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4, 2016军备管制牙买加1576Views

牙买加:警察的非法手段助长谋杀并散播恐惧文化

November 24, 2016

牙买加:警察的非法手段助长谋杀并散播恐惧文化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牙买加当局正在边缘化社区的女性及其家人中营造一种恐惧文化,意在掩盖成千上万的警察非法杀人行为,国际特赦组织的新报告揭示。

《徒然等待:警察非法杀人与亲属伸张正义之漫长抗争》探讨了牙买加各地警方为阻止警察非法杀戮受害者的亲人为其所爱之人寻求正义、真相及赔偿而采取的非法手段,当中包括于他们的家中、工作场所、医院内,甚至葬礼期间有计划地实施恐吓、骚扰及威胁行为。

国际特赦组织美洲区主任艾瑞卡·格瓦拉罗萨斯(Erika Guevara-Rosas)评论道,“青年人被非法杀害,且他们的亲人被恐吓以令其噤声,这种种似乎替代了对罪行进行适当调查的做法。过去20年间,牙买加‘以暴制暴’的打击罪案方法不仅短视,更被证明完全无法遏制产生暴力的根源。”

 

艾瑞卡·格瓦拉罗萨斯
牙买加令人震惊的恐惧及暴力文化使得警察无须为每年成千上万的非法杀戮负责。触目惊心的不公现象成了家常便饭。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Dr. Alderete

警察采取的非法手段

长久以来,牙买加的谋杀犯罪率均居世界前列。仅2015年,每十万居民中便有43起谋杀案,其中百分之八更是出自执法人员之手。

每当致命枪击事件发生后,牙买加警察均沿用一贯常用且有充分记录的做法,包括改动犯罪现场、将武器栽赃于受害人身上、恐吓受害人亲属并阻止其向当局举报这些滥权行径。

众多警察杀戮受害者的亲人于家中、法庭上、医院内,甚至心爱之人的葬礼上均遭到了骚扰。

这些家庭表示,受害者的男性亲属被非法羁押,并在羁押期间遭到殴打。几起案件中,亲属指称警察涉嫌法外处决目击证人。亦有人谈及女性亲属为逃离频繁的警察恐吓及骚扰而离开社区甚至该国。至于低收入家庭则别无选择,只能留在本社区,生活在害怕被报复的恐惧之中。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受害者之一纳其雅·杰克逊曾经工作的厨房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据称,桑尼尔·库姆斯(Shaniel Coombs)于2014年5月10日在金斯敦东部的雷诺克·洛奇(Rennock Lodge)遭警察杀害。他的姑姑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在他被杀之后,“我们把遗体放置家中,正在进行哀悼之时,大批警察闯进来,打开棺木……搬出遗体……我只好致电部长,要求他允许我们在致哀时不受打扰。我想部长给这些人打了电话,他们随后便离开了。但警察一直都在肆意骚扰我们家。”

餐厅店主纳其雅·杰克逊(Nakiea Jackson)于2014年1月20日在金斯敦市中心被警察枪杀。他的兄弟说道,“第一天,法庭内满是警察……他们来看有哪些证人……以恐吓他们。法官命他们离开法庭大楼。但警察多次前来,只为恐吓众人。”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纳其雅·杰克逊的家人向牙买加的媒体谴责当局未能将杀人凶手绳之于法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正义不彰

牙买加当局采取了一些措施,以降低警察非法杀人的数字。2015年,有关数字较上年减少了一半。

但迄今为止,当局采取的措施并未触及结构性问题,令警卫部门在不被追责之情况下实施大规模杀戮的情况持续。

诸多国际特赦组织的访问对象认为,杀戮减少可能是独立调查委员会(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vestigations)的调查和起诉产生初始威慑力,结果带来暂时间歇,而非对警察的内部运作进行结构性改革所致。作为警察监督机制的这一委员会成立于2010年。

据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法学院及牙买加人为正义(Jamaicans for Justice)200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1999年以来的所有警察杀人案中,仅有不到10%被诉至刑事法庭。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纳其雅·杰克逊的母亲诺玛·布朗
警察就这样射杀了他,然后让人们以为这是歹徒做的。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金斯敦一角 © Amnesty International
独立调查委员会成立后,牙买加于2011年设立了特别死因裁判官法庭(Special Coroner’s Court),以此对警察涉嫌杀人的案件进行验尸调查。然而,经费不足严重妨碍了该法庭发挥作用。

截至2016年7月,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近100名警察提出了起诉,涉及多项犯罪,但司法系统的长期拖延及案件积压导致仅有8起案件审结,而其中仅有一案被判谋杀罪成立。

截至2013年,特别死因裁判官法庭积压了300起待办案件,截至2016年,独立调查委员会的未结调查超过1,000件。

牙买加警察杀戮的相关数据

  • 牙买加人口:270万
  • 2015年,牙买加的谋杀犯罪率为每10万人43起,位居美洲第4,仅次于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及委内瑞拉。
  • 据国际特赦组织和独立调查委员会统计,2000年以来,已有3000多人据报遭执法人员杀害。
  • 2016年1月至10月,92人遭警察杀害(信息来源:独立调查委员会)。
  • 2015年发生的所有杀人事件中,8%由警察犯下(信息来源:独立调查委员会)。
  • 2010年以来,独立调查委员会对100名执法人员提起刑事犯罪指控。迄今仅有8起案件审结。2016年4月,独立调查委员会首次取得执法人员被裁定谋杀罪成立的判决。
  • 2015年,415名警察辞职。资深警员将其归因于工作时间长、薪水微薄、工作环境危机四伏等艰苦工作环境(信息来源:牙买加警察部队,2015年)。
  • 2005至2015年间,27名警察于执勤时被杀(信息来源:牙买加警察部队,统计与信息部门)。
  • 仅2015年一年就有896起公众针对警察的投诉。投诉事由集中于肢体袭击、发射武器、枪击导致受伤及死亡(信息来源:独立调查委员会)。
  • 特别死因裁判官法庭处理警察杀人案件的年度预算为2万4千美元。这一数目仅能支付一名法官、一名支持人员的工资及包含极少量行政预算。
即使你的的确确在跟进案件,有时你也会支付不起交通费,你甚至连去(法院)的钱都没有。
阿奈卡·海登(Aneika Hayden)的姐妹。阿奈卡死于2009年的一次警察执法行动。

目击警察不当行为的人由于恐惧和无法获得免费律师代理而踌躇不前。而与之相反的是,警察都能得到律师代理。

国际特赦组织获悉,牙买加警卫部门的工作条件艰苦。据资深警察透露,工作时间长、薪水微薄、工作与生活难获平衡、工作环境危机四伏导致警员流失严重。2015年,415名警察辞职。2005至2015年间,27名执勤警察在安保行动中殉职。

艾瑞卡·格瓦拉罗萨斯指出,“倘若牙买加当局重视解决本国触目惊心的警察杀人及暴力问题,则须立即开展深入的警察及司法改革,着眼点不仅在于减低警察杀人的数字,更应触及问题之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