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ce use a water cannon with chemical-laced water to disperse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during an anti-government rally in Bangkok on November 17, 2020. (Photo by Mladen ANTONOV / AFP) (Photo by MLADEN ANTONOV/AFP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MLADEN ANTONOV/AFP via Getty Images

泰国:研究记录警察施暴和使用有害化学物

《我的脸仿佛着了火》(My face burned as if on fire)的研究报告对过去一年的泰国抗议活动进行了详尽的记录和分析,详细描述了当局对基本和平的抗议者过度和非法使用武力的情况。

研究显示,泰国当局多次以鲁莽策略和暴力手段,镇压该国迅速发展的青年抗议运动,其中包括殴打示威者、利用高压水枪发射化学物质,以及近距离发射橡胶子弹。

数十名受害者和目击者的受访内容,证实了国际特赦组织当地监察人员的报告。国际特赦组织的国际危机证据实验室也核实了87条展示警察暴力的视频。

大多数围观者和抗议者没有参与任何非法或暴力行为,却遭到警察暴力而造成精神创伤

艾默琳·吉尔

国际特赦组织区域研究副主任艾默琳·吉尔(Emerlynne Gil)表示:“大多数围观者和抗议者没有参与任何非法或暴力行为,却遭到警察暴力而造成精神创伤。人们被殴打,被橡皮子弹和催泪弹袭击,种种皆因他们敢于和平集会并表达意见。

“随着抗议活动的规模在全年不断扩大,泰国当局完全未能缓和动荡的局势,并使包括儿童在内的大批民众处于危险之中。”

报告中的多份证词指出,当局对群众过度使用化学刺激物,包括催泪瓦斯和高压水炮。受害者报告称所受的伤包括严重烧伤和鼻腔出血等。

目击者和受害者还描述了多起警察以危险方式控制人群的事件,例如,利用高压水炮瞄准民众头部,肆无忌惮地向人群发射橡胶子弹。

“那不是拘捕,那是殴打” —— 警察打人是镇压的一部分

2020到2021年,在首都曼谷和泰国各省,数以万计的泰国人走上街头要求进行民主改革。随着抗议活动在2020年愈演愈烈,泰国警方的回应也愈发强硬。

防暴警察分别在2020年10月16日、11月8日、11月17日和2021年2月28日四次部署水炮,驱散大体和平的抗议活动,这违反了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权标准。

目击者和视频证据(经过核实)显示,水枪从10米开外向抗议者、安全保护员、记者和观察员喷射。水柱有时瞄准上身和头部。另外有几次,警察无差别地用水枪射向紧紧挤在一起、无法移动或找不到掩护的抗议者。

此外,国际特赦组织进一步记录了警察在2021年2月28日的抗议活动中毒打人们以及非法使用橡皮子弹的情况。

受害者和目击者表示,穿着军靴的警察踢打抗议者,并用盾牌和警棍殴打他们。即使抗议者已经被逮捕和控制,警察还击打他们的头部、颈部、背部和腹部。

他们用缆绳把我的手绑在背后,然后一直踢我,用警棍打我。他们用警棍殴打我的全身、脖子、四肢、头部和背部……

一名16岁的抗议者

一名16岁的抗议者告诉国际特赦组织说:“他们用缆绳把我的手绑在背后,然后一直踢我,用警棍打我。他们用警棍殴打我的全身、脖子、四肢、头部和背部……直到一名便衣警察走过来说,‘上级的命令是逮捕(抗议者),而不是殴打(抗议者)。’”

这名抗议者补充道:“那不是拘捕,那是殴打。”

目击者和一名受害者指出,在2月示威的抗议者开始和平撤退后,防暴警察仍然发射橡皮子弹。抗议现场发现了橡胶子弹和弹壳。

“我无法呼吸” —— 非法使用化学刺激物和催泪瓦斯

在2020年11月17日的抗议活动中,人们报告说,在吸入催泪瓦斯释放的化学物质或被水炮喷射的水柱击中后,他们出现了不同症状,包括咳嗽、皮肤和眼睛过敏及发红、化学灼伤、呼吸困难、鼻出血,而且鼻子、肺和皮肤有灼热感。

一名24岁的观察员在催泪弹落在她面前后说道:“我感觉我的脸在燃烧,我无法呼吸。防毒面具一点用都没有。我晕了过去,[直到]后来在医院里才恢复意识。”

在曼谷议会大厦附近的两个地点,防暴警察从大约10米开外的地方向和平抗议者发射催泪瓦斯和带有刺激物的高压水枪。在长达五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警察多次向抗议者发射化学刺激物。

接受国际特赦组织访问的18人表示他们因此而受伤或目睹其他人受伤。

一名志愿管理人群并确保示威者安全的抗议护卫人员描述了被水炮和催泪瓦斯袭击了几个小时的情况:“我觉得很累,浑身都湿透了,感到愤怒、痛苦。我被打得遍体鳞伤,痛得都麻木了。我们无法继续下去了。”

暴力维持治安是泰国镇压手段的一部分

在这场由青年领导的民众运动发生前,因抗议2014年5月军事政变而发起的小规模和平集会已经持续了6年。政变后,政变成立的国家和平与秩序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简称NCPO)对政治活动施加了一系列限制。

部分限制在2019年大选后被解除了。大选中,政治反对派的参与受到广泛限制,而国家和平与秩序委员会的军事官员担任了民选文职职位。

自2014年的军事政变以来,泰国当局持续针对和迫害活动人士、人权捍卫者、记者、政治反对派及其他许多对政府行动持批评意见的人。

随着泰国着手应对新冠病毒新一波的感染病例,抗议活动有所减少,但当局却根据应对新冠的紧急规定,不管该国监狱近几周已有数千人受感染,将和平抗议者入罪并拘押。

据泰国人权律师团(Thai Lawyers for Human Rights)称,自2020年7月以来,在344起因参与和平抗议活动而提起的诉讼中,至少有679人面临刑事指控,当中包括43名儿童,涉及的控罪包括煽动叛乱、诽谤王室、电脑相关犯罪、违反《公共集会法》。18人亦被指控藐视法庭。一名活动人士于2021年3月底被判入狱4个月。

是时候寻求新的路径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警方保护所有和平抗议者的权利,并促进他们和平抗议和言论自由的权利。本组织进一步敦促警方优先考虑以谈判、调解和对话等非暴力手段,缓和可能导致暴力的局势。

国际特赦组织敦促泰国当局立即撤销对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的所有指控,因为这些指控是出于他们行使自身的抗议权。

当局必须废除《公共集会法》和《紧急状态令》等有问题的法律,并执行现有符合国际人权法和人权标准且限制性较小的措施。人人均有权和平地参加抗议活动,表达自己的意见,而不受到指控。

恐吓策略只会愈发突显抗议者的诸多不满,从而进一步激发抗议

艾默琳·吉尔

艾默琳·吉尔表示:“泰国当局正通过暴力和司法骚扰来平息全国民众的不满。这些恐吓策略只会愈发突显抗议者的诸多不满,从而进一步激发抗议。”

“当局是时候寻求新的路径,即承认泰国的抗议活动绝大多数是和平的,并以集会和言论自由的人权为基础。”

“归根结底,这场青年运动所寻求的是对话。因此,当局不应以警棍、水炮、化学物质和虚假诉讼的方式应对。”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