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度中国人权报告

2020年,人权捍卫者及被认为持不同政见者被严厉打压,少数民族也遭到有系统地镇压。年初,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造成4,600多人死亡。就该病毒发出警告的卫生专业人员被当局训诫后,人们要求言论自由和透明度。在联合国,中国政府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并被敦促立即、切实的允许联合国人员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对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有增无减。外国记者受到拘押和驱逐,其签证续签亦遭到系统的拖延或被拒续签。中国和其他在中国境外营运的科技公司屏蔽被政府视为政治敏感内容,将其审查标准扩展到国际领域。中国颁布了首项《民法典》,而在草案征求意见期间更收到了数千份公众呼吁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见书。香港《国家安全法》导致了言论自由受到压制。

人权捍卫者

中国政府枉顾宪法规定及其国际承诺和义务,继续不断对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进行迫害。在这一年里,他们受到了系统性的骚扰、恐吓、强迫失踪、任意关押、禁止与外界接触的羁押,以及长期监禁。司法不独立及缺乏有效的公正审判保障加剧了一再发生的侵害行为。许多人权律师被剥夺了行动自由权,也被剥夺了会见和代理被告以及查阅案件材料的权利。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成为打压的目标,并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寻衅滋事罪”等定义宽泛、措辞含糊的罪名。

数十名知名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于2019年12月在福建省厦门市参加了一场私人聚会后一直被任意羁押。3月23日,联合国人权专家对前人权律师丁家喜和其他人权捍卫者的情况表示严重关切。他们指出,这些人遭到了强迫失踪。法律学者许志永丁家喜被禁止与外界接触羁押了6个月后,在6月19日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不能联系家人和他们选择的律师。 2月24日,香港书商桂敏海被秘密审理后,因“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反歧视活动人士程渊、刘永泽、吴葛健雄在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被羁押一年多后,于8月31日至9月4日期间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受审。这三人仅仅因为倡导边缘群体和陷入危险者的权利而被任意羁押。

9月17日,四川人权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始人兼负责人黄琦终于获准与母亲通话,这是他自4年多前被拘押以来的第一次。据报,黄琦的健康状况自2019年1月被判入狱12年以来持续恶化,而且似乎出现了营养不良的症状。被控间谍罪的澳大利亚作家、博客作者杨恒均自2019年12月30日起被与外界隔绝地关押,其后终于在8月31日得以会见澳大利亚领事代表及其律师。据报,他接受了300多次讯问,并继续否认所有对他的指控。

2015年,中国政府对人权活动人士和人权律师实施史无前例的镇压,被称为“709镇压”。事件发生5年后,许多律师仍在狱中或受到严密监视。6月17日,被与外界隔绝羁押18个月的人权律师余文生受到秘密审判,并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据其律师表示,余文生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人权律师江天勇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囚,在服刑两年后于2019年获释,并与他的父母继续受到严密监视。人权律师王全璋因“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在服刑4年多后于4月4日出狱,并于4月底与家人团聚。据其律师表示,王全璋曾遭受酷刑。

自治区:新疆、西藏和内蒙古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和西藏自治区(西藏),以“反分裂”、“反极端”、“反恐”为名对少数民族实施的大规模严厉镇压有增无减。进出西藏仍然受到严格限制,特别是对记者、学者和人权组织而言,导致调查和记录该地区的人权状况困难重重。在新疆,自2017年以来,估计有100万或以上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民族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任意拘押,并在“教育转化中心”内接受政治教化和强制的文化同化。由于缺乏可公开获得的数据和进入该地区受到的限制,目前仍然无法记录侵犯人权行为的全貌。当局最初否认拘禁营的存在,但后来却称其为“职业培训中心”。然而,卫星图像显示,在这一年中,当局继续修建了更多的拘禁营。

