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叙利亚化学袭击,开源证据发挥主导作用


文/国际特赦组织数字核查团队主管萨姆·杜布雷(Sam Dubberley

4月初,叙利亚大马士革农村省(Damascus Countryside)杜马镇(Douma)发生化学攻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在就本国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实施报复性军事袭击的理由发表的官方讲话中,特别提及“死去的男女和儿童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悲惨图像”,白宫也提到视频和图像显示“袭击中至少两个氯气桶装炸弹的残余同以往氯气桶装炸弹的特征相一致”。

之前,塔米尼斯(Talmenes)、艾拉塔明(al-Lataminah)、卡法塞达(Kafr Zita)及汉谢洪(Khan Sheikhoun)均为叙利亚境内受到化武袭击的地方,有关袭击的照片和视频不胜枚举,它们有被记录证实,但鲜在政府就其政策展开的公开辩论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

我们并不怀疑这些影像的真实性。实际上,国际特赦组织对它们中的众多展开了核实工作。我们在冲突地区的其中一项核心工作便是评估军事及武装团体是否遵守适用的国际法律义务,已经核实的开源证据在评估国际人道主义法和人权法是否得到遵守极为重要。

然而,这些影像的不寻常之处在于,针对这些国家就4月14日对叙利亚所采取的行动提供理据时,它们扮演了何等重要及核心的角色。的确,在它们之后显然也有别的证据,法国政府提及了对当地人的访谈,美国政府也提到“可靠信息显示叙利亚军方官员在袭击前进行了协调”。但事实上,由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最初无法进入杜马镇,权威及公开的证据很难取得。这和美国政府于2017年4月在汉谢洪受袭后发动的空袭等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在那之前,土耳其卫生部便发布了一项声明,称袭击中使用了沙林毒气,禁止化学武器组织随后确认了上述情况。

国际特赦组织反复提出进入叙利亚的请求,在这一请求遭到不断拒绝的情况下转为使用开源证据,即:发表在互联网上或在WhatsApp等社交媒体网络中分享的视频和照片,以支持我们就保护冲突中的平民进行的研究和倡导工作。若非如此,我们的工作恐会遭到极大的限制。

我长期从事对针对平民并摧毁民用物体的攻击的视频和照片进行筛选、核查及定位的工作,因此可以确定近期由可信赖的组织以公认的方法整理核实过的有关杜马镇的影像并非捏造。

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伪造的影像,它们的确存在,而且也是一大问题。政府、武装团体及其党羽屡次将手上的伪造内容冠以“假新闻”的陈词,用于掩盖可怕的实情。在发生了人权侵犯事件后,展现发生在其他时间或地点的人权侵犯影像突然出现在社交媒体上。叙利亚政府利用这些虚假的影像去削弱那些已经核实的材料以及它们所展现出的痛苦、创伤和危难。

4月7日杜马镇受袭后,此类虚假内容急剧增加,五角大楼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俄罗斯机器人程序的活动使其增加了2,000%。在其中一起尤其令人震惊的例子中,网络调查公司Bellingcat发现有作为白头盔(White Helmets)发动攻击的“证据”的视频片段在网上传播,然而,这段视频实际上来自一部由叙利亚文化部投拍的虚构电影《革命者》(Revolution Man),当中讲述了一名记者进入叙利亚并编造有化学武器袭击的消息。即使有经过严格核实的证据来对抗此类虚假故事,“当谎言环游世界时,真相还没穿好裤子”的古老谚语仍然主宰着网络世界。实际上,麻省理工学院近期发表在《科学》(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推特(Twitter)上,假消息的传播速度远远高于事实

尽管国际特赦组织认可开源信息在支持和核实事件方面的作用,但它们极少构成我们研究和分析的支柱。在叙利亚,我们继续竭尽全力从当地的受害者、目击者及专家那里取得第一手的访谈资料。我们不是总能正式或安全地去到该国各地,但我们的研究小组与其遍布境内的网络保持着频繁的联系。开源的视频和图像现在已经成了这一程序的组成部分,但其并非唯一。 我们的“数字核查团”(Digital Verification Corps)由5个国家的知名大学中约120名志愿者组成,利用坚实的的研究方法追溯并核查此类内容。我们只有在内容符合确实、严格的标准时才会采用它们,否则会将其弃用。为何?因为任何不符合这一标准的内容都会威胁我们及更大范围的人权社区在急需信息的时刻和环境中所发现事实的可靠性。

在数字时代,互联网上的开源信息对政府的公共外交愈发重要,甚至能为国际机构的决策提供信息都不足为奇。例如,国际刑事法院在近日就利比亚的战争犯罪签发的逮捕令中就加入了大量与被控犯罪有关并经核实的数字证据。开源调查在使用适当的情况下能在那些难以亲临的地区形成暴行受害者实现正义和问责的重要新途径,在那些地区,手机或是唯一能与更广阔的世界分享所发生之事的证人。

但正如“战争的迷雾”可能导致误解与怀疑,政府应当适应数字平台上如杜马攻击等暴行出现相互冲突及矛盾的叙事这一困境。倘若我们要确保开源信息被有效地用于将犯罪者绳之以法,政府、国际机构、媒体、诸如国际特赦组织等公民社会组织均需确保自身的核查方法清晰、透明并有效,否则将给破坏真相的错误信息及宣传提供传播机会,这或许会给真实发生的人权侵犯行为及罪行的受害者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点击此处,查看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