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18俄罗斯歧视558Views

为什么我们要继续抗议恐同迫害

March 13, 2018

文/国际特赦组织同志平权研究员劳拉·卡特(Laura Carter

近一年前,多份报道揭示出,在一场由车臣警方精心策划的行动中,逾一百名男子于数周之内遭到绑架及拘押。在这场波及整个车臣且极其残暴的行动中,至少3人死亡,更多人在拘押中受到酷刑。

这些男性所犯的唯一“罪行”是疑为同性恋。被害者称,酷刑的目的是强迫他们“告发”其他人。

俄罗斯非政府组织同志网络(LGBT Network)以令人痛心的细节揭示出这些男子遭受的非人折磨。他们被狠狠地殴打、施以电刑、被剥夺睡眠、食物和水,被迫睡在水泥地上并常常受到羞辱。

但国家支持的恐同迫害并非车臣独有。国际特赦组织最新发布的人权状况年度报告指出,去年,针对同志的大规模逮捕和迫害规模惊人。

以阿塞拜疆为例,83人在9月的一场警察行动中遭到拘捕,多人被殴打、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并被判长达三周的行政拘留。媒体引述一名阿塞拜疆政府官员所称,此次行动旨在回应当地民众对同志“不尊重周围人”的抱怨。

次月,在印度尼西亚,警察在一次对雅加达一间桑拿中心的突袭行动中拘捕了51人,并称这些人正在举办“同性恋性爱聚会”。

9月,在埃及,一些听众在开罗的一场音乐会上举起彩虹旗,此后,至少76人被以该国卖淫法中的“道德败坏”控罪拘捕。一些被拘男子被迫进行肛门检查,这违反了国际法中禁止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之规定。

france gay rights amnesty international banner
2017年5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法之际,国际特赦组织法国分会谴责车臣对男同性恋者的迫害。

同性恋去罪化不足以应对时情

除了均为针对同志社群进行的公然镇压外,这些案件亦存在其他共通之处,即在数百被捕人士中,无一人是被明确禁止同性性行为的法律拘捕,因为这些国家均无此类法律存在。

俄罗斯、阿塞拜疆和埃及并不在72个明确将同性成年人之间的性行为规定为犯罪的国家之列,印尼首都雅加达亦不在此列。警方和刑事司法系统利用其他法律骚扰、拘捕及拘押同志。

在车臣,恐同氛围和对警察骚扰行为的有罪不罚现象助长了残酷的镇压。警察可以随心所欲地以夸大的控罪将人拘捕,俄罗斯法律禁止“向未成年人宣传非传统性关系”的规定亦解释了该国为何没有爆发针对这场残暴镇压行动的公众抗议。

其他地区亦有类似模棱两可或语焉不详的法律。

在阿塞拜疆,这些人被判有罪的主要依据是警察的指称,即他们“反抗警察的合法命令。”

在埃及,多人被控“习惯性荒淫”亦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检察官常用这项模糊的罪名指控同志,埃及法律未对这一罪名做出定义,这意味着,尽管该罪名并非特别针对同性成年人之间的性行为,它的模糊性足以被用来指控同志。

让政府受到应有的压力

那么,这些情况向我们传达了什么信息呢?

首先,尽管去罪化是必需的,但却仍不足以确保同志权利得到全面保护,而同志权利亦是人权。执法机关及其他国家权力机关只要想做,便能找到骚扰同志人群及社区并将其入罪的方法。

这种手段并非新鲜事,但在2017年,它的应用更为广泛,也更大张旗鼓。选择性地执行模糊的法律对整个社群造成了寒蝉效应。

劳拉·卡特
人们比以往更加乐意为同志社群挺身而出

但更加鼓舞人心的是,去年的情况亦展现出,人们比以往更加乐意为同志社群受到的迫害挺身而出。

即使是那些把同性恋视为禁忌、同志群体长期受到警察针对的国家,大多数政府仍然倾向于避免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所带来的关注。

去年,全球逾65万人加入国际特赦组织反对车臣拘捕同志的抗议活动中。从巴西到乌克兰再到台湾,活动人士签署请愿书、在使馆外进行抗议并与同志群体并肩抗争。

俄罗斯中央当局一贯对这些人权侵犯现象视而不见,但国际社会的抗议迫使其至少宣布要对车臣男同性恋遭受清洗运动的报道展开“调查前的审查”。

一年过去了,官方尚无开展任何调查,这恰好凸显了向俄罗斯当局继续施压以使其立即解决这一问题的必要性。

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无人应因自己是谁或所爱何人而遭到骚扰、拘捕或杀害。去年,全球数以十万计的人展示出为同志平权挺身而出的意愿。若我们意在终结这些残暴的镇压行动,便需对此坚持不懈。

本文的英文原文发布于Pink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