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命一辈子:缅甸年长者经历的冲突与流离失所


缅甸有数以万计的年长少数民族因遭受军方暴行而被迫逃离家园,但人道主义系统常常无法充分实现他们的权利和满足他们的需求。

《“逃命一辈子”:缅甸长者经历的冲突与流离失所》(“Fleeing my whole life”: Older people’s experience of conflict and displacement in Myanmar)是我们首次就老年人的权利与尊严如何在武装冲突和危机期间,以及在人道救援的提供过程中未能受到尊重而展开的全面调查。

older man sitting in the camp
大约85岁的Abul Hossain 在Kutupalong营地。地形起伏的营地使他难以走动,使用厕所和卫生设施成为困难的事。

国际特赦组织资深危机应对顾问马修·韦尔斯(Matthew Wells)表示:“数十年来,缅甸的少数民族不断遭受军方的侵害。不少在最近的军事行动中遭受暴行摧残的老年人在童年或青壮年时期经历过类似的恶行。他们的经历赤裸裸地揭露了军方长期以来的暴行,以及伸张正义的需要。”

“由于冲突与军方侵害,逾一百万人被迫迁居至难民营中,其中包括数以万计年长的男女。人道主义团体所做的工作令人叹服,应对了一个接一个的危机,拯救了许多生命。但老年人被忽略了,他们的特殊需求常被忽视。人道主义回应须变得更具包容性。”

该报告建基于与146名年长男女进行的访谈,这些人是来自克钦(Kachin)、傈僳(Lisu)、若开(Rakhine)、罗兴亚(Rohingya)、掸(Shan)与德昂( Ta’ang)的少数民族。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间,国际特赦组织3次到缅甸的若开邦、克钦邦、掸邦北部,以及在孟加拉国南部的难民营进行访谈。受访者的年龄从54岁到90多岁。

 

 

军队针对老年人的恶行

当缅甸军队在克钦邦、若开邦及掸邦的军事行动中犯下暴行之时,老年人面临特殊的风险。一些年长者往往因为对家园和土地的依恋,又或因为没有体力逃命,而在军事行动扫荡了村庄后依然留在当地。士兵在发现他们后,对他们实施任意羁押和酷刑,有时还会杀害年长的男女。

年长者因为对家园和土地的依恋,又或没有体力逃命,在军事行动后依然留在当地。士兵发现他们后,对他们实施任意羁押和酷刑,甚至杀害。

 

一名67岁的若开族农民因为有严重的听力受损,以致无法听到附近军队与若开军交火的声音,村里大多数人于2019年3月逃离后, 他仍留守当地。他讲述了缅甸军队强迫他离家后的所作所为:“当我去见军官时,士兵将我的双手……反绑在我身后,那条绳子是用来绑牛的。他们问我:‘若开军来过村里吗?’ 我回答说没有,我从未见过[若开军]……然后士兵就开始打我。”

在军方于2017年对罗兴亚人发动的军事袭击中,许多老年男女在家中被活活烧死。年约50岁的罗兴亚妇女玛丽亚姆·可敦(Mariam Khatun)在缅甸士兵进入她位于貌夺县的村庄时,与自己的3个孩子一起逃往了附近的森林。她说道:“我的父母留在了家里。我有两个年幼的孩子,还怎么带上他们一起? ……我父母因为身体上的问题无法走动。”

当玛丽亚姆·可敦和孩子抵达村旁的小河时,回望发现村子着火了,并知道自己的父母仍在家中。

older man walking in Balukhai
Qari Arshad Hossain,大约100岁,现在生活在孟加拉的Balukhali营地”

国际特赦组织检视罗兴亚各村丧生者名单时发现,老年人受害的比例尤其高。无国界医生所进行的一项定量研究也发现类似的结果,显示在军方于2017年8月25日展开残暴军事行动的一个月内,死亡率最高的是50岁以上的罗兴亚男女。

对于若开邦和克钦邦已经逃离的年长者而言,穿越缅甸多山的边境地带往往并非易事,而军队封锁主要路线及限制人道救援更令困难加剧。国际特赦组织记录到的几起个案中,老年人在试图逃往安全之地时因为无法使用医疗卫生服务,结果因而丧命。

人道救援不足

联合国机构与人道主义组织曾回应孟加拉国的巨大需求,当地有逾90万罗兴亚人生活在难民营内,而在缅甸则有逾25万人流离失所。捐助资金不足,再加上两国政府(缅甸尤为严重)作出限制,结果制造了更多挑战。即使存在种种限制,人道主义体系常常忽视老年人。

