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18也门死刑1914Views

首位因“国家安全”被判死刑的也门女子

April 20, 2018

文/莱雅•拉格 (Rawya Rageh

阿斯玛·欧梅西(Asmaa al-Omeissy)从也门南部启程,前往首都萨那寻求安全并同自己的父亲团聚。然而,22岁并有着两个年幼孩子的她遭受了一场可怕的磨难,这使她成为首位已知被以“国家安全”控罪判处死刑的也门女性。

2016年9月,她身为基地组织(al-Qa’ida)嫌疑人的丈夫在沙特领导的联军于南部城市穆卡拉(al-Mukalla)附近发动的一次伏击中逃离并与她分离。在此次伏击后,联军军队将她短暂扣押,随后将她释放。

但这只是她麻烦的开始。一个家族朋友提出驱车带她从穆卡拉前往胡塞控制下的萨那与父亲团聚,另一名男性乘客同他们一起上路。2016年10月7日,胡塞武装的安全部队在首都的一个检查站把他们的车拦下并将他们带走讯问。在他们被拘押后,阿斯玛·欧梅西的父亲也遭到了传唤和拘捕。

他们的被捕拉开了一场可怕磨难的序幕,其中包括强迫失踪、酷刑和其他虐待以及在严重不公的审理后做出的死刑判决。鉴于其与也门武装冲突的关联,胡塞武装实施的这些人权侵犯行为可能构成战争罪。人权团体表示,自胡塞武装团体及其盟军于2014年底控制了也门的大部分地区后,数以千计的人因其被认定的政治立场或宗教信仰遭到了任意拘押和强迫失踪。

阿斯玛的父亲
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女儿是清白的。

国际特赦组织与其他当地及国际人权团体记录了这些案例并敦促胡塞武装尊重其在国际法下的义务。然而,胡塞武装不仅没有回应这些呼吁,反而扩大了其对包括记者和人权捍卫者在内的反对者及异议人士的镇压。被拘者包括胡塞认定为支持敌对势力(南部受联合国承认的也门政府)的人,以及其支持者(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

此外,胡塞武装越来越多地利用司法制度解决政治问题,在数起极度不公的审判后做出死刑判决。这些审判及引起审判的程序显示其出对也门法律及国际法的彻底蔑视。例如,阿斯玛•欧梅西和她的3个同案被告人在多月来都被禁止与外界联系,同时,他们在不同的监禁场所间转移,其中包括刑事调查局(Criminal Investigations Department)中的一个“秘密”部门。

她无法获悉有关上一段婚姻中的两个孩子的任何消息,两个现年4岁和7岁的孩子目前同家人一起生活在南方。她的50岁父亲玛蒂尔•欧梅西(Matir al-Omeissy)告诉我,阿斯玛•欧梅西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被殴打,包括被一名女警察用拳猛击和用藤条抽打。她还被迫观看此案另外两名被拘者遭受酷刑,他们的手腕被吊在天花板上,同时全身遭到拳打脚踢。她因所谓与基地组织有联系而接受讯问,并被冤错指控与和她同行的男性乘客发生了“非法性行为”。

阿斯玛•欧梅西的父亲对我说道:“这是一场心理战。”他解释说审讯人员如何以攻击她“名誉”的方式试图摧毁她:“你能想象一个始终清白的女人被单独羁押在[审讯]室内是怎样的情形吗?”在也门,婚外情既是违法也是禁忌。直至2017年5月,阿斯玛•欧梅西及其他人才被最终起诉至萨那臭名昭著的专门刑事法庭(Specialized Criminal Court),该法庭专门审理“恐怖主义”和“国家安全”案件。他们的控罪包括“在别国与也门的战争中为外国提供协助”,意指联军成员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没有任何一名被告在审理期间获得了法律代理。

3名男子在宣判前数月获得保释,其中两人是出于医疗原因,但尚不清楚为何阿斯玛•欧梅西是此案中唯一一名仍被羁押的被告人。3人此后均逃往了不在胡塞武装控制下的也门安全地区,只有她一人于1月30日出庭,法官判处她及另外两名被告人死刑。此外,莫须有的“不当行为”控罪给她额外100鞭的刑罚,还给她的父亲带来了15年的有期徒刑。

莱雅•拉格
她在死囚区度过的每一日都将她置于遭受更多侵害的风险中,这也是在剥夺她与孩子们在一起的宝贵时光。

那些在萨那中心监狱(Central Prison)同阿斯玛•欧梅西交谈过的人告诉我,她的意志消沉。她在狱中的条件严重匮乏,必须自己购买食物,没有衣服和卫生用品,她的亲人因为担心自己也被拘押而没有去探望她。

也门监狱的拘押条件长期不人道且有辱人格,但当地活动人士表示这一情况在胡塞武装的控制下只会变得更糟。被拘者被塞进人满为患的肮脏牢房中,并被有系统地勒索钱财。

尽管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等针对女性被拘者的侵害现象在过去也有报道,活动人士表示,他们对近期此类报道的增加感到震惊。一名人权捍卫者告诉我,他所在的团体记录了数以百计女性被拘者遭受酷刑和凌辱的案件,其中包括“在建筑工程中以有辱人格的方式使用女囚。”

阿斯玛•欧梅西的父亲向我表示,他希望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女儿的案子以及她是清白的。一名律师代表她提出了上诉,但他苦苦挣扎于从法庭处取得案卷。同时,法院已经签发了数起死刑判决,包括1月份针对52岁的良心犯及巴哈伊教社区成员哈米德•海达拉(Hamid Haydara)的死刑。

胡塞当局必须停止其对于司法的嘲弄,立即撤销定罪和死刑判决,终止使用这一本质上残忍的刑罚。阿斯玛•欧梅西在死囚区度过的每一日都加重了这份不公,将她置于遭受更多侵害的风险中,这也是在剥夺她与孩子们在一起的宝贵时光。

莱雅·拉格是国际特赦组织的资深危机应变顾问。英文原文发布于News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