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9, 2018也门武装冲突1532Views

也门:被遗忘的战争

March 29, 2018

也门:被遗忘的战争

3年来,全球对这场激烈的冲突视若无睹

一场不断升级的危机

2015年3月25日,一支由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国际联军对也门境内的胡塞(Huthi)武装组织发起空袭,从而引发一场全面的武装冲突。

在接下来的3年里,也门的冲突毫无真正缓和的迹象。冲突各方犯下的骇人人权侵害行径以及战争罪对平民造成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联军不断地从空中投掷炸弹的同时,敌对派别的军队在陆上交战。冲突的一方为也门的胡塞武装团体,其成员属于伊斯兰教什叶派分支宰德派(Zaidism);另一方为反胡塞武装力量,与现任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Abd Rabbu Mansour Hadi)及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形成了同盟。

平民被困其中,逾15,000名平民丧生或受伤,人道主义危机不断恶化。

3年来,全球大部分地区对这场激烈的冲突视若无睹,对其造成的毁灭性影响知之甚少。

居住在穆哈的阿慕尔·萨布里这样描述一次导致至少63名平民丧生的空袭:
(就像是)末日来临,尸体和人头散落在地上,陷入“火焰与灰烬”之中。


Residents of Magash village, west of Sa'da City, refilling their jerrycans with water.
© 国际特赦组织

平民付出沉重代价 


平民在也门的战乱中首当其冲。  
冲突除了造成成千上万人伤亡外,亦加深了本已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这一危机乃人为造成,而战争令人道主义情势愈加严重和恶化,冲突各方亦对人道主义援助多加阻挠。

约2,220万也门民众如今依靠人道主义援助维持生存。沙特领导的联军为阻挠向胡塞武装提供的物资,对海空实施了部分封锁。在胡塞武装组织于11月底朝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Riyadh)的平民区非法发射导弹后,沙特领导的联军非法加大了对也门的海空封锁。尽管自此以后封锁有所放松,但联军继续对救援物资和食物、药品及燃料等必需品的商业进口施加限制。

我的儿子在出生后14个小时后就去世了…… 医生跟我们说他缺少体液,因此需要重症特别护理和氧气。我们带他去了每一间可以找到的医院,直至他最终去世。我想带他出城,但没法出去。
穆罕默德,他在2015年12月刚出世的孩子因缺氧而死亡

人道主义援助人员亦表示,胡塞武装过度限制物资和人员的流动,迫使他们关停了部分救援项目。

冲突造成的平民伤亡

5,900+

平民在冲突中丧生, 9,400+ 平民在冲突中受伤

3 百万

民众因冲突被迫离开家园

2,220万

人需要食物、水、庇护所、燃料及卫生设施等维持生命的人道主义援助

2.5 百万

儿童失学

Huthi armed group fighters August 2015
©AFP/Getty
Jet fighters of the Saudi Royal air force
© AFP/Getty Images

谁是交战方?

一方是胡塞武装团体,通常被称为“人民委员会”(Popular Committees),受到效忠已故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的某些军队单位和武装团体所支持;

另一方是受总统哈迪支持的、由沙特领导的联合军队,在也门开展空袭和地面作战。
组成联军的成员国包括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科威特、约旦以及苏丹。
美、英两国一直在向联军提供情报和后勤方面的支援。

爆炸的威力令我的姐妹和母亲飞到五米开外,当场毙命。哈尼(Hani)的尸体直到12个小时后才挖出来。我60岁的父亲费萨尔(Faisal)是唯一的幸存者。
在联军于2015年6月16日半夜发动的空袭中失去母亲和4名兄弟姊妹的莱拉•哈耶尔(Leila Hayal)说道。这次空袭摧毁了他们位于塔伊兹(Ta’iz)的家。

联军与在也门地面作战的反胡塞武装团体结成了同盟,这些武装团体通常被称为“人民抵抗委员会”。他们同样受到忠于总统哈迪德军事力量及各种不同派系的支持。

冲突期间国际法禁止的攻击类型:

