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大批孕妇为了生子逃离本国


联合国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已有逾230万人离开委内瑞拉,相当于该国超过7%的人口,当中大部分人前往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秘鲁寻求庇护。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各国政府必须共同担负责任,保护和保障逃离委内瑞拉民众的人权,国际特赦组织致函在厄瓜多尔基多出席紧急峰会的区域政府时表示

文/ 皮拉尔·萨马丁 (Pilar Sanmartin)

21岁的委内瑞拉女子安娜·马德里斯(Ana Madriz)在哥伦比亚诞下孩子的当天表示,这个国家拯救了她的生命。

几天后,她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在自己位于哥伦比亚库库塔(Cúcuta)家里的露台上与我见面,当时她的眼里闪着泪光。然而,在她迷人的微笑背后隐藏了双眼无法掩饰的事实,就是因为害怕留在本国会无法活命讲述自己的经历而要离开、要舍弃以往的生活所承受的痛苦。

安娜是无声却能管中窥豹的一个例子,揭示出委内瑞拉人大规模外逃的现象:数以千计的孕妇集体出走,逃离缺乏相关设备的医院。

委内瑞拉妇女不单无法享受日常生活,而且每天都要面对孕产妇死亡的事情。

委内瑞拉政府已有多年未公布公共卫生数据,但在2017年初,当局意外发布了卫生公报,里面列出了孕产妇死亡率和其他数据。尽管这些数字所引发的丑闻令卫生部立刻将网页上的信息移除,真相却已被公诸于众。

在2015及16年间,委内瑞拉的孕产妇死亡率上升了65%,令近年来所取得的进展成为泡影。

在2015及16年间,委内瑞拉的孕产妇死亡率上升了65%,令近年来所取得的进展成为泡影,情况重回25年前。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包括缺乏抗凝剂、疤痕愈合霜、止痛药、抗生素、防腐剂等药品;此外,手术刀、针头和手套等基本的医疗工具及设备也不足;与此同时,越来越少的医护人员愿意在没有设备和薪酬的条件下工作。

当我与国际特赦组织的团队来到哥伦比亚调查为何数以百万计的人离开委内瑞拉时,访问了几十名在边境小镇的医院里占满走廊的孕妇,当中大部分人因为担心在自己的国家分娩会令自己的孩子、甚至是她们自己丧命,所以逃离委内瑞拉。

至于安娜则是在2015年决定和自己的伴侣以及刚出生的、也是她唯一的孩子一起前往哥伦比亚谋求更好的生活。

安娜记得在夜半时分穿越分隔两国的河流时,负责把守这条路线的武装士兵手持AK—47步枪瞄准她,每分每秒对她而言都是难言的恐惧。

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两国之间设立了250多个非正规边检站,他们在其中之一个越过了边境。安娜记得在夜半时分穿越分隔两国的河流时,负责把守这条路线的武装士兵手持AK—47步枪瞄准她,每分每秒对她而言都是难言的恐惧。她把儿子抱在怀里,走进河中,目视前方,然后过了河。

在抵达哥伦比亚的一年后,她再次怀孕。尽管她之前经常回到委内瑞拉,如今却决定不再回去了。她其中一位好友在委内瑞拉一间医院进行分娩前离世,不良的医疗服务和缺乏抗生素及抗凝血剂是造成她死亡的原因。

由于担心在委内瑞拉分娩会有生命危险,因此,即使安娜和她的伴侣在库库塔是无证移民,也决定留在哥伦比亚。这个边境小镇拥有最高的非正规就业率,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失业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库库塔收容了数以百计的委内瑞拉人,他们往往露宿街头,不得不面对少数人的极端仇外心理,却也得到许多人无声的支持。

安娜知道哥伦比亚的法律仅保障向外籍人士提供紧急服务,于是在2017年11月临盆之际才去库库塔的埃拉斯莫·梅兹医院(Erasmo Meoz Hospital)。尽管在生产过程中得到的医疗照护有限,安娜仍对此赞不绝口,而我对此并不感觉意外。若说到我在哥伦比亚的见闻,那便是医护人员尽职尽责,竭尽全力地减轻邻国人民承受的苦痛。

在过去一年里,埃拉斯莫·梅兹医院是接纳委内瑞拉病患最多的医院,其中三分之一的医疗预约是有关生子的,该医院仅2017年一年就接生了2,100个委内瑞拉籍新生儿,即平均每天接生6个婴儿,是该医院上一年接生婴儿数的3倍。

在埃拉斯莫·梅兹医院的走廊里明显可以见到大批从委内瑞拉出走的孕妇,哥伦比亚全国各地也都可以见到同样的场景,例如,迈考(Maicao)的圣·何塞医院(San José Hospital)和巴兰基亚(Barranquilla)的圣婴医院(Niño Jesús Hospital)在去年处理的委内瑞拉孕妇个案都创下了历史新高。

在紧急状况下离开委内瑞拉到哥伦比亚产子再一次印证了委内瑞拉的公共卫生医疗服务恶化至严重、极端且不负责任的水平。

尽管委内瑞拉方面由于政府的隐瞒而缺乏数据,但哥伦比亚方面的数据不会骗人,显示情况相当严峻。官方数据表明,在哥伦比亚进行了医疗预约的委内瑞拉人从2015年的1,475名增加到了2017年的24,720名,这意味着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增加了15倍。

然而,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继续否认委内瑞拉的公共卫生医疗系统陷入了危机,在某些权利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已不复存在。

在我们的谈话快要结束时,安娜对我说委内瑞拉政府必须有能力保障她孩子的食物权、健康权和受教育权。

我还想加上一条,就是委内瑞拉政府必须保障妇女的权利,尤其是那些有关取得综合卫生保健服务以及性与生殖健康服务方面的权利。

本文首发于《国家报》(El Paí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