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非凡的旅程,一次感动人心的团聚


文/ 莫妮卡·科斯塔·里巴(Monica Costa Riba) 国际特赦组织流动人口倡导专员

去年7月,我在雅典附近的一所难民营中初次见到艾伦·默罕默德(Alan Mohamed)。他对我说,“当我闭上双眼时,看见的都是与父亲重聚的画面。”他和姊妹吉安(Gyan)自出生时便患上了肌肉萎缩症,他们都以为再也无法与父亲相见。

尽管困难重重,但在他们穿越四国边境并在希腊滞留了一年以后,全家人终于在周四晚上于德国汉诺威市团聚。

这次感动人心的团聚为此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旅程划上了句点。2014年的夏天,全家人一道从叙利亚启程。

当时,需要坐轮椅的艾伦和吉安与父母、3个兄弟姐妹一起住在哈克塞(Al-Hakasah)。在自称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的武装团体包围小镇后,一家人不得不选择逃离。

由于警察的枪击,全家人三次穿越国境逃往土耳其的努力均以失败告终,他们最终抵达了伊拉克。在伊拉克居住一年半以后,伊斯兰国的到来迫使他们再度逃离。父亲与其中一个女儿得以继续前行,最终抵达德国境内。

其余家庭成员再次尝试前往土耳其,但这次他们需要翻越对于轮椅使用者而言完全无法通行的山岭地区。去年2月,艾伦和吉安被分别绑在马背两侧,由他们的妹妹牵着马前行。同时,母亲和兄弟在陡峭坑洼的山路上推着重重的轮椅。
syria_refugees_wheelchair_journey

那个夏天,当我遇到艾伦时,他告诉我说:“那是一段十分艰辛的旅程,对于‘正常人’来说已是十分困难。对于残障人士而言,这就好似奇迹一般,因为两国(伊拉克与土耳其)之间的边境地带全是山区。”

抵达土耳其后,他们向人贩子支付了人均750美元,作为前往希腊的费用。他们需要同另外60人一道挤在狭小的气垫船中,艾伦与吉安不得不把轮椅留在土耳其,因为人贩子想用这个空间装更多人。

危险的旅程开始后不久,船的引擎出现故障,他们在土耳其海域漂浮了大约4个小时。艾伦回忆道,“真是可怕。每次环顾四周,我都能看见婴儿和孩子们在哭……母亲越来越虚弱,我的姊妹一度说她撑不下去了。”

终于,一些乘客成功将引擎再次启动,船抵达了希腊海域,在那里,他们被希腊海岸警卫队救起。全家人被转移到希俄斯(Chios)岛上,艾伦和吉安也获赠轮椅。
syria_refugees_reunion

在他们于3月12日抵达希俄斯岛的几日之后,欧盟与土耳其之间的协议生效。这意味着,其他欧洲国家的边境现已关闭,与父亲和姊妹团聚的希望仿佛遥不可及。

全家人被安排乘船前往希腊内陆,随后搭车来到瑞索纳(Ritsona)难民营。难民营位于森林中央一座废弃的军事基地,那儿的生活颇具挑战性。沙地崎岖不平的路面对艾伦和吉安来说尤为难行,食物也难以下咽,以致大多被弃掉,吸引野猪前来取食。

2016年9月底,全家人在希腊庇护申请办公室(Asylum Office)接受了首轮面试。随后,在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帮助下,他们由瑞索纳难民营转移至距雅典以北1小时的霍瑞索斯(Khorithos),被安置在一家宾馆中。

一周以后,他们收到了期待已久的消息。当他们到访庇护申请办公室时,被告知回家打包行李,准备乘飞机前往慕尼黑。上周四晚,他们在汉诺威市外的一家难民中心与父亲和姊妹相聚。

如今,艾伦和吉安已经准备好在德国开始新的生活。他们已经开始学习德语,亦意识到异国生活带来的挑战。但他们也明白自己有多幸运,并依然想起其他经历严冬、在希腊难民营中受苦的人。

艾伦
我为被自己抛下的朋友和所有难民感到难过。那里有孩子和婴儿,他们所处的环境相当恶劣。请不要将他们遗忘。

艾伦对我道,“我希望他们为困在岛上的人找到出路……其中一些人在几周前的大雪中丧生。这些人的生活十分艰难。我看见岛上居民的照片,见到他们住在白雪覆盖的帐篷里,我感到十分难受。”

对许多人来说,这些不过是数据罢了。但对艾伦和吉安而言,这意味着朋友与同胞。令人欣喜的是,艾伦再也无需闭上双眼,想象着自己与父亲在一起,但正如他曾告诉我的那样,“我为被自己抛下的朋友和所有难民感到难过。那里有孩子和婴儿,他们所处的环境相当恶劣。请不要将他们遗忘。”

本文由《TRT世界》(TRT world)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