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8美国6107Views

2017/18年美国人权报告

February 22, 2018

美利坚合众国
国家元首和政府首长: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月接替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暂停几个穆斯林为主国家的公民前往美国的行政命令持续整年引发法律挑战。妇女和女童权利受到攻击。18名被羁押者从古巴关塔那摩湾美国海军基地被转移到他国; 41名被羁押者仍留在该基地,军事委员会继续进行审前程序。枪械暴力事件依然高发。该国出现死刑判决并有执行处决。

背景

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宣誓就任总统。在此前的竞选活动中,他发表的言论和承诺推出的政策具有歧视性,或违反国际人权原则。

难民和移徙者权利

总统特朗普在年内签署了一些影响移徙者、寻求庇护者和难民的行政命令。两项1月25日发出的命令要求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建隔离墙;允许驱回(强行遣返)和加强拘押寻求庇护者及其家属;增加移民和海关执法人员的职能和数量;优先驱逐移徙者,特别是那些涉嫌犯罪的人;并取消资助那些不与联邦当局合作拘捕非正规移徙者的“避难所城市”(sanctuary cities)。

1月27日签署的第3份行政命令禁止来自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的外国公民入境90天,暂停美国难民接纳计划(US Refugee Admissions Program)120天,将2017财年有资格入境的难民人数从11万减少到5万,并无限期禁止重新安置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该命令立即引起混乱和抗议,以及以歧视穆斯林的为由的法律挑战。一周后,一名联邦法官下令在全国暂停执行该行政命令,上述法令在上诉后维持不变。政府于3月6日发布经修订的命令,再次暂停美国难民准入计划120天,重提5万名难民的限额,并禁止6国(原先的7国减去伊拉克)公民入境美国90天。马里兰州和夏威夷州的联邦法官下令在全国暂时阻止该命令的实施。6月26日,最高法院允许缩减版的命令生效。法院还裁定,这项禁令可适用于受到重新安置机构帮助的难民。

9月24日,总统特朗普签署该命令的第二修订版,无限期地禁止乍得、伊朗、利比亚、朝鲜、索马里、叙利亚和也门这7个国家的公民移民美国,还禁止向乍得、伊朗、利比亚、朝鲜、叙利亚和也门公民发放某些非移民类别的签证,并特别禁止向委内瑞拉某些政府机构官员及其家属发放签证。10月17日,夏威夷州和马里兰州的联邦法官再次对这一措施作出不利裁决,阻止政府对6国公民执行该命令。11月13日,一家联邦上诉法院小组允许第3项禁令适用于与美国没有合法联系的人。

特朗普总统在10月24日发布行政命令,在“加强审查程序”的情况下恢复美国难民接纳计划。12月4日,最高法院批准了政府的请求,暂时允许最新的所谓“穆斯林禁令”在案件继续处于司法程序期间完全生效。

8月16日,联邦国土安全部终止了中美洲未成年人计划。该计划允许那些自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逃离暴力,而且父母在美国有正规身份的21岁以下者,在前往美国之前申请进行有关难民重新安置的面谈。这3个国家中不符合难民资格而且也没有其他方式与父母团聚的儿童,也能在该计划之下申请入境。

政府在9月5日宣布,如果国会没有找到立法方案,处理那些受“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保护的人的移民身份,政府就会在6个月内结束该计划,致使80多万人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威胁。“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计划”旨在保护在童年时来到美国,而且符合特定资格标准的人不被驱逐出境。 国会推出了“梦想法案”,为“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计划”的受惠者提供获得正规移民身份的渠道;但该法案在年底时尚未通过成为法律。

1月至8月间,超过17,000名无人陪伴的儿童和26,000名以家庭为单位的人在以非正规方式跨越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后被捕。这些家庭被拘押数月,许多人在争取申请留在美国时,没有适当途径获取医疗保健和法律顾问帮助。

妇女权利

妇女和女童的权利遭到广泛和多方面的攻击。总统特朗普的政府推翻了要求大学将性暴力视为性别歧视进行调查的政策,并暂停有关帮助妇女确定她们的报酬是否低于男性同事的同工同酬举措。针对妇女生殖健康和权利的攻击尤其恶劣。政府和国会多次试图切断对“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的拨款,该健康组织提供重要的生殖和其他健康服务,特别是对低收入妇女。政府颁布规定,让雇主在与其宗教或道德观念相冲突的情况下,免于提供避孕方面的医疗保险,使得数以百万计的妇女面临失去避孕服务的风险。遭到强奸的原住民妇女仍然在获取治疗方面饱受严重不平等之苦,这包括接受检查、医务人员使用法医证据工具包以及其他必要保健服务方面。政府还出台了所谓的“全球堵嘴规则”,禁止美国向任何提供有关安全合法堕胎护理信息的医院或机构给予任何资助。

