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入狱前访谈:我不知道明天他们会给我什么罪名

January 15, 2017

本段谈话录制于2012年12月,主要谈话者为倡导维汉民族和平交流、平等共处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他长期经营着在维吾尔族社区中颇有影响力的独立网站“维吾尔在线”。此谈话发生一年多以后,2014年1月15日,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中国警方从家中带走,2014年9月,他以“分裂国家罪”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本段谈话中,伊力哈木透露自己已得知官方正在筹备针对他的构陷,他还讲述了自己和家人近年遭受的迫害,表达了对自己即将遭遇不测的担忧。伊力哈木在谈话最后同意采访者在他遭遇不测后公布此谈话内容,因而在他被捕3周年之际,将本谈话公布。

为保留本段谈话的证据效力,以下为谈话的原句转录,未经编辑,也保留了伊力哈木因非汉语母语者而可能存在的语序倒置,以及个别词或非汉语常用用法。谈话原录音可供核对:

伊力哈木·土赫提:最近就是这两天的事,有人偶然地谈起了,其实这个案子我介入了后来,11个(维吾尔族)孩子,6月末7月初被抓了,大学生,在北京。他们被抓(几)天之后我才听说,我就找有关部门,包括学校、校领导,然后后来(他们)被放了嘛。

但是有一个人,好像一开始被抓的是一个,不是学生,一个社会上的人,他好像在北京开过阿拉伯语培训班,但这个人我以前没听说过,这两天(才)听(说)了。然后警方抓他,他在北京好多年了就搞阿拉伯语培训班。

一开始他(被)抓了因为搞阿拉伯语培训班,后来啊,怎么怎么的抓的学生。跟他认识的学生,然后别的学生因为学校介入就放了,那个人就关了两个月,审讯了两个月。出来的时候,他给别人说,而且我的身边的人也跟他接触,我们也录下来了。后来审讯的什么,把他安排到特别好(的地方),这个孩子现在也特胖了现在,现在情况也变了,生活条件啊。

他那儿查出来一个移动硬盘,里面都是什么塔利班的一些圣战的资料,包括一些宣传的视频。之后一个军人(注:或许为警察)过来,说:证明这是伊力哈木·土赫提给你的。(要他)作证、定材料,包括创作条件,几个晚上(一直说)伊力哈木、移动硬盘、伊力哈木、移动硬盘。你想好了没有?就放了你。伊力哈木、移动硬盘,说服他。

最后因为他的能力不够嘛,然后他也不认识我,他跟那人说:你创作条件,然后我怎么说,你们给我写,我签字,然后给我创造条件跟这个老师,然后你得保护我,然后我跟这个伊力老师也没有见过怎么办?

然后就是这样,然后他很矛盾很害怕。然后他让别人介绍,看能不能跟我接触。(他)找了一个人,然后这个人不断地录。这个孩子现在在北京,而且有工作。

伊力哈木友人:老师啊,他把这个事,这套资料要套你身上,这党不就能抓到幕后黑手了吗? 抓到一条大鱼出来了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对啊,组织化,他们就是一个组织。他妈的,我说这么黑啊这帮家伙。然后我说这个资料给我,昨天我给了一些朋友,要是出了什么情况到时候公布啊,给几个律师写了委托书,空白的委托书,签字(注:此处有个别字句无法听清)被抓。就这样太黑了,知道吗?

伊力哈木友人:这跟炸天安门的那两个外国人之后招供自己的指挥者是美国大使馆的谢思伟,一样的。

伊力哈木·土赫提:看,这就是恐吓,我不否认有,而且我也知道将来越来越不好,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而且新疆现在出现的一些案子,库尔勒、皮山、喀什(爆炸案),很多年青人现在就不要命了。

伊力哈木友人:哈木老师您要保重好身体啊!

伊力哈木·土赫提:就是这样啊,其实我现在迫害够厉害的了,孩子今年小学,户口(本)到4月份拿走了,国保,后来说你别管了,户口(本)就是不给我。然后说联系好了,把我弄到新疆,把孩子带到新疆,回来,学校没有,学校不要,(指如果回北京,孩子没有学校上)户口(本)10月末给我的。哪怕是七月还给我((注:北京的学校一般9月1日开学,如果7月份拿到户口本便可以注册上学)

:就是不让他上学?

