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0, 2018歧视表达自由1519Views

这个世界需要像他们一样无畏的青年领袖

August 10, 2018

从枪支暴力、警察暴行到性暴力和性骚扰,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面临的现实是残酷的。在新一波的人权运动中,来自亚洲、美洲及北非的青年领袖在兼顾学业及工作的同时仍挺身而出,采取行动并呼吁实现变革。适逢国际青年日,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他们的故事。

亚洲

“当我们团结在一起时,就可以互相激励对方。”—— 卡尼亚·玛曼托(Kania Mamonto),25岁,印度尼西亚

在印度尼西亚,至少50万人在1965年发生的悲剧中丧生,我有责任记录下幸存者的故事。我组织了社区的幸存者小组,并弥合了各代人之间的鸿沟。让年轻人了解我们国家的过去是至关重要的。身为人权活动人士,我不愿见到不公不义的事发生。我想与其他人合作,分享信息,并采取行动,但在印度尼西亚,做人权活动人士并非易事。

去年四月,我和许多人权捍卫者一同参加了一场文化活动,我是活动的司仪。一个暴力团体闯入并把我们堵在大楼内长达8个小时。十分可怕。两百余人被困,当中还有儿童。他们用石头砸玻璃,我们遭到了枪击,还有可能被殴打。在我们获释后,我的形象出现在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整个事件令人非常伤心。我如此努力地工作以使改变发生,但人们却并不这么认为。我学习了如何应对这些事,也想让人们了解我的工作。如果有人对此有疑问,我希望他们能告诉我并坦诚地探讨这些问题。为你的信仰挺身而出并不会让你成为坏人。我们只是想要实现正义和平等。

我通过国际特赦组织结识了亚洲各地的其他人权捍卫者并同他们一起工作,成为全球网络的一分子的感觉很棒。这是分享我们所做之事及遇到的困难和吸取的教训的机会。当我们团结在一起时可以相互激励。

启发我的是……一位名叫穆尼尔(Munir)的印尼活动人士。他是如此的令人鼓舞、勇往直前,且永远讲真话。他和人民站在一起。

推特:@Kanimonster_

“我在公开发声时感觉很有力量。”—— 玛努·加斯帕(Manu Gaspar),23岁,菲律宾

我在公开发声时感觉很有力量。使我的意见被聆听是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都在争取的事。我在19岁时告诉父母自己是同性恋。相较于我其他一些出柜了朋友,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还能活着待在家中。

但并非都是那么容易的事。我的父母不认同我的性取向,我很难与他们取得共识。我在回家后的大多数时间里不同任何人交谈。

我从人权运动中寻获了希望。当我谈论那些自己热衷的议题时,我感到自己受到了赏识,好像自己让什么变得不同了。

青年人权运动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除了在联合国人口基金(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UNFPA)任职外,还参加了国际特赦组织的青年联盟(Youth Collective)。如此多的年轻人面临相似的挣扎,我可以借此机会分享自己的故事并告诉他们情况会有好转,并且,当情况有所好转后,我们有责任确保其他地方的同志享有同样的自由。了解自己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但当你找到了你愿意与之交谈的人时,这会大有裨益;他们成了你自己选择的家人。当你寻获了那个群体,你会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亦会觉得自己更受欢迎了。

启发我的是……同志(LGBTI)社群。很多人的处境更加艰难,倘若不是为了他们,我不可能做我自己。

推特:@mnugaspar

美洲

“采取行动是让伤口愈合的唯一方式。”—— 杰克琳·科林(Jaclyn Corin),17岁,美国

我从未想过这会发生在我身上。帕克兰(Parkland)被认为是佛罗里达最安全的社区,但当大规模枪击的惨剧在学校发生时,我知道采取行动是让伤口愈合的唯一方式。

当我和朋友们聚集在一起时,我们并无计划。我们在客厅地板上开始工作。年轻是我们的优势。我们不是成年人,不会试着猜想什么才会对年轻人奏效,也无需征求同意。全国各地的青少年看见我们所做之事,觉得自己亦可如法炮制。

身为校园枪击事件的幸存者意味着人们会听我们的话。我们充满愤怒,声音响亮。对于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之事,人们的反应有助于我们发展自己的运动,甚至比想象中来得快。看到我们所带来的影响,令人惊叹不已,但同时也产生了一种罪咎感,因为这源自如此可怕的事件。