在孟加拉国的难民营内,许多年长的罗兴亚男女无法定期获取最基本的服务,包括卫生设备、医疗服务、水及食物。营地的拥挤及山地地形构成了恶劣的环境,尤其是对行动能力有限的长者而言。

许多年长的罗兴亚人称自己无法使用公共厕所,不得不在营地内用锅代替,让他们失去尊严。90多岁的罗兴亚人毛拉维·哈伦(Mawlawi Harun)栖身于孟加拉国第15号难民营的庇护所内,他说道:“我在这儿如厕,也在这儿吃饭和睡觉。我变得像头牛或羊一样。我还有什么可说的?牛在进食的地方排泄和小便……我现在就睡在厕所里。”

由于距离的问题和地形的影响,年长的男女在前往医疗卫生设施时亦困难重重。即便他们能到那里,也发现一些诊所连高血压及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最常见的慢性病都无法应对,以致不成比例地影响了老年人。许多老年人不得不在街市摊位买药,然而,这本应是医疗卫生应对体系的一部分。

年约80岁的古尔·巴哈尔(Gul Bahar)表示,她每月花费5千塔卡(59美元)买药,包括治疗高血压的药,因为她营地附近的诊所只提供扑热息痛。为支付药费,她说:“我们卖掉了部分口粮和食用油。我们把毯子也卖了。”

在缅甸北部这处许多克钦人自2011年起便流离失所的地方,一些人道主义项目未能充分纳入老年人,尤其是支援生计的项目。老年人在找工作时亦受到歧视,以致出现了一连串的负面后果。而且,近年来的捐助疲劳迹象,以及人们指望境内流离失所者难民营中的人能在附近区域找到工作,也导致人道救援削减,结果令问题加剧。

67岁的克钦族妇女扎坦·可望·罗伊(Zatan Hkawng Nyoi)被安置到一个境内流离失所者难民营前一直务农,她说道:“我去接触一些雇主,说我想工作。但 “他们说我太老了,没法走那么远到[稻田]。”

Kachin woman in the camp
“我找过工作,但他们说我太老了,没法走那么远干活。我很伤心,因为我需要钱,也想要工作,但我没有机会。”扎坦·可望·罗伊

一般而言,年长者在难民营的领导层中代表人数不足,当中以年长的女性尤甚,这剥夺了他们在决策过程中的发言权。

马修·韦尔斯表示:“人道主义应对系统需更充分地纳入年长者的需求,从在初步评估时听取他们的意见到将他们纳入援助项目。要更有效地回应年长者的权利,从纳入他们独有的技能与观点开始。”

不断受创伤

对于缅甸境内许多年长的少数民族而言,当前的流离失所是他们一生中最新经历的冲突与军队压迫。国际特赦组织访问了克钦族、罗兴亚及掸族的数十名年长者,他们至少逃离了自己的家园3次:这往往出现在童年、青壮年时期,及后在老年时期又再发生。周而复始的动荡造成了经济困窘和心理伤害。

65岁克钦妇女丁樊卜
我从9岁起就逃命了很多次……我不得不时刻保持警醒。不论我在做什么,是在田地还是果园里,我的脑中片刻不得安宁。

生活在一个境内流离失所者难民营中的65岁克钦妇女丁樊卜(Nding Htu Bu)说道:“我从9岁起就逃命了很多次……我不得不时刻保持警醒。不论我在做什么,是在田地还是果园里,我的脑中片刻不得安宁。”

一些年长者亦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一个或多个孩子被缅甸军队杀害或强奸。

然而,尽管老年人有这些严重及慢性的伤害,但心理医护项目几乎没有纳入他们。

国际特赦组织要求联合国难民署及国际移民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驻孟加拉办公室就本组织的主要研究发现做出回应。两家机构均提及挑战的存在,尤其是在危机的早期阶段;在援助的提供方面总体取得的巨大进展;以及正在执行或计划令援助项目更充分地纳入年长者的措施。

马修·韦尔斯指出:“营地的改善显著,然而,对许老年人而言,这些改善还是太过缓慢,也依然不够。从危机产生的第一天起,应对措施及资源的配给便应考虑年长者的权利。满足人道主义核心原则的要件还包括:依照需求进行回应,且不让任何人落下。”

“捐助国政府须对缅甸和孟加拉国的人道主义应对措施提供更多支持,并确保执行方评估并满足年长者的特殊需求。”

 

延伸阅读

罗兴亚人是谁?为何他们要逃离缅甸?

缅甸:新证据揭示罗兴亚武装团体的屠杀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