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们比以往更需要为勇者挺身而出


文/国际特赦组织全球人权捍卫者项目主任瓜达卢普·马伦戈(Guadalupe Marengo)

近期,世界各地的人权捍卫者均遭到攻击。这一情势显示,国际特赦组织新开展的倡导运动乃当务之急。

数日前,勇敢的墨西哥母亲及人权捍卫者米里亚姆·罗德里格斯(Miriam Rodriguez)在位于墨西哥北部塔毛利帕斯(Tamaulipas)的家中身中12枪毙命。米里亚姆生前不知疲倦地奔走呼吁,以期将绑架并杀害她14岁的女儿卡伦(Karen)之人绳之以法。为此,她亦成为一名主要的活动人士,找寻其他在该国被失踪的人。她被残暴杀害的事件显示,全球人权捍卫者面临的攻击正以惊人的速度增加。

在听闻米里亚姆遇害的几天前,我们获悉意大利的政客及评论员发起了一场抹黑运动,针对在地中海地区拯救了数千条生命的人权捍卫者。对他们的指责暗示,利比亚领海附近的搜索工作和救生艇助长了偷渡贸易,导致更多人在大海中丧生。

瓜达卢普·马伦戈
政府、武装团体、企业及其他掌权者迫切地想让那些为不义挺身而出之人噤声。

同样,我们在上周目睹了俄罗斯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及双性人(LGBTI)权利活动人士如何因试图发表一篇请愿书,声援车臣(Chechnya)的男同性恋者而被短暂拘押;我们亦获悉,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同该国人权侵害行径抗争的艾哈迈德·曼苏尔(Ahmed Mansoor)遭到单独拘禁。当我们于5月3日庆祝世界新闻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之时,马达加斯加岛、土耳其以及突尼斯等国的记者和独立媒体正受到新的攻击。

让我们挺身对抗不公不义

所有这些消息令我确信,我们现在比以往需要更多人勇敢地站出来,与不公及侵害人权之人对抗。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特赦组织已于本月发起全球性倡导运动“勇敢”(Brave),与此同时,我们发表了新报告《威胁下的人权捍卫者 —— 公民社会空间的萎缩》(Human rights defenders under threat – a shrinking space for civil society

我在这一领域从业已逾20载,遇见过许多像米里亚姆一样的人,既有女性,也有男性,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包括记者、律师、健康护理专业人士、教师、农民、告密者、工会成员、摄影师、人权受到侵犯及侵害的受害者或受害者亲属。他们独自或同其他人联合一道,为捍卫人权而行动。令人遗憾的是,政府、武装团体、企业及其他掌权者迫切地想让那些为不义挺身而出之人噤声,勇者依旧面临着来自他们的攻击。

女性人权捍卫者和LGBTI权利捍卫者不仅与其他人权捍卫者一样面临着相同的攻击,更遭受基于性别的暴力和歧视。例如,在菲律宾,参议员勒伊拉·德·利马(Leila de Lima) 领导了针对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暴力反毒运动的质询,她现正因出于政治动机的指控被拘押在马尼拉(Manila)的警察总部。今年2月,在她被拘押前,总统及其支持者发起了针对她的攻击行动,其中包括对她实施具有歧视妇女性质的侮辱。攻击者甚至威胁说要公布她的所谓性爱视频。

我们拥有挑战有害言论的力量

恐惧、分裂以及妖魔化的政治如何在全世界蓬勃高涨,我们都已见到并为之担忧。纵观全球,在社会及政治利益的驱使下,“我们与他们为敌”的有害言论被用于针对整个族群制造集体责难。在这一背景下,人权捍卫者被指责为“外国特工”、反民族主义者、罪犯、恐怖分子及不良分子,甚或被视为安全、发展或传统价值观的威胁。

近70年前,在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暴行后,《世界人权宣言》应运而生,当时的氛围是团结一致,并支持全人类自由、正义与公平的原则。但如今,《宣言》的精神与内容都正受到公然藐视。

我希望,通过这场倡导运动,我们可以协助扭转分裂的趋势,重新承诺奉行那些构成《世界人权宣言》基石的原则。我在工作中遇到过许多令人鼓舞的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拥有如此多元的资历与背景,无论其种族、宗教信仰、年龄、性取向,抑或是具有任何其他特征,我所见到的是,人类这个大家庭拥有共同的梦想与渴望,也就是我们想要有尊严地生活在一个公平公正的世界上。

我们都拥有挑战当今世界的恶毒言辞并与不公抗争的力量。让我们携起手来,改变针对人权与人权捍卫者的有害言论。让我们声援那些致力于让这个世界更加公平的勇者,并在这场至关重要的抗争中,与他们为伍。团结一致,我们便能实现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