从2017年起便不知所踪的维吾尔知名历史学家兼出版商依明江·赛都力(Iminjan Seydin)突然再次出现,并于5月初在一家官方英文报纸发布的视频中赞扬中国政府。他在视频中的言论似乎经过编排,意在抹黑他女儿关于他被任意羁押的公开证词。维吾尔企业家、慈善家艾克拜尔·艾赛提(Ekpar Asat)在2016年参加完美国国务院的领导能力培训项目返回新疆后失踪。1月,他的姐姐发现,艾赛提因“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被秘密定罪,并被判入狱15年。维吾尔模特麦尔丹·阿巴(Mardan Ghappar)自1月起被拘押,从3月起无人见过他或听过他的消息,当时他描述自己被拘押在恶劣环境中的信息和图像被分享到了社交媒体上。1月,在保险公司工作的维吾尔人玛依拉·亚库甫(Mahira Yakub)因汇款给在澳大利亚的父母而被控“资助恐怖活动罪”。据她妹妹说,这笔钱是2013年转给她的父母买房子。9月,自2018年起被拘押的哈萨克作家那合孜·木哈买提(Nagyz Muhammed)被当局以“分裂主义罪”判处无期徒刑,而这与他在10年前左右的哈萨克斯坦独立日与朋友共进晚餐有关。

越来越多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要求当局出示证据,证明他们在新疆失踪的亲人还活着。据报道,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被中国驻其居住国的外交机构告知,他们只有回到新疆才能更新中国护照。中国大使馆和代表机构骚扰和恐吓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及其他离散少数民族社群成员。 为了让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噤声和压制他们的活动,新疆地方当局据报将目标锁定他们在当地的亲人。中国国安人员通过即时通讯应用程序联系许多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要求他们提供身份证号码、居住地、护照照片和配偶的身份证信息等资料。另一些人据报多次接到国安的电话,要求他们收集海外维吾尔社区的信息并监视他们。

Uyghur woman oversea

6月,50名独立的联合国人权专家强烈批评中国政府在新疆和西藏等地镇压宗教少数群体及少数民族的行为。10月6日,39个联合国成员国发表联合声明,对新疆、香港和其他地区的人权状况提出严重关切,敦促中国政府允许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和相关联合国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等独立观察员立即、切实且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中国政府利用其不断上升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以及在联合国内不断扩张的角色,继续寻求方法来挑战既定的人权机制

在内蒙古,新的“双语教学政策”引发了区域性抗议。该政策将在9年义务教育期间逐步将几个班级的教学语言从蒙古语改为汉语普通话。据媒体报道,包括学生、家长、教师、孕妇和儿童在内的数百人因“寻衅滋事罪”被捕,原因仅仅是他们参加了和平的抗议活动或在互联网上分享有关抗议活动的信息。据报道,人权律师胡宝龙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而被正式逮捕。

健康权

在武汉爆发新冠疫情的最初几周,政府的审查制度阻碍了重要信息的流动。在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专业记者、公民记者及医疗工作者均被阻止报道疫情。地方当局后来承认其隐瞒了信息,令公众无法及时获取有关病毒的必要信息。据公安部消息,截至2月21日,针对新冠疫情“编造及故意传播有害虚假信息”的刑事调查案件数目已经超过5,511起。虽然医护人员在2019年12月下旬已经就病毒提出了警告,政府却没有及时做出回应,且对那些发声之人实施打压,因而延误了协调应对措施。

当局以公共卫生和安全的名义广泛实施的个人和技术监控,进一步加强了国家对社会的控制。当局为实行强制封城措施而推行“网格管理制度”。在此制度下,各省级政府均指派了数十万社区工作者监视其所在的社区。许多无法出示相关证件或近期出城的居民不能回到自己家中。4月,广州等地的非洲裔居民因新冠疫情遭受歧视,被赶出自己的家门和居住的酒店,并被禁止进入餐馆。

