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8, 2018企业责任尼日利亚1209Views

尼日利亚:行动者揭露壳牌在漏油事件中的重大疏忽

September 8, 2018

国际特赦组织的突破性研究项目揭露出石油巨头壳牌(Shell)和埃尼(Eni)存在严重疏忽的证据,这些公司在尼日尔三角洲 (Niger Delta)地区漏油事件中不负责任的行为加剧了环境危机。

国际特赦组织通过其研发的创新平台“解码者”(Decoders)网络招募了数以千计的支持者及活动人士,搜集有关尼日尔三角洲地区漏油事件的数据,国际特赦组织的研究人员之后再对数据进行分析,然后由独立的管线专家Accufacts核实结果。

根据此公开取得的数据,国际特赦组织发现,壳牌和埃尼接到漏油事件的报告后,过了数周才做出回应,并就事件的起因和严重性发布了误导性信息,可能因此而导致受影响社区无法得到赔偿。

国际特赦组织工商业与人权研究员马克·杜梅特(Mark Dummett)表示:“壳牌和埃尼声称公司已尽力防止石油泄漏,但解码者的研究表明情况恰恰相反。他们发现,两间公司往往无视漏油报告数月之久,有一次,埃尼在一年多以后才做出回应。尼日尔三角洲是全球受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对此有责任的公司却依然有这种程度的疏忽,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壳牌和埃尼似乎就导致漏油的原因和事件的严重性发布了不实信息,这无异是往伤口上撒盐。尼日尔三角洲地区的居民长期为壳牌和埃尼不顾后果的行为付出代价,多亏了解码者,我们离对这些公司追责又近了一步。”

现在,国际特赦组织要求尼日利亚政府重新对89起漏油事件展开调查。

解码者的工作

壳牌和埃尼每次访问漏油地点后会发布报告,解码者则就报告的内容搜集信息。这些报告详细列出了可能导致漏油的原因、漏油地点及受影响范围,并通常附有照片。它们十分重要,因为公司就是根据报告中的信息向受影响社区提供赔偿。

国际特赦组织早先的研究显示,这些报告中的信息常常有误。例如,在渔业小镇波多(Bodo)于2008至09年间遭受的漏油事故中,壳牌公司大大地少报了漏油量。在国际特赦组织的帮助下,波多镇的居民最终采取了法律行动,迫使壳牌承认真正的泄漏量并支付了5,500万英镑赔偿金。

为帮助其他像波多镇一样的社区,国际特赦组织需要分析大量有关漏油事件的公开数据,并从世界各地招募了活动人士提供帮助。共有来自142个国家的3,545人加入了“解码石油泄漏”(Decode Oil Spills)项目。他们工作了1,300个小时(相当于一个人全职工作8个月),解答了163,063条与报告和照片相关的问题。

解码者的发现

解码者的工作帮助国际特赦组织确认了两个主要问题。

1.壳牌和埃尼发布了误导性信息

2011年以来,壳牌报告了1,010起漏油事件,在其作业的管道和钻井网络沿线共泄漏石油110,535桶(或1,750万升)。2014年以来,埃尼报告了820起漏油事件,共泄漏石油26,286桶(或410万升)。

壳牌和埃尼声称,尼日利亚境内的大部分漏油事件是由盗窃和破坏活动造成,但尼日尔三角洲地区的社区对此提出了质疑,因为若这些公司将石油泄漏的责任归咎于第三方,他们就将无法获得赔偿。国际特赦组织之前进行的研究发现,这些公司有不当地标记漏油事件的情况。

有鉴于此,国际特赦组织让解码者检视并描绘壳牌和埃尼发布的所有有关漏油事件的照片,并标记出任何看起来异常的部分。

他们发现,在至少89起漏油事件(46起由壳牌造成,43起由埃尼造成)中,石油公司提供的漏油原因存在合理怀疑。*

例如,解码者标记出的石油泄漏事件照片显示漏油似乎是由腐蚀造成却被归咎于盗窃。若经证实,这可能意味着数十个受到影响的社区未能取得他们应得的赔偿。

2.这些公司在收到漏油事件的报告后做出的回应未够迅速

尼日利亚政府制定的条例规定,公司在收到报告的24小时内前往漏油地点进行视察。

然而,我们对公司文件的分析显示,壳牌仅在26%的漏油事件中于泄漏发生后的24小时内做出了反应,至于埃尼的比率则为76%。数据还显示,尽管壳牌报告的漏油事件数量已减少,但该公司对漏油事件的反应速度愈发迟缓。在其中一起事故中,该公司在泄漏发生后的第252天才前往漏油地点。

马克·杜梅特指出:“政府规定的存在自有其道理,公司越晚对石油泄漏做出反应,漏油扩散到食物和水源的风险就越高,而壳牌对此心知肚明。若它们的漏油是渗透进欧洲的土地上,它们绝不会对此漠视至此。”

迄今为止,埃尼在巴耶尔萨州(Bayelsa)一次漏油事件发生后的第430天才做出反应,是这些公司回应漏油事件有记录以来最缓慢的一次。埃尼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延误的原因是当地社区不让其访问漏油地点,但这一信息在当时却未有报道。当该公司终于现身时,其计算漏油量的方式是通过测量明显受污染区域的面积,结果是相当于4桶石油。

国际特赦组织咨询了管道专家Accufacts,证实这一数据不具有可信性,Accufacts更道出了此种测量漏油量的方式所存在的问题。

马克·杜梅特指出:“埃尼声称一年里仅泄漏了4桶石油的言论实在可笑,也凸显了有迫切需要落实更完备的规范。流入沼泽和河流的石油很快就看不见了,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就没有危害性。快速的目测评估不是判断污染范围的准确方式,这种方式可能导致全面的低估。”

“我们认为,壳牌和埃尼在尼日利亚的作业不顾后果并存在故意疏忽,二者没有遵守尼日利亚的法律和最佳行为标准,这对尼日尔三角洲地区民众的人权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

建议

国际特赦组织将把“解码石油泄漏”的研究发现呈交尼日利亚政府,呼吁该国大大加强对于石油业的规管,包括务必让负责漏油事件的政府部门(国家漏油检测因应局,NOSDRA)有办法确保这些公司采取一切合理措施预防和清理漏油。

此外,英国、荷兰和意大利等壳牌和埃尼的所在国政府亦应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加强对尼日利亚政府的支持,并在法律的基础上规定总部设在本国的采掘公司开展人权尽职调查。

背景

*国际特赦组织仅在大部分解码者均得出相同结论时,才会将对漏油原因的阐述视为已获证实。

国际特赦组织在公布研究结果前致函埃尼和壳牌,为二者提供对研究发现做出回应的机会。组织仔细检视了其做出的回应,在谨慎考虑了对方提供的信息后,更新了研究发现。壳牌表示,国际特赦组织的指控不实,缺乏依据而且没有认识到其作业环境的复杂性。埃尼则表示拒绝接受研究发现,不认同国际特赦组织指其未能采取适当措施预防污染或提供了不实或误导性信息。壳牌和埃尼的答复信函可见于此