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6个国家,这些记者正在为新闻付出代价


让权力接受监督是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在世界各地,记者仍然因为监督政府面临被骚扰恐吓、酷刑关押的风险。新闻自由日之际,我们盘点了6个新闻不自由的国家,这些国家的记者关注草根阶层、批评时局政策,揭露当权者暴力,他们理应被尊重、被保护,而不是被恐吓、被关押、被失踪。

缅甸 路透社记者因调查军队暴行被关押

瓦龙(Wa Lone) 觉梭(Kyaw Soe Oo)
记者瓦龙(Wa Lone)和觉梭(Kyaw Soe Oo)在2018年2月的一次庭审结束后接受媒体采访 © YE AUNG THU/AFP/Getty Images

对于年轻的缅甸籍记者瓦龙(Wa Lone)和觉梭(Kyaw Soe Oo)来说,在他们的国家报道真相意味着坐监的风险。去年底,他们在报道缅甸安全部队在若开邦对罗兴亚人犯下的暴行时被捕,并被与外界隔绝关押两个星期。他们被控非法持有秘密官方文件,因违反了缅甸的国家机密法而被调查。

“尽管我们在狱中已经度过了100天,但这不会削弱我们的记者精神,即使我们被关押更久。” 瓦龙在一次庭审的间隙表示。4月初,法院无视国际社会要求放人的呼声,拒绝撤销对两名记者的诉讼案,这再次彰显了缅甸在言论自由以及人权方面的倒退。如果瓦龙和觉梭被定罪,他们将面临14年囚禁。

土耳其 6名记者因政变未遂被判终身监禁

纳兹勒·伊利卡克(Nazli Ilicak)© IHLAS NEWS AGENCY/AFP/Getty Images)
纳兹勒·伊利卡克(Nazli Ilicak)© IHLAS NEWS AGENCY/AFP/Getty Images)

2月16日无疑是土耳其新闻自由最黑暗的日子。六名记者因”试图推翻宪法秩序”被判终身监禁,包括73岁的知名女记者纳兹勒·伊利卡克(Nazli Ilicak)、67岁的作家艾哈迈德·阿尔坦(Ahmet Altan)和他的弟弟,65岁的经济学教授梅赫梅特·阿尔坦(Mehmet Altan)。

判决公布之后,38名诺贝尔奖得主以公开信呼吁土耳其总统尊重法治和言论自由在政变未遂后的清洗行动中,土耳其拘捕并开除数万人,包括记者、学者、教师、公务员和警察,称上述人员与流亡的穆斯林学者法土拉·葛伦(Fethullah Gulen)领导的运动有关联。土耳其当局声称葛伦是2016年7月政变未遂的幕后主导。

墨西哥 记者因揭露警察暴力受到网上威胁

MEXICO, MEXICO D.F, JULY 10: Protest for the missing people in Mexico Against the drug traffickers, "put your shoes", at the Angel of Independence on July 10, 2011 in Mexico City (Photo by Pedro Gonzalez/LatinContinent/Getty Images)
墨西哥城关于失踪人口的抗议 © Pedro Gonzalez/LatinContinent/Getty Images

马克·安东尼奥·克罗奈(Marco Antonio Coronel)是Televisa电视台的记者。1月19日,他发布路边摄像头证据,显示警察参与了格雷罗州 (Guerrero state)近两个月来的6起失踪事件。几天后,他陆续在推特上受到自称是来自贩毒集团的死亡威胁。出于对个人安全的担心,他停止了对失踪案的报道。

在墨西哥,强迫失踪仍然司空见惯。据官方数据,截至2017年底,33,482名失踪人口的下落仍然未知。对失踪人口的调查充满漏洞,官方一般无法对受害者展开立即搜查,而肇事者经常可以逍遥法外。

中国 资深记者因报道上访再次入狱

HuangQi

黄琦被视为中国网络异见的先驱。自1999年创办关注上访者权利的民间网站“六四天网”以来,他多次因为报道真相被拘捕判刑。最近一次发生在2016年底,他被15名公安从四川成都的家中带走,之后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

黄琦已经被关押近1年半。他曾通过律师明确表示,他拒绝承认对他的指控。如果当局想要他认罪,他们只能得到一具尸体。近日他的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下肢严重浮肿,肾功能严重衰竭。他的律师曾多次为他申请取保候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他的母亲表示如果儿子没有适当的治疗,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突尼斯亚 博主因脸书帖文入狱

突尼斯亚民众抗议审查,呼吁新闻自由©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突尼斯亚民众抗议审查,呼吁新闻自由© FETHI BELAID/AFP/Getty Images

在脸书上发帖也会引来牢狱之灾?这在突尼斯亚的确是真的。国会议员、博主亚森·阿雅瑞(Yassine Ayari)正是因为在脸书上发帖嘲笑总统对一名高级军事官员的任命,被军事法庭判处16日监禁。在这之前,亚森因批评国防部长及在脸书上批评具体的军事任命,而被军事法庭判刑3年。自2011年以来,至少10位平民因表达他们的观点(通常是批评军队或国家领导人)而在军事法院受审。

巴基斯坦 诗人在批评政府后“失踪”

巴基斯坦记者及公民社会抗议对记者的攻击 © RIZWAN TABASSUM/AFP/Getty Images
巴基斯坦记者及公民社会抗议对记者的攻击 © RIZWAN TABASSUM/AFP/Getty Images

在巴基斯坦,记者也是强迫失踪的受害者。作家、诗人、Dharti电视台的记者迪达·阿里·夏巴拉尼(Deedar Ali Shabrani)自去年12月被从家中带走后边音讯全无,引发人们担心他可能被强迫失踪。迪达因批评巴基斯坦政府对信达省(Sindh province)的政策及该省的强迫失踪事件而为人所知。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记录了700多个巴基斯坦的案件,当地人权组织认为,这些案件仅代表强迫失踪人数的一小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