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人的权利

这一年中,在州和联邦法律持续歧视同志群体的背景下,谋杀同志的案件增多。政府对同志社群的进一步歧视性措施有所增加。美国仍缺乏联邦保护,以禁止在工作场所、住房或医疗保健方面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身份的歧视行为。跨性别者仍遭到边缘化。总统特朗普的政府推翻了保护跨性别学生在公立学校使用与其性别身份相符之设施的指导方针。8月,总统特朗普下令扭转2016年宣布的允许公开的跨性别者参军的政策,该政策本来预期在2018年1月1日生效。10月30日,一名联邦法官发布了一项禁止实施该指令的初步禁令。

反恐和安全

11月28日,华盛顿特区的一个联邦陪审团判决利比亚公民艾哈迈德·阿布·哈塔拉(Ahmed Abu Khattala)犯有恐怖主义罪行,指控涉及2012年美国在利比亚班加西的一个外交驻地受到袭击的事件,当时有4名美国人丧生。陪审团判他谋杀罪名不成立。在利比亚被美军抓获后,艾哈迈德·阿布·哈塔拉(Ahmed Abu Khatallah)在美国海军船上被与外界隔绝的关押近两周,法官在8月裁定,他在这段期间所作的任何陈词都可以作为证据。10月29日,美军在利比亚抓获了另一名利比亚公民穆斯塔法·阿尔伊玛姆(Mustafa al-Imam)。他被空运到美国,与被与外界隔绝地拘押5日后,于11月3日在联邦法院出庭。在年底时,他因涉及班加西袭击的恐怖主义罪行而面临审判。

10月31日,纽约发生袭击事件,造成8人死亡,12人受伤,此后乌兹别克斯坦公民赛富洛·哈比布拉维奇·赛波夫(Sayfullo Habibullaevic Saipov)受到指控,虽然两名资深参议员要求将他视作 “敌方战斗人员”转交军方羁押,而且总统特朗普也表示考虑将他送往关塔那摩湾,但他将在联邦法院受审。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的一系列帖文公然无视无罪推定原则,要求对赛富洛·赛波夫判处死刑。

1月,总统奥巴马的政府将18名被羁押者从关塔那摩湾拘留所转移到阿曼、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余下41名在关塔那摩湾的被羁押者大多在未经起诉或审判的情况下受到关押。总统特朗普在大选前承诺将保留拘留设施的运营,并增加那里的犯人数目;关塔那摩湾年内再没有犯人被转移进或出该处。

10月,最高法院拒绝考虑两项司法管辖权挑战,从而允许在关塔那摩湾继续进行军事委员会程序,此举违反国际公平审判标准。

沙特阿拉伯公民艾哈迈德·穆罕默德·艾哈迈德·哈扎·阿尔达比(Ahmed Mohammed Ahmed Haza al-Darbi)在2014年对阴谋、恐怖主义和其他指控认罪后,于10月被军事委员会判处13年监禁。他于2002年在阿塞拜疆被捕,两个月后被移交给美国特工。

酷刑和其他虐待

总统特朗普在1月2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支持酷刑,同时称他将“依靠”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局长等人来决定美国是否应使用酷刑。该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杜绝有系统的侵犯人权行为不受惩罚的现象,包括2001年911袭击事件后中央情报局秘密拘留计划中实施的酷刑和强迫失踪。

至少3名据称参与秘密拘留计划的人被总统特朗普提名担任政府高级职位: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在2月被挑选成为中央情报局副局长;斯蒂芬·布拉德伯里(Steven Bradbury)被提名为交通部总法律顾问;斯蒂芬·恩格尔(Steven Engel)被提名为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Office of Legal Counsel)主管。吉娜·哈斯佩尔据信在2002年担任中央情报局在泰国的幕僚长,当时中央情报局在该国运营一处所谓的“黑狱”,至少有两名被羁押者在那里遭受酷刑和强迫失踪。她后来担任中央情报局反恐中心主任的幕僚长,该中心运营秘密拘留计划。2005至2009年之间,斯蒂芬·布拉德伯里担任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代理助理总检察长时为中央情报局撰写了一些备忘录,从法律角度批准使用违反国际禁止酷刑和其他虐待规定的审讯方式和拘留条件。在2007年担任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副助理司法部长时,斯蒂芬·恩格尔也参与了其中一份备忘录的撰写。11月7日,参议院以51票对47票确认了对他的任命。11月21日,参议院以50票对47票确认了对斯蒂芬·布拉德伯里的任命。对吉娜·哈斯佩尔的任命不需要参议院的确认。