我们发起了“生命大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因为那些逝去的朋友会希望我们行动起来。我们是为了他们而行动。

启发我的是……采取行动以实现改变的青少年,亦即那些参加校董会选举的女生,或是其他参与生命大游行的人。就是这些人和这样的现实启发了我。

推特: @JaclynCorin

“必须要停止我所在社区中的暴力。”—— 劳尔·圣地亚哥(Raull Santiago),29岁,巴西

贫民区的生活有两面,一面是强烈的社区意识,另一面是警察暴力,不平等和种族主义令这一问题进一步恶化。每天都有人因为自己的肤色被残忍地杀害。

我在生活中目睹了大量的暴力事件,许多年轻人被监禁或杀害,另一些人为求生存被迫加入黑社会。在巴西,全国上下都在谈论毒品问题,以及当局选择以暴力的方式打击毒品犯罪。在我所在的社区,过去两个月内就有12人被杀。

我不想袖手旁观,身为人权活动人士,我决心针对“反毒战争”开展倡议行动,在我的社区内呼吁停止暴力。我们在街上举行示威游行,并进行街头表演,以宣扬我们的理念。我坚信,这些小举动会让我们的理念感染更多人。

过去,每当有人被害时,大家习惯于保持沉默,但现在,情况有所改变。每天,我们挣扎求存,现实生活中满是暴力。我的纹身写着“相信”。尽管保有信念并非易事,我的纹身不时提醒着我,我们已经走了多远。

启发我的是……诸如我的母亲、父亲和朋友一般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也生活在同样的现实中,但却持续不断地为了改善现状而抗争着。尽管困难重重,他们依然微笑以对。这真是充满启发性。

推特: @raullsantiago

“性暴力在我的国家中非常普遍,人们已经对此习以为常。”—— 伊达·帕雷德斯 (Yilda Paredes),23岁,秘鲁

在微笑背后,我们隐藏着恐惧,对于满载暴力生活的恐惧。

在秘鲁,女童和年轻女性不受保护。除非在例外情况下,否则我们不能进行人工流产。就在不久前,一名男子在巴士上将一个年轻女孩活活烧死。此事就发生在我家附近。

我本身是骚扰行为的受害者。我的前男友曾跟踪我,朝我的屋子扔石头,我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还散播谣言。我不得不更换手机号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想过从大学退学。

我从朋友那儿以及在国际特赦组织的工作中获取了力量。在大家获悉我的处境后,许多女孩和妇女开始找我寻求建议,表示她们也有相似的经历。性暴力在我的国家中非常普遍,人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我现在正接受律师培训,我还是一名人权活动人士,就妇女权利、同志权利及原住民权利等问题开展倡导运动。我们中有许多人都希望见到我们的社区改变。外界应当获聆听和尊重我们的声音。

启发我的是……像秘鲁的麦克西玛·阿库纳(Maxima Acuna)和在今年年初被枪杀的巴西女子马里耶勒·佛朗哥(Mariella Franco)那样的女性,她们都是为了我们的权利而抗争。

推特: @ParedesYilda

中东和北非

“人应当是宽容和开放的。”—— 阿慕尔·阿格拉姆(Amal Agourram),21岁,摩洛哥


在摩洛哥,妇女的权利每天都在受到侵害。我知道有人被骚扰和袭击,有人的言论自由权被侵犯,有人受到了不公平的审判。这让我想要为争取人权而抗争。

我在毕业后开始在本地的国际特赦组织工作,投身“勇者”(Brave)和“我欢迎”(I Welcome)的倡导运动。

我的目标是创造人人宽容开放并对人权有所了解的环境。在“我欢迎”运动中,我鼓励人们不要将目光局限于难民的标签,而是去聆听其背后的故事。

我多数时间和这些运动中的其他年轻人一起工作。这是一个结识有相似经历的人的机会。这些年轻人告诉我,参与其中大大减少了他们的孤独感,让他们觉得自己属于某件伟大的事业。我们中的许多人还用习得的技能就妇女权利等问题教育家里的人。

我一直都在思考可以做出改变并产生影响的方式。这是我的爱好。哪怕是在我的父母让我歇一歇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提升人权的重要性让我感觉很棒!

启发我的是……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他鼓舞了我们所有人。我还从我家乡的人那儿汲取力量。他们激励着我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