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4, 2018拘禁歧视表达自由韩国1992Views

光明的未来:为何韩国良心拒服兵役者能够重燃希望


文/庄司洋加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研究员

韩国宪法法院于6月下达的判决有望终结该国监禁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做法。宋寅镐(Song In-ho)知悉判决之后对我说道:“我曾梦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从未想过它来得如此之快。”

他的愿望或会很快成真。在法院作出判决后,政府必须为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提供民事性质的替代役,立法机构必须在2019年底前修改法律。

然而,对寅镐而言,这份判决来得依然太迟。他出于良心而拒服强制性兵役,尽管愿意服务社区,却依然被判入狱,他在2016年8月获释前已被监禁了14个月。

终身监禁

每年,韩国都有数以百计的男性像寅镐一样,基于信仰拒服兵役,却因此被判入狱,当中多数年仅20出头。他们面临着不可能的抉择:要么违背自己的良心服兵役,要么入狱。

许多人被社会排斥,而且因为有犯罪记录的关系,在服完一贯为18个月的监禁刑后在社会经济方面处于劣势。他们的犯罪记录往往意味着“无期徒刑”,伴随着一生的耻辱和不利处境。

2014年,我在进行有关韩国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研究时初次认识寅镐。多年来,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者和其他公民社会组织一直开展倡导运动,希望终结韩国将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入罪的做法。我们通过不同个案让大众注意有关情况,并为该国的宪法法院提供法律意见。

6月28日,国际特赦组织与良心拒服兵役者在韩国首尔的宪法法院外。 AFP/Getty

这些工作有助加强国内外对这一问题的关注。这项运动突显了国际特赦组织的全球影响力,逾百国家的支持者力促国防部长不要再让这些年轻男性受苦。

联合国专家发声进一步加强了我们的倡导工作和国际团结。2015年11月,在我们开展倡导运动的6个月后,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再次敦促韩国政府“立即释放所有因行使免服兵役的权利而被判处监禁的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

我依然记得白种健(Baek Jong-keon)的话,2016年,他被拘押时写了一封信给我。他因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而有了犯罪记录,之后被吊销了律师执业证。他写道:“在我抗争期间,国际特赦组织的帮助令人难忘。每一次的努力和尝试在当时看来似乎毫无用处,但它们一步一步地往前推进,最终积少成多,带来了改变。”

是时候行动了

政府现在必须立刻行动。这一判决为韩国政府提供了契机,终结这一严重违反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权的行为,上述各项权利载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按照国际法的规定,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不应受到任何法律或其他方面的惩罚。

不过,现时仍余下不少问题留待韩国当局解决,包括:何人通过何种程序评估某人是否有资格服替代役?是否可以确保替代役由民事而非军事控制?当局能否确保服替代役者不会处于不利境况?曾因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被判刑之人的犯罪记录会否被撤销?

在我们等待政府采取行动的同时,其他地方已发生了变化。自2015年起,下级法院已一再判决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无罪,逾80名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获下达无罪判决。

寅镐与本文作者庄司洋加,摄于首尔宪法法院外

宪法法院做出这份令人期待已久的判决固然有许多值得庆祝的地方,但其亦裁决,规定对无充分理据拒绝被征召入伍之人处以监禁的《兵役法》(Military Service Act)并未违宪。《兵役法》仍维持不变,至少在目前来说,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仍有可能被判入狱。

眼下,大家的目光转移至最高法院,该院计划于2018年8月30日就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受到刑事处罚的问题举行公开听证会。

无论最高法院到时出现的结果如何,韩国政府面前只有一条路,就是必须立刻遵守其国际义务,就强制性兵役提供真正的民事替代役,并释放所有因入狱而人生被毁的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

在法院最近作出这份裁决后,寅镐对我说:“我已经搁置了人生中想要追求的梦想,因为我知道,我的犯罪记录令它们无法实现,或许现在我可以找回那些梦想了。”

韩国当局是时候该确保所有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能够再次拥有梦想了。

英文原文发布于国际特赦组织英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