两名中央情报局外包的心理学家詹姆斯·米切尔(James Mitchell)和约翰·“布鲁斯”·杰森(John“Bruce”Jessen)在中央情报局拘留计划中起了领导作用,二人的民事陪审团审判本来预计于9月5日开始,但该案在8月达成了庭外和解。

2001年911袭击事件后,数百名在美国被拘押的外国人中有多名阿拉伯或南亚裔人士对一些前美国官员提起了诉讼,最高法院在6月19日作出裁决。袭击事件发生后,被羁押者在恶劣的条件下被关押多月,并称发生了一系列虐待行为。最高法院称,如果指称属实的话,那么被羁押者所遭遇就是“悲惨的” 的事,“本意见的任何部分不应被理解为容忍他们声称其所遭受的待遇”。但法院裁定,该案基本上不能推进,因此涉及2001年袭击事件以来在反恐情况下侵犯人权案件的司法救济继续受到阻挠。

过度使用武力

当局仍无法追踪在全美被执法人员杀死的人的确切人数。《华盛顿邮报》收集的数据显示,执法人员在年内共枪杀了987人。根据这项数据,占总人口13%的非洲裔美国人在2017年占被杀者人数近23%。在被杀者中,有24%的人据了解患有精神健康问题。司法部提出建议,根据《关押死亡报告法》建立追查此类死亡事件的制度,但该建议对于执法机构没有强制性,因此有可能导致低报的问题。当局没有公布任何信息,说明是否已在年内启动报告程序。

在25个州,至少40人在警方对他们使用发射式电击武器后死亡,使得2001年以来此类死亡人数达到至少802人。在警察动用电击武器时,大多数死者没有武器,而且似乎没有构成死亡或重伤威胁。

9月,一名在2011年枪杀安东尼·拉马尔·史密斯(Anthony Lamar Smith)的前警察被判无罪,结果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各地引发抗议持续数周,导致数百人被捕。当地民权组织指称,警方非法拘押了人们,而他们对抗议者使用化学刺激物的行为构成过度使用武力。圣路易斯警方用重型防暴装备和军事级别武器及装备来维持示威秩序。8月,总统特朗普取消了前政府制定的、限制将某些军事级别装备转移到执法机构的措施。

枪械暴力

10月,一名枪手利用能够像全自动枪械一样快速发射的“撞火枪托” 配件改装的枪支,枪击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一场演唱会的观众,造成58人死亡。针对该屠杀事件,国会的回应是考虑禁止此类装备的立法和条例,但是这些措施并未被颁布。国会于11月另外推出了一项旨在防止枪械暴力的法案,但未获得通过。

至年底时,有两项联邦立法待决,有关法律会让人们更易获得枪支消声器和携带隐藏的武器。1996年颁布的法律继续令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无法得到拨款,进行或赞助关于枪械暴力成因及预防办法的研究。

总统特朗普的政府考虑通过将处理国际非军事武器销售的责任从国务院转移到商务部,放宽对突击步枪和弹药等小型武器的出口限制。该举措将严重削弱对武器销售的监督,并可能让更多枪械流入那些饱受严重武装暴力的国家。

死刑

23名男子在8个州被处决,令1976 年美国最高法院批准新死刑法以来的处决总数增至1,465人。法院作出了大约39项新的死刑判决。至年底时,该国大约有2,800名死囚。

阿肯色州自2005年以来首次执行死刑。俄亥俄州在停顿3年多后恢复了处决。佛罗里达州自2016年1月以来首次执行处决,当时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其死刑判决违宪。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认定,该裁决只追溯适用于约一半的死囚,让该州可以开始处决那些被认为不能受益于裁决的人。法院在年内首次根据一项新的判决法规做出了死刑判决。

在这一年中,4名原本在特拉华州、佛罗里达州、阿肯色州和路易斯安那州被判死刑的犯人沉冤得雪。自1973年以来,这类案件已经达到了160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