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被秘密审判,判刑四年

020年6月17日,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令人担忧的是,余文生的家人及其家人聘请的律师仅仅在他被秘密审判一年多之后,才接到徐州市检察院打来的电话告知判决结果。

余文生是北京知名的人权律师,代理过多起备受关注的人权案件,包括法轮功学员和人权律师王全璋的案子,后者在当局于2015年7月开始对律师和活动人士的大规模镇压中被拘押和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2018年1月15日,亦即他被警察带走的4天前,余文生收到了北京市司法局的信,通知他已被吊销了律师执业证,原因是他已经有6个月未受雇于任何一家注册律师事务所。他还收到了司法局2018年1月12日给的另一封信,说他开办新律师事务所的申请被拒绝了。该信称,因为他曾多次发表反对共产党统治和攻击中国“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言论,所以当局拒绝他的申请。

2018年1月被带走后,余文生一直被关押,不能与外界联系。他的妻子和律师试着去探望他至少25次,但从未成功见到他。

2019年10月,余文生的妻子许燕在法院外要求见处理该案的法官。余文生被关押后,一直不能与外界联系。他的妻子和律师试着去探望他至少25次,但从未成功见到他。  © Photo by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4月19日,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正式将余文生逮捕,随后便对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2月1日对余文生提出起诉,然而,他的律师没有收到关于起诉书的正式通知或与其案件有关的法律文书。

2019年5月,余文生被秘密审判,但他的家人所聘请的律师在庭审前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审判的信息。余文生一直坚持自己清白,并打算对判决提出上诉。

余文生仅仅因为和平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权而被拘押,因此是一名良心犯。由于他不能会见自己所选择的律师和家人,而且早在2014年被拘押时曾遭受严刑拷问,国际特赦组织担心他有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重大风险。

国际特赦组织敦促中国政府:

  • 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因为他只是和平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权便被监禁起来;
  • 在余文生被释放之前,确保他能够定期且不受限制地与他所选择的律师及家人联系,并确保他被拘押期间不会受到酷刑或其他形式的虐待。

背景信息

余文生向国际特赦组织透露,他在2014年被拘押了99天,期间曾遭受酷刑对待。2014年10月13日,他因为声援香港的支持民主抗议活动而被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局拘捕。他告诉国际特赦组织,他和死刑犯一起被关押了61天,并被讯问了约200次。在拘押期间,余文生不得会见律师,10名公安人员被安排每天分三班轮流讯问他。一开始,公安只是辱骂他,后来,他们把他的手绑在铁椅背后,用手铐铐起来。他感到身体的肌肉和骨关节完全被拉长了。他说两名警察不停地拉扯他的手铐,每一次拉动都让他惨叫。

2017年10月,余文生因为写公开信批评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执政强化极权统治,不适合继续留任,再次被短暂拘押。余文生的亲友认为,他目前被拘押与这封公开信有关。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对人权律师和其他活动人士展开了史无前例的镇压行动。在接下来的几周里,近250名律师和活动人士被国安人员审问或拘押,当中多人的办公室和住所遭到搜查。截至今日,已有10人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寻衅滋事罪”,其中两人仍在狱中,三人被判缓刑,一人被“免予刑事处罚”,但仍处于监视之中。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当局采取的一种措施,在某些情况下允许刑事侦查人员在正式的拘留体系以外将人羁押长达6个月,该做法是一种将人与外界隔绝起来的秘密羁押方式。在不能会见自己选择的律师、家人或其他人的情况下,被置于这一种“监视居住”方式的嫌疑人有受到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风险。这种拘押形式被用来钳制律师、活动人士及宗教信徒等人权捍卫者的活动。在中国,活动人士及人权捍卫者持续受到系统性的监控、骚扰、恐吓、拘捕及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