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权,不停笔”共发出460万条声援信息!


在国际特赦组织2016年的“为人权而写”(Write for Rights 2016)全球写信运动中,我们遍布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们共发出了4,660,774封信件、电邮、推文及其他形式的信息,这一数字令人惊叹。对于此次行动所声援的人权捍卫者们来说,这些文字让一切变得不同。以下是他们写给声援者们的感谢信。

jewher-ilham
©菊尔·土赫提

“当我看到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者们寄来的信件时,我哭了。当我知道有这么多人信任我、我父亲以及我们全家时,我感到更加坚强。”

—— 菊尔·土赫提 (Jewher Tohti),她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仍被中国当局囚禁

© 国际特赦组织
© 国际特赦组织

“我想谦卑并全心全意地向你们致谢,感谢你们坚持不懈的倡导与声援。逾百万人集结在一起,齐声表达,真相很重要。我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 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见图)在揭露了令人震惊的大规模政府监控后,现今仍在流亡中。我们与美国同行:特赦斯诺登运动(Pardon Snowden Campaign)、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CREDO,以及要求进步组织(Demand Progress)一道,向白宫递交了1,101,252个签名,呼吁总统奥巴马赦免爱德华·斯诺登。

© 私人提供
© 私人提供

“你们并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认识你们,但你们自始至终都同我们在一起,并为我们的解放而抗争。国际特赦组织所做的事情,是连我们的亲人都未曾做过的。我们将永远感激你们。你们给予我们力量,使我们日以继日,未曾放弃。这并非易事,但我们仍在坚持。愿上帝保佑你们,继续助力你们所从事的工作。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

—— 阿扎·里维斯·戈布(Azah Levis Gob),他与佛穆索·伊沃·菲(Fomusoh Ivo Feh)(见图)及阿富·尼维尔·尼佛(Afuh Nivelle Nfor)因转发一条玩笑短讯而被喀麦隆当局判处10年监禁。这几位青年获得了数位知名人士的声援,其中包括来自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及前喀麦隆足球前锋帕特里克·姆博马(Patrick Mboma)。

© 国际特赦组织
© 国际特赦组织

“我很感激,自己并不孤单。我拥有来自世界各地众多国家如此多人的支持。请继续你们对我及其他人士的声援和帮助。因为在秘鲁各地,许多女性正经受着这样的折磨,以及各种虐待。请声援她们所有人。我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农妇,其他地方还有许许多多如我一般的人。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

—— 秘鲁的麦克西玛·阿库纳(Máxima Acuña)在等待法庭判决期间继续遭到警察袭击,该判决将裁定她是否拥有留在其声称属于自己所有的土地上的权利。我们于2月份探访麦克西玛时,向她转交了15万封支持者们发出的声援信函。秘鲁司法与人权部长亦探访了她,之后,他对国际特赦组织要求政府保证麦克西玛安全的呼吁表示了支持。

© 国际特赦组织/Lawilink
© 国际特赦组织/Lawilink

“来自国际特赦组织的道义声援帮助我们在抗争中获得信心。”

—— “白化症患者协会”(APAM),马拉维一家致力于保护白化症患者的组织。国际特赦组织的声援者们为安妮·阿尔佛莱德(Annie Alfred)(见图)采取了566,000次了不起的行动,患有白化病的世界著名歌手萨立夫·凯塔(Salif Keita)亦加入其中。2016年12月,政府发布指南,用于帮助调查人员、检察人员以及地方法官更好地处理针对白化病人的犯罪。

正如这些诚挚的感谢信所示,你们的文字感动了生命 —— 同时,是的,它们还改写了生命。谢谢所有参与“为人权而写”的支持者们!

在多哥的支持者参与2016年为人权而写。© 国际特赦组织
在多哥的支持者参与2016年为人权而写。© 国际特赦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