伊力哈木·土赫提:对啊,小孩啊,你想一想,6岁的孩子,现在我在请老师、学生,在家里教,算学前班,一个月白白地花了4、5千块钱。你说,我们还这样保持理性,就是因为有一种信念。这种信念是维汉快乐的信念,对国家的信念,说白了是对自己思想的信念,坚持。其实我知道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我们没想过将来当官,也没想过发财。

我原来经济条件特别好,因为这个,我的生意的途径也关了,我原来在哈萨克斯坦有一个厂子,09年的时候他们设了个合作组织,他们查我的厂子,封了,说我这是恐怖分子的厂子,然后我的合伙人,害怕,不承认,把我的那份吃了,33%的股份,我又过不去,过得去我就可以起诉他,我有合同33%我那份,有那个最少一年一百万美金(收入)没问题,除了厂子扩充这种之外,也能做别的生意。

然后我的职称,(学校)他也不说没了,也不说有,三年没给工资。我现在拿的是一个助教新工作的人的工资,他也不说我是助教。然后课你取消,你也拿不到课时费,他不让你参与课题,(带)研究生、本科生我也不能参与。学术研讨会我也不能参与,(不管是)学校安排的(还是)政府安排的。文章也不能发,境外发他(国保)就过来,迫害你孩子,然后境外也不敢发。不让你研究,没事干,对不对?

你说,你想一想,原来耶鲁都发了发奖学金,也不让出国,我也是,12万美金一年,不让去,哥伦比亚大学也不让我去,斯坦福大学我当推荐人的,7万美金一年,不让去,说她自己(一个人去)才让去。现在我在国外随便能拿很多机构的(邀请),不让去。(注:此处指伊力哈木本人被多校邀请作为访问学者并授予奖金可是被禁止出境,2013年2月2日,伊力哈木与女儿菊尔·伊力哈木共同赴美被拦截,后菊尔被允许只身出境,菊尔现就读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2013年2月2日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父亲。)

你给他让步,你越让步,他以为你怕了。他就希望你完蛋,经济上、政治上、生活上完蛋,就是这样迫害你。我2007年买了车,到现在我(只)开了3万公里,就是不让你出去,中间还换了电池几次,因为你不开车也放着。我99年买的朝阳南的房子,1500美金一平方米,现在我只能住学校的很小的房子。我在新疆有几万平米的土地,没了,无缘无故地没了,网上也没有(信息),任何地方也没有证件,原来我投资的,现在什么证明都没有。

:不是应该有产权证吗?

伊力哈木·土赫提:当时有土地证没出来,只不过有合同,都被搜走了,什么都抄了。我在乌鲁木齐有5亩地,幸亏盖了房子,只要空着没盖房子的他都拿走了,不承认。我现在盖的这个网上都没有(信息),但房子还没拿回去,但是你没有任何依据。

:哪一天他说是违章建筑拆了就拆了。

伊力哈木·土赫提:对。坏不坏,然后这些我都跟媒体没说,我也不愿意说,因为说了以后很多人会很害怕,不愿意做维权,没说。这些东西最少值几个亿,还不说国外的。我现在就是孩子幼儿园的问题我得解决(注:伊力哈木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出国留学,两个儿子在2012年分别6岁和3岁)。

以前是我给别人一年几万几万的资助,现在谁来帮我?你说,我们这样还坚持着这样的信念,容易吗?真的,容易吗?

:这样你还坚持不想说共产党坏话。

伊力哈木·土赫提:就是你说没用啊,有用吗?

:那你现在还信吗?不信了?

伊力哈木·土赫提:现在……不想回答。其实大家都一样……现在我说,肯定很多会带来杀身之祸,光我就算了,它殃及很多人。

其实刚才那个媒体(打电话来采访),我很不自然,说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说,在说(的时候)思维一下子混乱了,突然之间。就是,很累,说白了心也累。我不知道明天他会用什么莫名其妙的罪名,他可能说我藏毒品,也可能说我买武器,可能说我是拉登的人,可能说我是恐怖分子,可能说他破获了我的恐怖事件或者间谍事件,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你自己会有朝不保夕的感觉?

伊力哈木·土赫提:我随时都有这种感觉,已经几年了,因为我了解他们,那么多年了,我了解他们。他不但能随时跟我扣莫名其妙的,可能是某个案子,可能不是我的东西,他拿出来说是我的圣战资料,这个武器是我的、这个毒品是我的,也可能某一天说我吸毒死了,可能吸毒的不是我,也可能说某一天我跳楼了,也可能说我撞车了。其实我意志很坚强,我不可能自杀,我不可能吸毒。

:老师,可不可以这样子,你这段话我绝对不会现在公布,但是如果哪一天,你被扣了什么罪名,你被抓进去,或者要判刑了,又或者你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可能会公布这段。

伊力哈木·土赫提:可以。我其实有心理准备。跟好多朋友说过。

国际特赦组织曾在2016年“为人权而写”国际人权声援运动中,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良心犯伊力哈木。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意见为作者/受访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国际特赦组织的官方政策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