高中没读完就开始工作了,能保证自己的生活。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有助学金,金额不是很大。我父母因为要供应我的学费,只能白天上访,晚上出去找活干。我父母整日奔波,特别不容易。

判决书是对父亲的污蔑

这件事要考虑到之前的因素。事情发生一年前,我母亲被地方政府强行塞到后山里面,在荒郊野外强行关押了十几天,把我母亲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父亲也许是出于保护妻子的立场。

判决书上提到我父亲“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这是对我父亲的污蔑。我父母都是佛教徒,他们信佛教已经接近二十年的时间,这么多年我父母一直是吃斋念佛。在家里面,我父亲打扫卫生看见地上有蚂蚁不会踩死它,而是把它放到户外放生,不会有杀生的念头,哪怕是一个蚂蚁也不会有无视它的生命的观念。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采取那么暴力的手段呢?

关押期间遭受酷刑

Tiger chair 老虎凳 (Amnesty credit)_small
老虎凳

母亲2015年被无罪释放之后,跟我讲在案发后,她和父亲在当地的李封派出所遭到了非常非常不人道的虐待。母亲就觉得自己活不过那天,两个人坐老虎凳,几乎把我母亲的眼睛给打瞎了。派出所的人用胶带什么的把我父亲绑成一个球,然后在走廊上踢来踢去,滚来滚去。

从派出所转到拘留所的过程中,他们刚把我母亲从车里拉下来,焦作市刑侦大队的人就对我母亲说:“听说你就是杀了我们警察的人…”接着母亲在院子里遭到非常残暴的殴打。

父亲完全成为体制下的牺牲品

父亲被判死刑,我完全无法接受。难道就因为对方是警察,在非法执法过程中对我的父母进行暴力伤害,我父亲出于自卫,无奈之下对他进行了人身伤害,难道就算情节特别恶劣?难道就因为他是国家公务人员吗?难道就说国家机关有权力无视公民利益强行对老百姓施以暴力吗?我感觉我父亲完全成为体制下的牺牲品。地方执法机关为了维护地方利益,对公民实行暴力,我父亲就成了这种不合理制度下的牺牲品。

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是否有权力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当面对国家机关,尤其是国家暴力机关非法对公民进行人身伤害的时候,公民有没有权力去保护自身的安全?还是说我们作为普通老百姓,面对国家暴力机关的非法暴力的时候,我们只能像鱼肉一样任人宰割,只能作为他们的牺牲品?

死刑剥夺了人们改过的机会

死刑怎么能抑制罪恶呢?死刑是一种非常不合理,非常不人道的手段。就像中国一句古话说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为什么因为人家犯错,就一定要断绝人家改过的机会呢?难道为了维护地方政府的一点利益,就可以草菅人命吗?

即便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也需要改过的机会。为什么我们不能多一点宽容呢?

我们家现在对国家的法律还抱有一定的信任和希望,希望国家真的能给我父亲一个公正的结果。我也对为我父母抱不平的朋友,包括社会上朋友的表示感谢,谢谢大家对我们家的关心。我们也聘期律师,为父亲二审辩护。现在我只希望国家能还我父亲一个公道。只要能还我父亲一个公道,其他就没有什么困难了。因为再大的困难也没有比我丧失一个父亲更困难、难度更大的事情了。只要能还我父亲一个公道,我们家是不惜一切代价。

国际特赦组织曾就许有臣被判死刑的事件发出紧急行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对许有臣的死刑判决减刑。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意见为作者/受访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国际特赦组织的官方政策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