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17为人权而写1519Views

“为人权,不停笔”所取得的15项瞩目成就

December 5, 2017

我们的全球写信马拉松已经开展了15年,眼下规模前所未有,成就亦日受瞩目。

这场马拉松的起点在波兰,当时一名年轻男子想给一名年轻姑娘留下好印象。他在节日庆典上遇见了她,她对他谈起自己曾在非洲参与的24小时活动,在活动中,人们写针对政府的抗议信。他被她的经历所鼓舞,也是想能再次见到她,便邀她前往当地的国际特赦组织小组,在那儿,他们决定如法炮制非洲的活动。

这个想法大受欢迎,仅仅一年的时间,“为人权而写”(Write for Rights)便发展为全球性的写信运动,当时是2002年。如今,“为人权而写”已是全球最大的人权活动,亦成为一项美好的事业。多年来,这项运动帮助了至少48人从冤狱中重获自由。这意味着,48条生命重获新生并被改变,感谢你及世界各地的人士所采取的无数次行动。

我们总结了过去15年中的15个成功案例,它们亦是鼓励你参与今年的“为人权而写”的原因。


阿尔伯特•伍德福克斯(ALBERT WOODFOX),美国

ALBERT WOODFOX
© Pierre-Yves Brunaud / Picturetank

“安哥拉三人”(Angola Three)中最后一位在囚成员阿尔伯特•伍德福克斯终于在2016年2月重获自由。他在美国路易斯安那(Louisiana)州的一所监狱中被单独囚禁了43年10个月,相信是全美被单独囚禁时间最长而仍然幸存的一位。阿尔伯特表示:“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收到人们从世界各地寄来的信件有多重要。这让我感到自己的价值,它给了我力量,令我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作为“为人权而写”运动的一部分,声援者为让他获释采取了逾65万次行动。

阿莱斯・比亚利亚茨基(ALES BIALIATSKI),白俄罗斯

© Amnesty International Czech Republic
© Amnesty International Czech Republic

著名人权捍卫者阿莱斯・比亚利亚茨基于2014年从白俄罗斯一所劳教营中获释。身为2012年“为人权而写”的主题人物,他收到了国际特赦组织声援者寄出的4万封信。他于获释之时说道:“我尤其想要感谢你们在精神上的支持。真正促成改变的是我从普通人那里收到的信件,我想拜托你们转达对那些行动者的特殊谢意。”

比图冈·米德克萨(BIRTUKAN MIDEKSA),埃塞俄比亚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埃塞俄比亚反对党领袖比图冈·米德克萨于2010年10月获释,她是此前一年“为人权而写”的主题人物。她在2013年和我们交谈时表示:“你们向埃塞俄比亚政府施加的压力对于我的获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切尔西·曼宁(CHELSEA MANNING),美国

Photo by Jim Spellman/WireImage
Photo by Jim Spellman/WireImage

被判有期徒刑35年的美国泄密者切尔西·曼宁获当时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减刑,于2017年5月出狱。2015年,逾25万人执笔为她的自由呼吁。她说道:“我真希望自己有时间且有能力感谢你们每一个人,每一封信、每一张卡都带给了我点滴欣慰。”

恩‧宝花(YORM BOPHA),柬埔寨

© LICADHO
© LICADHO

住房权活动人士恩‧宝花于2013年 11月获释。她领导了抗议活动,反对自己的社区被赶离所居住的土地的计划,最终被以捏造的罪名入狱。尽管当局尚未撤销针对她的指控,但她已可以回家。她表示:“感谢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者!正如我的获释所显示出的,你们的运动是卓有成效的。”

弗莱德•鲍马(FRED BAUMA)及伊弗斯·马克瓦穆巴拉(YVES MAKWAMBA),刚果民主共和国

© Private
© Private

青年活动人士弗莱德及伊弗斯在2016年8月底于刚果民主共和国获释。17万人在“为人权而写”运动中为两人采取了行动,此举让人惊叹不已。伊弗斯说道:“每封信、每次探视、每一字一词都给我们力量,并加强我们在这一漫长但正义的抗争中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决心。”他们的10名伙伴活动人士亦于2016年获释,所有人均为“为改变奋斗”(LUCHA)青年运动成员。

贾巴尔·萨瓦兰(JABBAR SAVALAN),阿塞拜疆

© IRFS
© IRFS

2011年,被囚的阿塞拜疆青年活动人士贾巴尔·萨瓦兰在声援者的信抵达该国的数日之内便获得赦免并获释。他在勇于发起反对政府的和平抗议活动后,被以莫须有的毒品指控判决入狱。他表示:“我得到了如此多的声援,令我感到仿佛自己并非身在高墙之中。”