言论自由

由于要压制与新冠疫情和极端的封锁措施相关的信息,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审查继续。在疫情震中武汉,医务人员和活动人士因“发表不实言论”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而受到当局的骚扰。李文亮医生是试图在疫情尚未公布前敲响警钟的8名人士之一。他在聊天群中发出警告信息,让医生同行穿戴个人防护装备以避免受感染,却在4天后被当地警方训诫,随后死于新冠肺炎。全国各地的民众因他的死而在互联网上表示愤怒和悲痛,并要求言论自由和废除审查制度。当局在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应用程序上屏蔽了数百个关键词组合。发表在网上的异议、疫情相关的敏感标签以及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被迅速删除。外泄的通知显示,当局下令被指“散布谣言”的人删除其社交媒体账号和帖子。

当局拘押或惩罚那些披露新冠疫情细节的人。据报道,许多记者和活动人士仅仅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有关新冠疫情的信息,便受到骚扰及被长期与外界隔绝地羁押。4月19日,人权捍卫者陈玫和另外两位端点星众筹项目的参与者仅仅因为收集和归档有关疫情的公共信息,就被北京警方拘押,与家人失去联系。敢言律师兼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武汉居民方斌在报道了疫情并上传了武汉医院内部拍摄的视频后于2月初失踪。他们仍然下落不明。12月28日,公民记者张展因报道武汉的新冠疫情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据报,双手被24小时束缚超过3个月的张展受到酷刑对待,并在开始绝食后被强行喂食。

在这一年里,一些外国记者被驱逐出境,另一些则在续签时受拖延及被拒签。中国外交部吊销了多个美国媒体的美国记者的资格证,并将他们驱逐出境。8月,澳大利亚记者成蕾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另有两名澳大利亚记者起初被拒绝出境并被安全官员讯问,之后离开了中国。

4月,当局对有关追查新冠病毒来源的学术论文施加了新的严格限制,要求此类论文必须提交国务院任命的工作小组审批。7月13日,发文批评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法学教授许章润被拘6天后获释。据报,他在获释的次日就被清华大学开除。8月19日,北京大学公布了一系列关于参加外国及港澳机构举办的网络研讨会和会议的新规定。该通告要求参加者在活动开始前15天提出申请并寻求批准。

在这一年里,中国的审查和监视延伸到了境外。在中国境外经营的中国科技公司依照国内严格的审查标准对被认为“政治敏感”的内容进行封锁和审查,当中包括有关少数民族、政治动荡以及批评中国政府的话题。6月12日,电话会议公司Zoom透露,应中国政府的要求,该公司已经暂停了中国境外人权活动人士的账户,并表示其将屏蔽任何政府认为“非法”的会议。 视频分享软件抖音删除了大量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为引起人们关注其失踪亲人而发布的视频。外泄的内部文件显示,该平台曾指示版主审查涉及“政治敏感”话题的视频,诸如法轮功或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事件。 

宗教和信仰自由

自2月1日起生效的条例规定,宗教团体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政府试图使宗教教义和习俗与国家意识形态保持一致,并对国家批准的和未注册的宗教团体全面加强控制。有报道记录了数以千计的文化和宗教遗址被破坏的情况,特别是在中国的西北地区。在新疆和西藏,政府对宗教的压制依然严厉。在《去极端化条例》下,人们因为从事一般宗教活动而被当局视为“极端主义的迹象”,受到任意拘押。

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和双性人

在同志群体空间日益紧缩的情况下,中国规模最大、举办时间最久的上海骄傲节在8月13日宣布取消今后所有活动。活动人士因公开发表反对歧视和仇恨同性恋的言论而面临骚扰。包括微博和杂志在内的网络平台屏蔽并删除了同志相关的内容和标签。尽管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和越来越大的压力,同志社群的成员继续争取他们的权利。据报道,一名大学生对政府批准的教科书中将同性恋者归为“性心理障碍”提出了正式投诉。尽管中国在2001年就不再将“同性恋”归类为精神障碍,但法院在8月驳回了诉求。5月28日,全国人大通过了首项《民法典》,该法草案婚姻篇共收到社会各界的相关意见213,634条。虽然全国人大的一名发言人承认同性婚姻的呼声很高,但根据2021年1月1日生效的《民法典》,同性婚姻仍未合法化。

