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3, 2018歧视韩国411Views

来自韩国的J: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多元包容

February 13, 2018

J在知道“同性恋”这个词以前便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了。现年27岁的她已向自己的密友出柜,但没有告诉家中任何人,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和其他熟人知道。J在韩国一家非营利性机构工作,两年前,她在性取向及性别身份(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简称SOGI)的短期课程上结识了自己的伴侣。J对和自己的伴侣一道庆祝情人节满心兴奋。

你是在何时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的?

我在还是个小女孩时便意识到了自己是同性恋,但直到20岁都没有出柜。我在大学期间感觉十分地难过和孤独,因为我无法和任何人谈论此事。自那时起,我决定出柜并接受自己的身份。

你出柜时,朋友们作何反应?

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有一名伴侣。我大多数的同志朋友都见过她,但我的异性恋朋友从未见过她,我也不认为他们想见她。

我和我的伴侣一直都很亲昵,比如我们会牵手、脸贴脸亲吻和拥抱。

我并不在乎他人的看法,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反应。但有一次,我在等地铁时轻抚我伴侣的头发,一名老妇人朝我们嚷道:“你们这不是同性恋什么的么?”这样的经历令人不快。

J
去年的情人节很特别,因为那是我们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

相较于异性恋伴侣,同志伴侣在韩国面临哪些挑战?

我们在这个异性恋的社会中并不被视为伴侣。比如说,我的伴侣或许无法出席我父母的葬礼,因为我没有向家人出柜。

在韩国,异性恋伴侣可以自然而然地开始和发展恋情,有时甚至是在日常生活中意外地发生,但同志伴侣需要特殊的“同性恋雷达”来遇见某人。为了遇见某人,我们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努力。例如使用约会软件、参加酷儿活动或聚会、或者是让酷儿朋友介绍别的酷儿等等。我想,相较于异性恋伴侣,我们遇见那个人的机会更少。

你对情人节感到兴奋吗?有哪些难忘的回忆?

我喜欢情人节,因为我很喜欢巧克力!情人节那天会有许多精美的巧克力,这让我甚是喜爱。

去年的情人节很特别,因为那是我和我的伴侣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我们送给对方非常美味的巧克力。我依然记得当我把巧克力送给她时她脸上的表情,以及巧克力的味道。我每每想起那一刻,都会感到幸福。

今年你会如何庆祝,你选好送给伴侣的礼物了吗?

我已经准备好要送她的礼物了,但保密!(因为她现在正在帮我回答这些问题!)

J
我希望见到我们的社会能够多元包容。

你如何评价韩国政府和社会对待同志人群的方式?

我认为,韩国政府和社会意图把我们抹去。媒体常用“哥俩好”(브로맨스)或“女孩的迷恋”(걸크러쉬)来描述两名男性或女性之间的爱或情感,他们不想承认有“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的存在。

韩国没有同性婚姻或民事伴侣关系,因此同志伴侣无法从政府那里得到任何福利或保护,哪怕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

在无分性取向或性别身份的前提下,你希望在促进伴侣关系平等方面见到哪些变化?

我希望见到我们的社会能够多元包容。要创造这样的文化,我们就需向学校和家庭提供酷儿友好的教育。要提供这样的教育,我们就需要“反歧视法”。我们亦需将同性婚姻合法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