贾贝乌尔·梅杰里(JABEUR MEJRI),突尼斯

© Private
© Private

国际特赦组织声援者通过2013年“为人权而写”运动在全球施加压力,使得贾贝乌尔·梅杰里于2014年获得赦免及暂时释放。贾贝乌尔因发表被认为冒犯了伊斯兰教的脸书(Facebook)贴文入狱,彼时已被囚两年。贾贝乌尔说道:“当我的案件获得更多关注,而且越来越多的活动人士及律师到狱中探望我时,情况便有所好转。国际特赦组织的声援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我很高兴你们令我的案子受到公众关注,不仅是你们的活动人士,突尼斯民众亦很关注。”

珍娜・索斯塔・芮摩(Jeanette Solstad Remø),挪威

© KRB/AI
© KRB/AI

2016年6月标志着珍娜・索斯塔・芮摩的抗争画上句点,她所争取的是在不损害自己尊严与人权的情况下被承认为女性的权利。挪威通过了一项新的法律,使得跨性别者可以通过快捷、简易及透明的程序获得法律性别认可。在2014年的“为人权而写”运动中,数以千计的人对珍娜的行动表达了支持,这引发了历史性的法律变革,令挪威废除了不光彩的传统程序。该程序颇具侵犯性,且侵犯了人权。

杰若米・柯瑞(JERRYME CORRE),菲律宾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杰若米・柯瑞于2012年被警察抓捕,在酷刑之下供认了并未犯下的罪行,此后被囚狱中4年。他是2014年“为人权而写”活动的主题人物,其案件在世界各地引发了7万人的声援,令菲律宾当局对杰若米针对一名警察提出的酷刑指控展开调查。2016年3月,警察德里克・迪・希门尼斯(Jerick Dee Jimenez)因酷刑罪成被判入狱,他亦被判赔偿杰若米的损失。这是菲律宾在警察实施酷刑方面的历史性判决,亦是2009年《反酷刑法案》(Anti-Torture Act)下的首份定罪判决。多年来,国际特赦组织活动人士坚持不懈,致力于让该法获得通过。

摩西斯・阿卡图巴(MOSES AKATUGBA),尼日利亚

© Miikka Pirinen / Amnesty Finland
© Miikka Pirinen / Amnesty Finland

在入狱10年并收到世界各地逾80万活动人士寄来的信息后,摩西斯・阿卡图巴于2015年6月被赦免死刑。他16岁时被诬告盗窃3部手机,受到酷刑后含冤被判死刑。国际特赦组织声援者在2014年“为人权而写”运动中施加压力,再加上我们的“终止酷刑”(Stop Torture)运动,终令他彻底获得赦免。摩西斯表示:“国际特赦组织的会员及活动人士是我的英雄。我想要做一名人权活动人士,为他人而抗争。”

穆哈迈德·贝克扎诺夫(MUHAMMAD BEKZHANOV),乌兹别克斯坦

© Private
© Private

记者穆哈迈德·贝克扎诺夫在深陷囹圄17年后于2017年2月获释。他是全世界被囚时间最长的记者之一,在2015年的“为人权而写”运动中获得了全世界成千上万人的支持,他亦是我们“终止酷刑”(Stop Torture)运动的声援对象。

敦昂(TUN AUNG)医师,缅甸

© Private
© Private

良心犯敦昂医师于2015年1月获释。这位穆斯林社区领袖因试图平息若开邦(Rakhine State)佛教及罗兴亚社区之间的暴乱于2012年被判入狱17年。在2013年的“为人权而写”运动中,全球数千人为了他的自由而写。现在,敦昂医师是国际特赦组织的会员。他说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曾是如此多善良人在‘为人权而写’运动中所声援的对象。这对我能获释至关重要。如今,我为那些因为人权侵犯发声而身陷囹圄之人而写。”

瓦伦提娜·罗森多·坎图(VALENTINA ROSENDO CANTÚ)和爱尼斯·费南迪兹·奥提嘉(INÉS FERNÁNDEZ ORTEGA)

© Centro de Derechos Humanos de la Montaña de Tlachinollan
© Centro de Derechos Humanos de la Montaña de Tlachinollan

墨西哥政府最终承认了自身对瓦伦提娜·罗森多·坎图及爱尼斯·费南迪兹·奥提嘉遭到士兵强奸一事负有责任。这两名女子于2002年被墨西哥军队的士兵强奸。为讨回公道,二人自始展开了不知疲倦的运动。国际特赦组织通过2011年的“为人权而写”运动加强她们的呼声。瓦伦提娜说道:“没有你的信件、行动和支持,我们无法走到这一步。”

叶塞尼亚·阿曼塔 (YECENIA ARMENTA),墨西哥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叶塞尼亚·阿曼塔于2016年6月出狱。她于2012年7月10日被羁押,在长达15小时的殴打、几近窒息及强奸酷刑折磨下,她被迫“承认”有份参与谋杀丈夫。在我们的“终止酷刑”及“为人权而写”运动中,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者为她采取了约30万次行动。她说道:“当我收到这些信,告诉我并不孤单时,我感觉很棒。我想:‘是的,的确如此,我并不孤单。’”

现在就参与2017年度的为人权而写。写一封信,改变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