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出生就被判无期徒刑 —— 一名韩国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故事


最新消息:两年前,我们报道了韩国人宋寅颢(Song In-ho)的故事,25岁的他因为宗教信仰拒服义务兵役,正在等待法院对于自己拒服兵役的判决。一年后,宋寅颢在韩国一所监狱中服刑,他的上诉遭到驳回。如今,他已获释,并在一家公司的研发部门工作。总的说来,他目前的状况还不错。我们再次登载他的故事,以此纪念5月15日的国际良心拒服兵役日(International Day of Conscientious Objectors)。

我作为耶和华见证人长大,《圣经》塑造了我的良心。我们被教导甚至要爱自己的敌人,且不应以暴制暴,这是我成为一名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原因。我在初审中被判有罪,若上诉被拒,我将在监狱中度过18个月,但这并非我故事的终点或起点。

自出生时就被打上罪犯的烙印

在韩国,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人被污名化,几乎像是自我们出生起便被打上了烙印。仿佛人们知道这个孩子注定会进监狱,于是,他们把你视为准罪犯。

我的母亲是一名耶和华见证人,但我父亲最初非常反对我的信仰。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儿子最终会因拒服兵役而入狱,没有哪位父亲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我一直尽力做一个勤勉的好儿子。结果,父亲渐渐改变了想法,他成为第一个支持我上诉的人。

上小学时,我在课堂上被要求写下今后的志向,但我什么也没写,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实现的。既然我注定会坐牢,梦想又有何用?但我不能告诉母亲,因为这会令她心碎。

我记得一段伤心的经历,当一些同学问我:“你是耶和华见证人吗?我妈妈说你会进监狱。”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这仅仅是我人生经历的序幕。

宋寅颢
我不能告诉母亲,因为这会令她心碎。

在学校被视为异类

每个学期开始的时候,老师和朋友都会问我同样的问题:“你真的要去坐牢吗?你确定自己想做耶和华见证人?”我的回答从未改变。这并非可以妥协的问题,因为这事关信仰,我会用生命捍卫它。这是我需要始终肩负的责任。

朋友会问,“你知道有多少关于你的流言蜚语吗?”这样的时刻无比苦涩,而令人痛苦的回忆太多太多。

大学里的歧视尤为严重。一次,我的朋友嘲笑我说:“宋寅颢,你不会说脏话,也不会打架,你不是男人,也不会有任何成就。”我遭受过许多嘲笑,坦白地说,这令人相当不快。我感到愤怒。我花了大量的时间思考:“这件事是正确的吗?这是懦弱吗?”

宋寅颢
自出生起,我便感到自己像是坐上了一辆注定驶向监狱的逃亡列车,十分无助,无法逃离。

毕业后,我想找一份好工作,但无法办到。由于歧视和偏见,良心拒服兵役者几乎不可能在有名气的公司里谋得一职。目前,我在父母的清洁公司帮忙。
south_korea_conscientious_objectors_song_inho

仅仅要求服兵役的替代方案

为准备庭审,我每周固定一天前往法院。在那儿,我看见小偷、窃贼、诈骗犯、强奸犯等各类罪犯,他们全都声称自己的判决不合理而要上诉。我觉得,若有人要提起上诉,那个人应是我。

于是,我下定决心。若有机会,无论代价为何,我会竭尽所能地为自己的清白辩护,哪怕这意味着我一定会被判入狱。

我愿意并准备以任何替代方式报效我的国家,无论这会有多困难。出于良心拒服兵役并不意味着我想要逃避服役。

我是一名心存感恩的公民,希望能被允许以兵役以外的某种方式报效国家。无论替代方式是什么,只要不违背良心,我都愿意承担。

这就是我们的全部请求。

韩国,大部分的良心拒服兵役者为耶和华见证人。在该国,因良心拒服兵役而入狱的人数,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总和还要多,目前,逾600名20至24岁的男性在狱中服刑。良心拒服兵役不是罪。国际特赦组织继续呼吁韩国政府停止惩罚良心拒服兵役者,尊重他们的思想、良心及宗教信仰自由。查阅我们的新闻报道及报告《无期徒刑》(Sentenced to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