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藏语倡导者通向囹圄之路


文/阮柔安(Roseann Rife)国际特赦组织的东亚区研究主任

5月8日,藏族人权捍卫者及良心犯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将在中国的看守所中度过第三个生日。在当局眼中,他的罪行是和平捍卫藏族文化。为此,他可能面临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

扎西自2016年1月起遭到拘押,起因他现身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一出广为流传、题为“一个藏人追求正义之路”(A Tibetan’s Journey for Justice)的纪录片。视频讲述了他从位于中国西部青海省的偏远藏族聚居区前往北京的旅程,他此行是要寻求法律援助,为学校中缺乏藏语教育而对地方官员提起诉讼。

为何扎西这样一位在中国的网络平台淘宝上开店做生意的商人会冒着牺牲自己舒适生活的风险去捍卫藏语教育呢?

有关藏族语言和文化正在逐渐灭绝的担忧与日俱增,激发扎西展开对于正义的追寻。藏族电影制作人当知项欠(Dhondup Wangchen)2007年的影片《不再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早已表达出类似担忧。

因和平保护藏文化,扎西可能面临最高15年监禁
因和平捍卫藏族文化,扎西可能面临最高15年监禁

“国家统一”与藏族文化权的对立

扎西在中国宪法中寻获一项依据起诉地方官员。中国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若中国政府近期提交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的报告可信的话,还有12部法律和27项法规“保护”少数民族的语言权。

政府空谈保护少数民族的语言权,却以進取的措施,向藏人植入单一的国家身份及推行普通话,这对藏人身份产生了切实的威胁。当局以达到“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合理化加于少数民族的这些严格限制。

公立学校中文压倒藏语

在所谓的“双语制”下,西藏的多数学校现在以普通话中文作为主要的教学语言,藏语仅是众多科目之一,如今已经很难找到有中学以藏语作為教学语言了。

只有在乡村农牧社区的小学里,当很多老师不够资格以普通话教学,才會使用藏语。这使许多农村学校的学生面临双重困境,他们既不能恰当地使用自己的母语,也不能流利地读写普通话中文。

无论是用普通话中文还是藏语教学,学校都被要求使用“全国统一课程”,基本上教授的都是汉族主導的中國文化,无论是藏族还是其他少数民族的文化和历史都鲜有涉及。

“内地西藏班”学生迷失民族身份

每年,政府都会从西藏的小学里挑选数千名11至15岁的最优秀的学生,把他们从家乡迁至北京和其他遥远省份的寄宿学校里的内地西藏班学习。这些学生在初中毕业前的至少4年时间里都不被允许回家,如果他们要完成整个中学阶段的学习,就有7年不能回家。

政府大力补助的内地西藏班增加了教育机会,但西藏学生要冒著遭到非自愿文化同化的风险。

在这段成長期内,这些孩子学习的是全国统一课程,只有很少的藏语教育,生活在以汉族人為主的环境中,无法参加藏族文化和藏传傳佛教活动。当中大多数人在毕业后返回西藏,不擅藏语且已适应了汉文化和单一的国家身份。

这一在少数民族中建立单一国家身份的政策并沒正式官方承认,但似乎已是公认的做法。例如,去年,政府官员通知这些内地西藏班寄宿学校的校長“抓实思想政治教育和民族团结教育工作”,他们必须使学生树立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五个认同”。

内地西藏班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创办,当时,许多藏族父母把自己的孩子偷偷送出国,到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设立的西藏儿童村(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的学校里学习。近年来,中国政府亦收紧了边境控制,并强迫父母从西藏儿童村的学校中接回孩子。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在今年2月新学期开学时,现有35所西藏儿童村学校里已经没有了来自中国的藏族新生。

Tashi bilingual no logo

私立藏语教育班被以“分裂”为由禁止

扎西在小学里和从哥哥那儿学习了藏语,他的哥哥曾跟随一名僧侣学习。据《纽约时报》报道,扎西在作为僧人的3年里继续学习,然后上了私塾课程。然而,他发现大多数学习藏语的渠道已不复存在。

2015年,他为自己的侄女寻找藏语学校,探访了青海、四川和云南省藏族自治州的5所学校,却只发现藏语教育已不再受重视,普通话中文成了教学的唯一语言。

寺院曾是主要的藏语教学机构,但现在却被禁止开设藏语课程。由于僧侣和尼姑参与了捍卫宗教自由的抗议活动,政府将其视为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决定尽可能地减少寺院和社区之间的联系。

私立的藏语学习班也被关闭了。根据政府于2015年发布的一份通知,“以藏语文、环保与教育之名所组成的非法组织团体”属于20种“涉藏独非法活动”之一。

在一份于2018年1月发布的通知中,政府把组织藏语学习班的团体认定为“与达赖集团互相勾联……参与实施分裂破坏活动的黑恶势力”并要求群众举报这类团体。这一举措与政府“为了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严密防范和依法打击境内外各种恐怖主义势力、分裂主义势力和极端主义势力势力对中国的渗透、破坏、颠覆活动”的政策一致。

Tashi yushu detention centre
自2016年起,扎西就被关押于玉树看守所

扎西因保护藏文化受到起诉

扎西在被拘押了近两年后于2018年1月出庭受审。他在2015年接受《纽约时报》的访问时表达了对于政府承诺的不信任:“当地政府在控制藏民族文化的实际使用,例如文字语言方面的控制。它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种建设或者是一种帮助,其实是为了达到消灭民族文化的目的。”这些评论被当作扎西“蓄意煽动民族仇恨、阴谋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证据。扎西现正等待判决结果。

囚禁扎西以使其噤声不会阻挡其他藏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而进行抗争。政府必须停止以“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为名,将少数民族儿童圈禁在牢笼中,强行灌輸普通话中文和全国统一课程。

政府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扎西文色,他不过是在行使自身和平倡导藏语教育的权利。

正如他们用藏语所呼吁的 བཀྲ་ཤིས་དབང་ཕྱུག་གློད་གྲོལ་གཏོང་དགོས། —— 释放扎西文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