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7, 2018拘禁朝鲜471Views

“我还没有放弃”,朝鲜父亲盼再次见到妻儿

June 27, 2018

李泰元同妻子丘静华(Koo Jeong-hwa)谈天的乐趣很快就已被转化为绝望。当静华和他们4岁的儿子智勋* 在沈阳被中国警察抓走时,这对夫妻在去年11月4日的电话通话也被切断了。

29岁的泰元的担忧不无道理,如今,同妻儿一起在韩国展开新生活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24岁的静华在抵达中国的两周后,很有可能被强迫遣返回朝鲜。由于她在没有合法许可的情况下离开了祖国,而这在朝鲜属于反政府的罪行,當時等待她的,是在该国某个劳改营中被终生监禁,此类勞改营因强迫劳动和酷刑而广受非议。

然而,最可怕的是4岁的智勋因为受到“株连”而可能和母亲一同被送进集中营。

6月初,泰元在他居住的韩国天安市(告诉国际特赦组织:“我的妻子在最后一次和我通话时告诉我她被警察带走了,那是我最后一次同那边的家人取得联系,我对他们被遣返回朝鲜一事几乎无能为力。”

2015年,泰元独自一人冒险前往韩国,对于要把妻儿留在朝鲜一事感到忧心忡忡。目前,他已在韩国安顿下来,并在一家大型电子公司找到了工作。

丘静华与4岁的儿子智勋

泰元回忆道:“没有家人的陪伴,我感到十分孤单,我真的很想念妻子和儿子。我让她来找我,但她不敢离开朝鲜。我辛苦工作,好存钱付给中间人,让他们帮我把家人带过来。”

2017年10月中旬,静华两母子一起踏上了这趟艰险的旅程,以期同丈夫团聚。在中间人的帮助下,他们偷偷越过中国边境,抵达了延吉。

静华来到中国后,这对夫妻在两年多以来首次能够在电话上自由交谈。

泰元说道:“我们太过思念对方,因此每天都会花至少5个小时用视频通话。当我见到家人的面孔时,就希望他们能立刻来到我的身边。”

在整整两周的时间里,当静华还身处延吉时,这对夫妻每天都会通话,还计划着未来在韩国的生活。他们渴望立即见到彼此,但警察在静华两母子前往邻近的大城市沈阳时将他们扣下了。

2017年11月7日,中国当局将静华母子二人遣返回了朝鲜。截至12月初,他们一直被拘押在朝中边境城市新义州(并接受问话,之被转移到家乡会宁一家拘留所中。

由于拘留所称无法照顾智勋,故在20天后把他送去了外婆家,当时他的手脚都生了冻疮。至于静华仍处在羁押之中,面临被送往劳改营的风险。

但泰元并未死心,仍然希望令挚爱重获自由。他把自己的绝境告诉了媒体和位于首尔的外国大使馆,亦联系了国际特赦组织。

泰元解释道:“我们向媒体和各国大使馆讲述了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事,我们获悉有能帮助我们的国际组织。”

不久后,国际特赦组织世界各地的支持者立即行动起来,呼吁朝鲜当局释放静华。尽管国际社会纷纷施压,但数月过去,此事却未有进展。

然而,3月1日出现了一丝曙光,静华在被拘押3个月后重获自由,她被释放的原因无从得知,但泰元相信,国际压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李泰元
朝鲜当局相当在意自身声誉,它是一个独裁国家,但并非独自存在这个世界上,我相信国际社会的努力的的确确是有帮助的。

泰元说道:“妻子获释令我如释重负,我的朋友都对此感到惊讶。朝鲜当局相当在意自身声誉,它是一个独裁国家,但并非独自存在这个世界上,我相信国际社会的努力的的确确是有帮助的。”

泰元依然为未来感到忧虑,如今妻儿已不再住在那个曾被他们称为家的地方,而是同他的母亲一道居于逼仄的环境中。

“朋友告诉我,我的妻子因为羁押期间没有足够的食物而营养不良,[当她返回家中时]我的儿子甚至认不出自己母亲的样子。他们正在苦苦挣扎,但我却完全无能为力。”

去年10月的两个星期里,这对夫妻还能够自由聊天,现在似乎已变成遥不可及的回忆,同妻子交流几乎已是不可能的事。朝鲜仍是世界上最隔绝的国家之一,严格限制与外界的联系,境内绝大多数人无法合法地上网或使用国际移动电话服务。

“我同妻子失去了联络,现在十分担心家人朋友的情况。我知道如果他们被发现用手机与我通话,便会受到国家安全部门的惩罚,被送去教化所或政治劳改营。”

泰元感到焦虑和孤单,但仍然希望本月初举行的朝美对话能够带来更加光明的未来。

“若对话取得成功,或许我们可以自由访问朝鲜与韩国,到时就可以与家人团聚。我还未放弃梦想,仍然希望再次见到妻儿。”

*智勋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