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又再刷屏,但为什么中国孩子还是不安全


文/ 容皓欣- 国际特赦组织中文编辑

上周六晚,一篇题为《疫苗之王》的文章在朋友圈给疯转。

这篇在微信公号“兽楼处”(ishoulc)首发的4千字长文,详细讲述了3家药业的发家史,也讲述了这几家药业怎样在多起医疗丑闻后仍能继续营运, 以及其中一家企业怎樣被发现制售了数以十万计的不合格疫苗。

 他们生产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断,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体中。”

这篇文章惹来无数人的怒火,尤其是忧心忡忡的父母。

不出所料,文章很快就被删掉,网民称之“被404”。但民众很快就把文章转发到其他微信公号和平台。《疫苗之王》出现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並迅速出现了各种疫苗事件的评论文章,识别问题疫苗的家长指南,甚至是在香港接种的攻略。

其中不少文章很快就被删了,纵使审查员夜以继日地忙个不停,但仍然敌不过一发不可收拾的怒火。

这事情怎么好像在哪看过?没错,这并非头一回。

****

2016年,有报道指价值8,800万美元的问题疫苗多年来被销往全国各地,随之令群众非常愤怒,政府也迅速做出了回应。李克强总理在公众爆发强烈不满后的数日之内作出批示,最终拘捕了过百人。然而,针对这些疫苗的质量问题以及要求赔偿的家庭在持续不断的抗议后,问题却不了了之,又或抗议的声音被压制了。

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披露了山西省78起案例,涉及的儿童在注射疫苗后发病甚至丧命。报道内提供的证据显示,疫苗因人为原因而未被冷藏。在报道发表后,主编包月阳被免职,涉案家长受到了监视。

这样的事情源源不绝,走的都是一个大家熟悉的流程:

  1. 事件引起公愤
  2. 审查员介入,民意被压制
  3. 政府发表公开声明
  4. 维权人士和记者被噤声
  5. 重复

中国政府批准了多条要求保障健康权的国际条约,当中需要国家确保与健康相关的商品与服务安全优质,保证民众获得与健康相关的信息,并保障民众在健康权受损时可获得有效的法律救济。

不过,在重大问题出现时,中国当局并未为受害者讨回公道,反而是追究那些声援受害家庭的人。2010年,曾在官方媒体工作的赵连海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原因是他为受到三聚氰胺毒奶粉影响的家庭伸张正义。

年初,谭秦东医生因为在网络上发文,指出一种中国药酒“有毒”而被拘押了3个月。他被拘捕的消息引发众怒后获释。

事实上,有些律师和活动人士只想通过中国的法律体系为受害者讨回公道,但都被系统性地拘押,曾为疫苗受害家长代理案件的人权律师唐荆陵因推动民主发展,或按官方的说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判有期徒刑5年,目前仍在狱中服刑。

今年4月,人权律师余文生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妨碍公务”,被正式逮捕。他的家人和朋友相信他是因人权工作而被捕。此前,他曾是一名失效疫苗受害家长的辩护律师,他与其他人权律师更组成志愿团为受害家庭维权。在2016年,一封给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中,包括余文生在内的89名律师曾呼吁当局监管疫苗行业,并为问题疫苗受害家庭提供补偿和协助。

****

上周日午夜刚过,亦是《疫苗之王》在网上发酵的一天后,多家中国大陆媒体公开了李克强总理作出的另一次“批示”,当中做出了相似的承诺:

……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次日,在之前的一起假疫苗事件中开展倡导工作的活动人士启靖被当地警察带走问话3小时。

中国政府向来也能够快速地对公众不满做出反应,但由公众、媒体和非盈利组织参与独立监督却是不容发生的事。

官方媒体报道,疫苗丑闻涉及252,600剂不合格疫苗,全国有215,184名儿童已接受注射。

今次的事件凸显了目前的监管体制未能发挥作用,然而,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做法,才能建立一个更为有效且符合其人权义务的制度。

缺乏了公众不满、独立报道以及集体诉讼的压力,企业只会继续走捷径,这类似曾相识的集体时刻将会再度重现。

 

相关文章推荐:

律师唐荆陵妻子汪艳芳:在这一个人的圣诞,我会继续坚守

在押人权律师余文生:我绝对不会解聘自己的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