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trati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韩国:“N号房”后网络性暴力内容仍然泛滥,幸存者指责谷歌失职

韩国网络性别暴力幸存者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谷歌处理在线内容下架请求的过程缓慢而复杂,这加剧了她们的痛苦。

网络性犯罪的受害女性表示,在谷歌上举报非合意的露骨内容非常困难,以至于性暴力视频最终在网上激增。

“韩国网络性犯罪浪潮对受害女性造成严重伤害,然而谷歌针对非合意的露骨内容却没有完善的举报系统,这使情况变得更糟。”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总监尹芝玹(Jihyun Yoon)表示。

“谷歌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来防止网络性别暴力的传播,而且不仅仅是在韩国,而是在世界各地都该这么做。当世界各地的性别暴力幸存者试图删除有害内容时,他们都被迫使用这一同样有缺陷的举报系统,所以这个问题的影响非常有可能超出了韩国的范围。”

今天,国际特赦组织发起了一项全球请愿,呼吁谷歌解决其举报系统的缺陷。

尽管侦破“N号房”案件,网络性犯罪仍持续上升

2020年3月,一群韩国记者揭露在即时通讯软件“电报”(Telegram)上存在8个秘密聊天室,其中数以千计女性的非合意性露骨视频,在未经她们同意的情况下被用加密货币出售。据韩国警方透露,超过6万多人曾经进入这些聊天室参与犯罪。此事件被统称为“N号房”案件。

2021年10月,其中一位“N号房”聊天室的运营者被判处42年监禁。尽管如此,网络性犯罪仍在持续发生。而且它们与其他性暴力行为的主要区别在于,网络性犯罪因易于复制分享和转发而造成许多额外伤害。

最近的刑事案件表明,犯罪者习惯使用现有的视频内容威胁幸存者,迫使他们制作更多的视频。这表明,除非幸存者的非合意视频内容和个人信息能被删除,否则即使原来的犯罪者受到惩罚,这些女性仍会遭受进一步的犯罪或伤害。

“为了恢复幸存者的日常生活,删除网上流传的非合意露骨内容是至关重要的。而这些女性别无选择,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科技公司的移除请求上。然而,提交移除请求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她们必须反复搜索和收集那些自己出现在其中的非合意露骨内容。”尹芝玹表示。

除非幸存者的非合意视频内容和个人信息能被删除,否则即使原来的犯罪者受到惩罚,这些女性仍会遭受进一步的犯罪或伤害

“如果这些请求没有得到迅速处理,侮辱性的視頻内容就可能随时再被轉發。如此一來,幸存者就会遭受长期的身心伤害。”

运作不佳的谷歌举报系统

谷歌声称非合意的露骨内容可以依据请求而删除。然而,幸存者和活动人士在接受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采访时表示,谷歌举报系统中的类别和程序令人感到困惑且难以遵循。在该系统中,用户很难找到合适的表格,而且表格中针对举报内容的类型存在模棱两可的分类。

就算用户最终成功提交投诉,他们仍将在投诉进展上面临缺乏沟通的问题。通常,谷歌是连续几个月都毫无音讯。

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对25名幸存者和活动人士进行了调查,其中所有11名通过谷歌投诉的人都表示,他们很难确认自己的请求是否得到妥善处理。这主要是因为谷歌在举报过程中缺乏沟通。

幸存者罗贤珍*从收到谷歌的接收确认单开始,就等了一年多才收到一系列移除请求结果的最终通知。

此外,谷歌在制定视频下架程序时似乎也没有考虑到幸存者的创伤。在举报内容时用户必须勾选一个方框,表示自己了解如果提交的内容不实,他们可能会受到惩罚。同时谷歌还表示,它不会处理信息不完整的投诉。

罗贤珍表示,这些规则加剧了她的焦虑:“举报视频内容对我来说已经很艰难了,但谷歌却没有让我相信它会删除内容,反而让我变得更加焦虑。因为我不禁想,如果举报出了问题,就会是我的责任。”

此后,她准备了一份600字的回应范本,详细解释为什么这些内容是非法的。她还把范本分享给其他幸存者,帮助她们提出删除请求。

此外,谷歌提供的某份举报表格更要求在举报时附上“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却没有考虑到幸存者在被散播非合意露骨内容的情况下,害怕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照片。

“受害者的视频还在网上传播,却要求她们在网上上传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这简直就是在制造另一种创伤。”活动人士组织“火焰团体”(Team Flame)的丹(Dan)表示。

谷歌是让人二次受害的糟糕网站

国际特赦组织采访了4名网络性别暴力的幸存者,以及6名一直支持她们的活动人士。所有幸存者都表示,她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伤害,包括需要将自己与社会隔离以避免被污名化。

性别暴力本身和在网上传播的相关视频已经对这些幸存者造成了巨大伤害。但当她们要从网上删除内容时,又面临到缓慢而混乱的过程,这也加剧了伤害。

幸存者罗贤珍告诉国际特赦组织:“犯罪者很容易就能上传一段视频,但我們卻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把它删除。”

犯罪者很容易就能上传一段视频,但我們卻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把它删除

在發現一段含有自己性露骨内容的非合意视频在网上传播后,她报了警。但她错以为视频很快就会被删除。

“当你受到这样的伤害时,你會不知道该怎麼做。當時我一整天都在看手机,用谷歌搜索我的名字。每天我几乎都睡不到1小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网上搜索。我还经常做噩梦,但现实本身更像是噩梦。”

“为了向谷歌举报,我不得不对网上上传的数百个视频进行分类和截屏,并将它们整理到不同的文件夹中。我无法让别人替我做这一切,所以我不得不独自面对。”

“谷歌有很多优点,在其中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你想要的信息。但对受害者来说,谷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散播网站。所以就让人二次受害这点而言,谷歌是最糟糕的网站。 有一天,我搜索了带有散播内容的网址,搜索结果竟超过30页。那些内容甚至并没有依我的请求删除,但我仍然忍不住继续提出删除请求。”

科技公司有责任防止其服务造成伤害

谷歌不完善的举报系统令人难以浏览、难以追踪且前后矛盾, 这导致谷歌未能向幸存者提供迅速和透明的回应。

《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明确阐述了所有企业有尊重人权的责任。 指导原则中规定,所有工商企业都应避免因其自身的活动,造成或促成不利的人权影响。此外,企业应在发生此类不利影响时予以应对。

谷歌自身的人权政策也表明其致力于“维护《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中确立的标准”。

“对于网络性犯罪幸存者提出的删除请求,谷歌的反应前后矛盾且动作缓慢,这并没有尊重人权。谷歌必须采用以幸存者为中心的举报系统,防止他们遭受二次伤害。新的举报系统也应易于使用、浏览和查看。”尹芝玹说。

对于网络性犯罪幸存者提出的删除请求,谷歌的反应前后矛盾且动作缓慢,这并没有尊重人权

尹芝玹 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总监

“谷歌必须确保在其服务中不会发生网络性别暴力。 谷歌的举报机制应是用来帮助网络性犯罪的幸存者, 而不是不必要地延长他们的痛苦。”

国际特赦组织于11月10日致函谷歌,要求其对调查结果作出回应。

*应幸存者要求,我们已隐藏此文中所有幸存者的真实身份。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