香港特别行政区

中国最高立法机关通过了措辞宽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国家安全法》)。香港政府加大了对民主活动人士和反对派领袖的镇压,并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干预媒体和教育。在新冠疫情下,看似随意执行的保持人身距离规定进一步限制了和平集会自由权。

集会和结社自由

2019年的抗议活动后,针对和平集会权的压制依然存在。元旦当日的一场抗议活动刚刚进行了3个小时,警方就宣布这场经批准的示威活动“非法”,并要求组织者和数万名大体和平的抗议者在30分钟内散去。警方随后开始向抗议者发射催泪瓦斯和水炮,并拘捕了287人,其中包括3名人权观察员。

4月18日,当局以违反《公安条例》为由逮捕了15名知名民主领袖和活动人士,这条法律常被用来禁止和终止大体和平的抗议活动。他们被控在被捕的6个月前组织和参加“未经批准集结”。

在当局为应对新冠疫情而实施人身距离的规定后,和平集会自由权进一步受到限制。3月,政府颁布了《预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组聚集)规例》,禁止4人以上的公共集会。该禁令几经修改,在年底时适用于两人以上的集会。

当局随后以新冠疫情为由,禁止了至少14次抗议活动,其中包括全面禁止一年一度的天安门六四纪念晚会和“七一”抗议游行,不管两大集会的组织者都承诺会遵守人身距离的规定并向当局提供了有关预防措施的详细计划。这是政府首次禁止这两大年度抗议活动。尽管当局已下禁令,仍有数千人聚集在过去纪念六四的抗议地点,26名活动人士因参加烛光晚会而被控“未经批准集结”。

截至12月4日,香港警方已根据公众集会禁令开出至少7,164张定额罚单。即便和平抗议者遵守了有关保持人身距离的规定,也经常成为被针对的目标。虽然在《预防及控制疾病规例》下,因工作而出席抗议活动的记者可获豁免,但报道抗议活动的记者也被罚款。

2月,约9,000名医院工作者罢工,抗议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上拖延实施边境管制。医院管理局随后要求相关人员解释其“缺勤”的原因并威胁要实施报复,此举向医生发出了不要组织及参与罢工的警告,令人为之心寒。

言论自由

国家安全被用作限制言论自由的借口。6月30日,措辞含糊的《国家安全法》在未经任何有意义咨询的情况下通过,并于次日生效。根据其规定,几乎任何行为都可被视为威胁“国家安全”。这项法律赋予了当局对和平活动提出起诉的新依据,对言论自由产生了寒蝉效应。到该年年底时,当局已逮捕了34人 ,涉及张贴政治口号、在海外成立呼吁香港独立的组织,以及支持各类政治团体。当局还援引了该法的治外法权条款,向8名居住在香港境外的活动人士发出逮捕令。

《苹果日报》为支持民主运动的报刊。8月10日,该报的老板黎智英因“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被捕。警方显然漠视记者享有的特权,突袭了该报的办公室并搜查其文件。在检方就黎智英早前获准保释提出上诉后,他仍被关押。

10月6日,当局以“散播港独思想”为由,取消了一名小学教师的教师注册资格,据说原因是其发给学生的一张作业纸包含“你认为什么是言论自由?” 以及“香港独立的原因是什么?”等问题。

同志权利

3月4日,高等法院一审裁定,在海外结婚的同性伴侣可以同样享有申请公共房屋的权利。9月18日,高等法院裁定,已婚同性伴侣在配偶一方死亡而未立遗嘱的情况下,享有平等的取得遗产权和继承权。然而,在同一天作出的另一项判决中,法院裁定,拒绝同性伴侣在香港结婚的权利是合宪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