针对平民的家或建筑物

针对医疗机构

于平民聚居区域内发起

IDPs in Amran City, refilling their jerrycans with water. Due to lack of electricty, it has been difficult to pump water in most areas of Yemen.
© 国际特赦组织
A joint crisis/MENA mission to Yemen in June/July 2015. Photos are from the team's visits to Taiz and Aden.  On 7 July, just after mid-afternoon (asr) prayers, a coalition strike killed 11 worshippers and injured several others in a mosque in Waht, a village north of Aden in Lahj governorate.
© 国际特赦组织
Yemenis search for the air attack victims around the destroyed buildings after Saudi-led airstrikes hit Sanaa's Old City, Yemen, on June 04, 2015.
© Mohammed Hamoud/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 国际特赦组织
© Rawan Shaif

各方侵犯人权的行径

国际特赦组织搜集到的证据揭示出,此次交战的各方均有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径,包括犯下战争罪。

国际特赦组织记录了沙特领导的联军在6个省(萨那、萨达、哈杰、荷台达、塔伊兹及拉赫季)发动的36次空袭,显示其违反了国际人道主义法,该法适用于冲突期间,亦被称为“战争法”。空袭导致了513名平民死亡(其中至少有157名孩童),379名平民受伤。空袭包含看来蓄意针对平民及医院、学校、市场及清真寺等民用建筑物的袭击,这构成了战争罪。

她以为自己回家就能找到他们……她本来有5个兄弟姊妹,可以一起玩耍,如今只剩下她自己一个……她的心中有着怎样的伤痛?
32岁的阿里•拉依米(Ali al-Raymi) 在沙特领导的联军对萨那实施的空袭中失去了他的兄弟穆罕默德•拉依米(Mohamed al-Raymi)、嫂子以及5个年龄在2至10岁之间的侄儿侄女。他年仅5岁的侄女布赛娜(Buthaina)是她家中唯一的幸存者。

沙特领导的联军亦使用了国际法所禁止的集束弹药这种致命爆炸性武器。集束弹药在发射时会释放几十枚、有时达数百枚小“炸弹”,这些小炸弹通常在地上没有爆炸,可以在初次发射的很久以后导致可怕的伤害。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记录,联军使用了至少4种集束弹药,其中包括美国、英国和巴西制造的型号。

国际特赦组织亦调查了30起发生在亚丁和塔伊兹的地面袭击,这些涵盖了支援和打击胡塞武装的袭击未对参战人员和平民进行区分,令至少68名平民丧生,当中多为妇女和儿童。交战双方也都在平民大量聚居的区域使用了大炮、迫击炮、火箭炮等非精准武器,并在居民区内作战,从居民家中、学校或医院里或附近的地方发动袭击。所有诸如此类的袭击均严重违反了国际人道主义法,可能构成战争罪。

胡塞武装及其联盟在萨那和其他受其控制的地区实施任意拘捕和拘押,令数十人强迫失踪并在严重不公的审判后做出死刑判决。他们针对的目标包括所犯之唯一罪行乃行使言论自由的人,诸如记者、异议人士以及巴哈伊(Baha’i)信仰少数社群。

同也门总统哈迪及联军结成同盟的反胡塞武装亦针对塔伊兹的医院工作人员发起了恐吓和骚扰行动,并在医疗机构附近布下交战人员和军事据点,对平民构成了威胁。

加剧危机的武器

在多份报告指出许多国家在也门不负责任的行为和其严重违反国际法对平民造成的毁灭性后果后,这些国家继续向沙特阿拉伯及其联军成员国出售并转移武器,供其在冲突中使用。这些武器被沙特领导的联军用于杀害和伤害平民并令也门人生灵涂炭。武器亦转手到了胡塞武装和其他在也门作战的武装团体手中。尽管一些欧洲国家已经暂停向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转移武器,美国和英国领导的其他国家仍在继续向联军成员国提供大量先进的军事装备。

美英等国无法就其对沙特领导的联军提供持续性支援和不负责任地转移武器之正当性提供任何合理的解释,因为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它们的行为在过去3年里对也门人民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国际特赦组织的林恩·马洛夫(Lynn Maalouf)

它们当中的一些是《武器贸易条约》(Arms Trade Treaty)的成员国,该《条约》旨在“减少人类的痛苦”,并规定把武器转移至其很有可能被用于严重违反国际法用途的地区为非法。

国际特赦组织敦促所有国家的政府确保不对也门冲突中的任何一方直接或间接提供支援,包括可能被用于冲突的武器、军需品、军事装备或科技,直到冲突各方停止如此严重的人权侵犯行径。这一禁令同样适用于实施此类转移所需的后勤和财政支持。

#也门

现在行动,停止销售加剧危机、摧毁也门平民生命的武器

发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